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栏 >

    我终于可以坐在阳台上晒太阳 子非鱼安知鱼之寂寞

    五月,明媚光鲜。
      
      
      和煦的风,从敞开的纱窗闯入,夹杂着青草的味,卷起薄薄的纱帘,然后不知所踪。
      
      我喜欢看窗外细碎的小花铺满园子,那般张扬,无羁的吐露芬芳,宛如一场倾尽心情的奔赴。
      
      我喜欢就这样打发我多余的时光,一本书,一支笔,一盏茶,一份相对恬淡安宁的心境,已经很好。
      
      胸无大志的女人,如我。
      
      阳台上的罂粟花发芽了。
     
      人简单了,花朵便有单纯的美丽。
      
      深秋时分,如野草般的割了,随意集中起来,饱满的果实挤成一堆。剥开,流出鲜稠的,奶一样的汁。爸轻描淡写的嘱咐,别吃,有毒。
      
      然后爸回到厨房忙碌,淡淡的液化气味飘散出来,那样的时候,觉得生活真是美好!
      
      怀念那时无邪的年华,无邪的心灵,怀念那年罂粟红。。。
      四重奏
      很久前,我养了两条鱼,一条黑色,一条红色。
      
      很久后,有人告诉我,鱼是不可以养双数的,总有一条会先离开。
      
      看它们摇着梦幻般的尾,在水草间追逐嬉戏,日日夜夜的恩爱,怎舍分离?偏是不信。
      
      熬过了阴晴不定,乍暖还寒的四月。
      
      忽一日清晨,红色的浮上水面,扁平的身体,没有悲伤的姿态,亦看不出挣扎过的痕迹。
      
      毫无征兆的,终结了一场厮守!
      
      黑色的鱼一如既往的欢生。
      
      他们都说鱼没有泪,没有想念,是真的吗?
      
      我又精心挑了两条红色的鱼,是单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