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我趴在桌子上号啕大哭他连看一眼都没看就走了

    凌儿真的闹不明白是电话铃惊醒了自己,还是自己压根儿就没有睡着,凌儿的脑海里只有那新月如眉,柳叶如眉,微风趁着那朦胧的月色拂着窗前的那株垂柳的枝条在浅浅的窗帘上印出奇奇怪怪的图案。就在这时床头的电话响了,凌儿以为是老公拿起来有点不高兴的喂了一声。
      
      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女声:嫂子
      
      大家都知道出门在外见到女人大者叫姐姐小者叫妹妹,陌生人叫嫂子不太可能于是凌儿扫兴的说:你打错了。就预备挂上
      
      那头又叫了一声:还没睡呢吗,嫂子
      
      凌儿有些烦:十一点了能没睡?还不是你这打错的电话吵醒的
      
      那头哦了一声,然后是一声压抑的叹息:醒都醒了,错就错吧,你能听我说会话么
      
      凌儿其实有点寂寞,她想就当新加了一好友聊聊就聊聊呗
      
      那头不待凌儿回答就絮絮的说了起来:你要是愿意就回一声要是困了就把电话放在枕边权当在听催眠曲吧。
      
      事后凌儿很是走神的想:她怎么就知道电话在床头呢?
      
      她:我爱上了一个男人,四年半了那年我24岁大学毕业刚刚参加工作。工作不是多好工资不是太多但是我很努力半年就成了我们部门的主管。大一一场失败的恋爱于是大学里我孤独了三年。工作后我憧憬着一份美好的爱情一个美丽的人生。然而一次约会打碎了我所有的梦,开始了我欲罢不能,不堪回首的情感之路,有时候我就想如果人要有未卜先知的能量我还会不会去参加那个聚会
      
      聚会中我认识我认识了他,他其实事后想起来也不是多好,相反还有一点痞痞的坏,也许就是这坏吸引了我。其实我也知道他应该有个家家里还有个她,于是潜意识里排斥他!
      
      然而也许近墨者黑,我的那几个朋友说句自相矛盾的话几乎全是人家的小三!也许我本身就不是个好女人,我那几个女友的朋友都是他的狐朋狗友,随着一次次的聚散我终于没能幸免醉在了他的温柔攻势里,我刻意玻璃了他的老婆。嫂子,你别笑话我
      
      凌儿想:我笑话得着么!
      
      她:谁承想这一醉就醉去我如花似玉的好年华,这一醉就赔上了生命中所有种种的美好!
      
      我们相爱了,我们理所当然同居了,我并不拜金【事实上他也不是大款】然而人性中都有着虚荣的成分,毕竟比起我身边的毛头小子他还算得上成功人士。我和他成双成对的出入他的社交圈,休班时他开着车拉着我旅游。我们热烈到相爱着,彼此承受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煎熬和快乐。如果不深想我是幸福的。然而每次他向别人介绍我总是:这是我们家小二。那意思我明白不就是说他家里还有个老大么
      
      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我见过他老婆就是一个大众牌的正走向中年的迟暮青春都尾巴已经脱落的女人。我想我一个堂堂青春靓丽的大学生还怕不能把她拿下么?
      
      凌儿在心里骂了一句不要脸,几乎愤愤的想卡上电话。然而那头的她声音却落寞下来:很快我就知道我错了,大错特错了!他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居然还爱着那个老巫婆,而且那份感情绝对在对我之上
      
      凌儿这回没忍住:那你算啥子婆
      
      她:对不起,对不起,口误,可是那件事对我的打击太大了!
      
      凌儿听了这话挂了一半的电话又拿到了耳边!
      
      她:那天是我24生日,我想趁我的好日子撒撒娇,试试他的口风,那天我的小姊妹都来了还有携带代家属的。凉菜都上桌了,他拿着给我买的连衣裙笑吟吟的。服务员开了酒,蛋糕也摆在了桌上。他的电话响了,我的心一沉,这个点没准就是户口本上的另一位打来的,人家接老婆电话从来不避人
      
      凌儿暗笑sb
      
      那头都声音似乎有点哽咽:宝贝啊,有事吗。。。。。。。噢我打过去的啊,那可能碰了,我也没事和王老板一起吃饭呢,你吃饭了吗,。。。。。。。你怎么了。。。。。。我马上回家。。。。。。十分钟到家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今天我生日啊,你别走
      
      他粗暴的甩开我的手:我老婆的脚趾砸破了,我得回家
      
      我说:我听得清清楚楚,不是她打来的是你凑巧碰到了你家的电话,那说明她只是碰到脚趾了,并没什么要紧
      
      他的脸有点黑:不要紧那是她体贴怕我着急,现在我知道了就得回去
      
      我一把抢过他的车钥匙:那你当我什么人了。你老婆能死么
      
      他来夺我抓了他的领子一扯,刺啦一声扣子掉了,他反手一巴掌我的嘴角火辣辣的咸咸的,我趴在桌子上号啕大哭他连看一眼都没看就走了,
      
      凌儿一拍大腿心想:真他妈的过瘾,打!打!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