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栏 >

    黑孩每次都吃得很饱 只因每个坟头堆里的灯一时半时还新鲜

    很快进入腊月,就要过年了,黑孩似乎嗅到了火药味道!
      
      榆树屯向北六华里还有一个大屯子,和榆树屯差不多,农历每月逢三排九隔六天一次集,平日里人们兜里缺钱不大敢去乱花钱的,如今过年了,可就放肆了,卖东西的特别多,买东西也特别多,一年就几回,非常难得,人山人海,热闹极了。东边是菜市,白菜、白萝卜、胡萝卜居多,也有稿间底棚里的芹菜、韭菜,全蒙着一层厚厚的布,怕冻;但是海带卖得最快,这东西回家使劲煮煮一切,搁上白肉片子白菜片子,炖得烂糊糊的,老鼻子香了。西边是鸡市棉花市,夹杂着卖年画卖卤水卖瓜子卖杂糖的,乱七八糟煞是热闹。北边一直至中间,是布市鞋市,差不多占了市场的一半,女人孩子居多,还有定亲和相亲的青年男女们。东南是说书的,铅皮渔鼓敲得梆梆响;西南集合了猪、牛、驴、马,粪蛋子冻的结结实实,在脚下滚来滚去。东南西南中间就是馋捞锅子,成排的包子白白胖胖,整整齐齐的排好队,只要三角钱就可以下锅了;羊杂碎五角一大黑碗,馋捞锅里老汤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任你喝,管得够够的!再向前,就是临时搭建而成的鞭炮市场,从腊月初一直卖到正月十五。似乎用在黑孩身上是很对的,黑孩没去过,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市场,然而黑孩幸亏没有去过,要去的话,就冷淡了说书场子和馋捞锅子,被哈喇子也淹死了,黑孩走到哪里哪里就肯定变得宽阔无比。
      
      二十三,糖瓜粘,扫天井,送灶神;二十四,晒竹筛,吊粉皮,沥粉丝;二十五清房子,擦家具,磨糊子;二十六,洗过床,刷皮瓮,做豆腐;二十七,杀猪肉,宰鸡鸭,熬猪冻;二十八,把面发,蒸馒头,出米面;二十九,贴年画,剪窗花,挂桃符;三十一到,置春联,放鞭炮,去上坟,晚上回来闹一宿。不过,一切活动和黑孩无关,黑孩一切都不用忙活,也无人嘱咐黑孩年关不许说不吉利的话语,闲聊无事的黑孩只是惦记着屯里的三座石碾,自腊八节开始,就彻夜不休息了,吱吱扭扭个不停,识字班小媳妇老大娘挎着箢子端着簸箕提着碾棍排着队在等候,挨上一家就是小半天。只要它的声音一歇,黑孩就跑去搜寻,多少总能觅到几粒豆瓣几粒玉米,有时还有几粒果子,运气好的话还有整个地瓜皮子,不过要赶到时候里,要不鸡鸭也会来跟黑孩抢的。
      
      如果一个孩子手里拿着水果糖或者麦芽糖,黑孩就会不紧不慢的跟着你,眼睛死死的盯着你盯着你把糖吃完,屯里的孩子特别是屯长胖儿子,曾经多次把糖舐完一半,把吃剩下不愿意再吃的糖,看那个地方脏,找个有鸡屎或者猪粪的地方,就往那个地方一吐,带领着一群孩子躲到暗处,黑孩看看无人,走到跟前迅速捡起顺速放入嘴中,连上面粘连的草棒泥土都不管了。这时,屯长的儿子以及一群孩子们从暗处显露出来,一起拍手,“黑孩,馋虫;黑孩,馋虫!”黑孩没有表情,只是狠命的吸着嘴唇。
      
      鲜亮的对联贴好,萝卜钱子刷刷一溜儿,挑钱儿哗啦啦唱歌,屯长家灰瓦下插着好几串,黑孩好想摘取一个,可是不敢伸手,伸手也是够不着,突然有人扛着梯子出来了,门楼挂上了一盏汽灯,黑孩远远就听见丝丝的响声隔着玻璃罩子传的好远好远,地上的细砂砾也看到清清楚楚。黑孩第一次见到汽灯,贼亮亮的使他睁不开眼了,比太阳还光耀。一阵鞭炮后,又是一阵爆仗,又是一阵地花子,家家户户端着菜要去请家堂,家堂就设在屯长家里头。屯长家的门楼好大好威风,青砖灰瓦,在屯里独一无二,门楼后面是一座屯里最大的院子,前后两排房子一溜儿六间,前排住人,后排堆物,家堂就在后面的三间大房子里,这是全屯人集资建造的。折叠的厚纸片上写着各家各户逝去的先人的名字,墙壁上挂着原始耕种的图腾沿着北墙从东到西用木板做成了一个大供案子,菜满满,花馒头满满,还有各色的水果,中间一个大香炉,来祭拜的人先磕头再点香,每户一个菜,年五更开始用包子祭奠一次,初一初二饭时都要祭奠一次才结束。黑孩很想看一看,但是没敢进去,一根粗粗的横放在门口的棍子,拦住了一切的不吉利的生灵。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夜里十二点整,屯长包满了三盖顶全是肉馅的包子,第一个发开了纸马,后再一家,后再三家,再后来就分不清谁家了,家家户户溢着酒肉香,黑孩把鼻子都累得发酸了。饭罢,大人都去屯长守家堂,孩子们则在母亲嘱咐下到屯长家拜年,多说吉利的话,不做缺德的事,务必不要说漏了嘴儿。一群群大人和一拨拨孩子,都穿着崭新的衣服,陆续的往屯长家赶去,黑孩看愣了,不知道有多少人……黑孩也多穿了衣服,前后多了两片麻袋片,忽地忽地的没连在一起。一会儿,孩子们出来了,都提着一盏用纸糊的灯笼,屯长的胖儿子也出来,也提着一盏灯笼,灯上围着玻璃罩子,比其他孩子的灯显得格外亮一些,他们不断的从兜里掏出摔鞭、豆炸,还有自己偷偷拆下的长鞭,走一路放一路,大胡同小夹道的窜个不停,黑孩远远的跟着,但还是被屯长的儿子发觉了。黑孩在每一个放鞭的地铺,都瞪着眼睛盯一会儿,满眼的向往。蓦地,他们不放了对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叽喳着,放上一个鞭炮,便离开了,等一会儿也没响,黑孩看看没人,悄悄走向前,那鞭的信子去了灰药,燃得很慢,黑孩不明白忍不住低头细瞧,猛地一声巨响,黑孩感到耳朵嗡嗡的钻进了一窝马蜂,同时脸上黏黏一层臭不可闻,好像是牛粪的味道。
      
