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栏 >

    企通社期待着园子里生机重现纯白纯白的梨花在窗前兀自妖娆芬芳满

     做完事,突然有逛街的兴致。
      
      新开了几家时尚女装店,装修考究,服装款式大气,色彩大多素色,很喜欢。
      
      导购都是俊美的姑娘,不紧不慢的跟着,轻言细语的介绍衣服的品质。
      
      边走边看,突然听到身后的女孩子说,姐你的裤子哪买的?从后面看简直太飘逸了。
      
      因了她说的从后面看,我笑了,转身调侃的问,前面呢?前面不好看吗?
      
      姑娘也笑了,说前面也好看。
      
      裤子是自己设计的,其实比不得人家的,偏是喜欢罢了。
      
      粗略的看过那些风情万种的新衣,都好,却都没有一见倾心的感觉。
      
      我怕是真老了。
      
      逛完女店,去MG书城。
      
      买了杜拉斯的《情人》和《广岛之恋》。
      
      我喜欢杜拉斯,一直就喜欢。热爱那种真实,坦荡,流畅,甚至夸张的,随心所欲的表述风格。
      
      文字的魅力在于它可以穿透灵魂,令相似的人悲喜交加。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从字里行间释怀,至少我是这样。
      
      一路走着回家,一路春光明媚。
      
      大门口的苜蓿地又绿了,照例有很多女人来采摘,那心情必然是愉悦的。
      
      我张开手掌,想要握住这春天。
      
      只有风,从指间流淌,自由而快意。。。
      
      番特来了。
      
      在沙发上扔下他的行李,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窜。
      
      我说你能不能安静下来?晃得我眼晕。
      
      他没心没肺的笑,说我想看看有没有我的味道了?
      
      从行囊里翻找给我们的礼物时,番特突然看着我说,我有本好书,可不能留给你们哦!是在白云机场买的,一路走一路看,越看越觉得像你。
      
      我跟小风同时做呕吐状,呸,什么破书,谁稀罕!
      
      回答说,走吧,张小砚。
      
      我抢过那书翻阅,大言不惭的说,不就是本游记吗?环游一圈,我也写得出呢。
      
      我总是胡说八道,我知道。
      
      午饭后去做了彩超,乳腺增生。
      
      小凤说你要保持良好的心情,女人的问题都是由心而起。
      
      我说你不惹我生气就好,别再跟我抢电脑了!
      
      小凤说我哪里敢惹你生气?捧在手里怕你碎了,含在嘴里怕把你咽下去。。。
      
      我坏笑,那就是你的手法有问题吧?要不我赶紧换个人试试可好?说不定就不治自愈了呢。
      
      小凤骂我是女流氓。
      
      晚上在澎湖湾吃饭。
      
      身体的原因,滴酒未沾。
      
      看我亲爱的老师同学们醉眼迷离,嬉笑怒骂。。。
      
      安静的听他们回顾那些旧时光,默默的凭吊我们转瞬即逝的青春。
      
      任凭怎样的努力,也寻不回沿途撒下的光阴。
      
      我开始看“走吧,张小砚”。
      
      我不是要在里面真的找到相似的自己,我知道我活在俗世烟火里。
      
      有时我会一个人静静的怀念那些久远了的岁月,怀念我第一次离家出走,怀念母亲在我回来时终于释然的眼神!
      
      历经磨砺才知,曾经带给母亲多么深刻的焦虑及伤害。。。
      
      我想我没有本事用那么少的钱走那么远的路,所以我不像张小砚。
      
      我还是我自己。
      
      天气日渐转暖。
      
      墙外的杏花开了,试探性的绽放,空气中还透着阴冷呢。
      
      心里隐约生出期许,。。
      
      这个春天,还不算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