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珠宝 >

    您能拿出您的女婿把您女儿逼成了神精病的证据可以了

    老太太望着郑仰山严肃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道:“律师同志,我女儿的权益能够得到维护吗?”郑仰山放下诉状轻叹了一口气地:“老人家,您跟我说实话,你的女儿去神精病医院看过病吗?”老太太坦诚城地:“去过,是上个月去的,现在的确有神精病,医生说还挺厉害,医生建议让她留下住院治疗。”老太太突然意识到什么地:“哎,我说律师同志呀,我女儿原来可没有这个病哦。这都是我那个歹毒的女婿把她折磨成这样的。”郑仰山微笑地:“老人家,我就是就事认事,没有其他意思。我也是为了想帮你们,又不知道该怎么帮,所以,我才需要问一些细节,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好帮你们。您可别误会我了。”老太太连忙回答地:“你问,你问,律师同志,你问什么,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郑仰山解释完并没有在意老太太的说话,他陷入在沉思中:神精病就是一种思维的混乱,举止言行的反常,完全靠神精病专家通过患者的举止言行来判断是否患有神精病,更不会有病灶痕迹可寻,不像生理疾病,能够用医疗仪器设备来诊断。不排除文俊的妻子有着神精病只是在漫长的潜伏期内,只是在受到了文俊对其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下,彻底诱发了其潜伏的神精病;也不排除文俊为达自己的目的对其妻实施了非人般的折磨,使其妻精神崩溃而导致了神精病。不论哪种状况,都是排除不了文俊人性深处“恶”的作祟,他脑子里突然闪现那天晚上的一幕,当文俊妻子突然脱下裤子时,文俊恶狠狠地:母狗,你疯了?郑仰山打了一个寒颤:每每恼羞成怒时才最能反映出恼羞成怒者人性深处的真实。文俊恼羞成怒的脱口而出:“母狗,你疯了?”显然,也反映出了文俊内心世界对其妻子的厌恶。可不论怎么说,文俊折磨妻子的证据灭失了,又如何帮她呢?
      
      老太太表白完就等着郑仰山的提问,可等了半天却见他低头不语,还以为是自己的误会地伤害了他的不敢问了。老太太连忙道歉地:“律师同志,对不起呀对不起,我不该误会你的。他可是在检察院呀,也算是法律人呐。如果你都不帮我了,那谁也帮不上我了。”郑仰山回过神来微笑地:“老人家,我很想帮您。但是,律师帮忙是要依据证据说话,可现在呢?什么证据都没有,让我怎么帮?我总不能空口说白话吧?既是说白话,哪又要什么份量?谁又会相信呢?”老太太深感事态严重的不可挽回了,甚至感到绝望地:“你这都没有办法了?”郑仰山严重地:“就目前的这样的状态,我也没有办法。除非,您能找到您女儿过去没有神精病的证据,或者说,您能拿出您的女婿把您女儿逼成了神精病的证据。否则,谁也帮不上您及您的女儿。”
      
      老太太默默地哭着坐了半天,郑仰山心怀愧疚的默默地望着老太太,他深知老太太的女儿有冤却无能为力地出手相帮。老太太抹了抹眼泪地:“律师同志,你准备收多少咨询费?”郑仰山尴尬地:“不收您的费。对不起呀老人家,让您失望了。”老太太道了一声谢谢就转身出门,郑仰山默默地坐着,看见老太太蹣跚地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