      初一敬天地,迎喜神,大拜年;初二小媳妇回娘家,女婿去探老丈人,祭喜神,送家堂;初三老鼠娶亲要看夜,撒盐和米喂老鼠;初四迎接各种神灵归来,一切人间神回到人间撒福;初五五末日,破五,破禁忌,撤灵位,倒垃圾,可以动用刀和剪;初六,舞龙灯,踩高跷,商店开张广纳财神;初七人日,阴晴日,煮菜羹,祭人祖伏羲;初八拜星君,点燃三十六灯敬星宿;初九初十十一十二日,节后会议,猪栏掏粪,新春打算;十三日杨公忌,诸事不利。这几天,人人醒着去,人人醉着来,在屯头,经常看见有人呕吐不停有人窝在路旁和沟里大睡,黑孩感觉他们还不如自己排场,至于两口子打架,孩子斗殴,榆树屯有些鸡飞狗跳了。黑孩对自己一点也不担心,既没人来看黑孩,黑孩也不用看别人;既没人请黑孩喝酒,黑孩也不用请别人喝酒,黑孩好舒坦!不过,黑孩挺忙碌的,忙着在各家各户门口转悠转悠,捡了不少的骨头,尽管骨头已经被狗啃食干净,但黑孩有办法,用石头咂咂,用嘴吮吮,有时还会吮出不少的骨髓来,腻腻的很好吃,远远的比肉好吃,根本不用使劲咀嚼;远远的比肉还香,因为骨髓骨髓就是肉的精髓啊!
      
      日子漓漓拉拉,黑孩快快乐乐,榆树屯是大屯,来往的人多经过的事多。黑孩大开眼界:有人抱着葫芦头跳舞,有人踩着把棍走路,更有人不断的到土地庙子烧香,天天鞭炮齐鸣,一直到了正月十五十六日,家家户户做开了灯,白面、荞面、玉米面、地瓜皮子面,白色、灰色、黄色、黑色的灯争辉夺艳。十二个角的十二月灯,放灶王爷上;蛇状盘曲用高粱粒子做眼的圣虫灯,放粮囤里;圆圆烧饼状三个凹面的天地灯,搁天井供桌上;用萝卜五面切方留有尾巴的萝卜灯,放在石磨上,端着照照眼睛照照鼻子照照嘴巴照照全身,一年到头顺顺溜溜不生病;还有用胡萝卜割成一截一截中间用小刀一抠,麸子拌洋油做灯芯点燃的最普通的灯,大门口、林地上、井台边、土地庙、打麦场、茅厕里……都可以放。最忙碌的数屯里三座石碾,碾坨子周围围满了孩子,送灯迟到的大人都挤不进去了,只好将灯放在石碾下面的沟里。碾坨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灯,有翔飞的布鸽,有孵窝的母鸡,有哞哞的老牛,形似神近惟妙惟肖,只有一只兴风的老虎,立在正中,那是屯长的儿子的灯,里面浇注的全是果子油,玩够了可以吃。孩子们点燃了手花、明子、滴滴金、灯花炮,大人则点起了孔明灯,放起了起花和二踢脚,还有自己用泥砖做的泥垛子,火树银花,一直来亮到夜半才罢。黑孩远远的拍着巴掌,也跳起了脚,大方的人们没有去责怪,但黑孩感觉最好看的要数屯长家门口悬挂的石榴红大圆球灯笼里面放着蜡烛,红光四溅灼个通宵。忙碌了半宿的人们累了走了睡了,黑孩不累,黑孩各家各户每一个门口都看看,拿起一个胡萝卜灯,把灰烬一倒,撂到嘴里大嚼,一股刺鼻洋油怪怪的味道都不顾了,有时碰到一盏两盏被遗忘的面灯,黑孩就放进破兜里,回去慢慢享用,作夜里的点心。
      
      正月十五,闹元宵,猜灯谜,张灯扎彩,敬天地鬼神;正月十六,攒和饭,吃连襟包子,年过完。年过完了,吃饱了的黑孩摸摸肚皮,感觉厚了一些,身子似乎也高了一点,黑孩很受用,决定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