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别人家的日子在幸福甜蜜中一闪而逝 注定一段纠心事一片错付情

     光阴荏苒,一晃眼,云儿中专毕业了,她回到了小县城,这些年,从没人能走进她的内心世界,她不想爱也不敢爱了,那滋味虽妙不可言却也痛断肝肠。。。。。。。。。。两年后,云儿分在了县城的一家小厂,适逢厂子私人承包,人家又怎会用外人,她便一直在家,这事成了全家人的心病。期间有同学约她出去打工,可家人不放心她独自在外,她也深感恐慌,自己单纯的心性,简单的头脑怎么应付外面那复杂而多变的世界,犹豫很久,思量再三,还是决定留在家乡。。。云儿都那么大了,家里为她的事急啊!总不能上不成班,再把婚事耽搁了吧!有几个媒人给介绍,可人家一听,要托关系让她上班,就都打退堂鼓了。只有一个人来了,什么都满口应承,云儿看着面前这人,心里一阵恶心,有一种想吐的冲动,可碍于情面,还是勉强说了几句话。那人和媒人走后,云儿和娘说:千万别叫他来了,难看死了。。。可不几天后,那自称”小顺”的人又来了,云儿也不答理他,他就那么无趣地坐一阵,傻愣愣地看她一会,就告辞走了。来的回数多了,她也习惯了不把他当回事,自顾自地自娱自乐,这天他走,她还是不理不睬,却从窗子中扫到一个侧影,多么熟悉而又陌生,似曾相识,梦里不止出现过千百回,是他,她想忘记却一直无法忘记的”二哥”,他早已根植在了她的心底。那一刻,她傻了,他怎么会像”他”,从没注意过,既然他愿意,就让他做替身吧!!!!!!!!!!!!!接下来的日子,云儿和小顺订婚了,同年冬天,他们结婚了。婚后,她才知道被骗了,他根本没能力让她上班,也不可能让她上班,一切都只为了得到她。知道了又能如何?一切已成定局,悔之晚矣!既无力挽回,只有认命,安于现状。他的诸多毛病逐渐显露出来,吃烟,喝酒,赌博,新婚没几天就夜不归宿,沉迷于赌,她不爱他,也不管他,他们的日子就这么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了。。云儿虽出生农家,可父母却把她视如掌上明珠,从小娇生惯养,从来不懂农家日子是如何过的,小顺好吃懒做,只种几亩薄田过活,日子的艰辛可想而知,每年都靠娘家接济,云儿只好去代课,贴补家用,可日子还是紧巴巴的,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随着女儿的降生,日子更显艰难,他们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感情早在互相伤害中不复存在,何况在她心中,她从没爱过他,爱的只是那个侧影,那个深埋心底的人。。。。。既然不爱,又为何把自己的终身托负于一虚幻的”侧影”,注定一段纠心事,一片错付情,一场孽债缘!
     
      别人家的日子在幸福甜蜜中一闪而逝,云儿家的日子在吵闹打骂中度日如年,她的棱角被岁月消磨殆尽,她的可怜的自尊,虚弱的骄傲早已不复存在,俨然成了一个农村小妇人。小顺心眼小,她就不和外界来往,没了亲戚更无朋友,一切的忍辱负重换来的不是他的疼爱与怜惜,而是更加的变本加厉,他对她的双亲颐指气使,就连对自己唯一的娘亲也横眉竖眼,他嗜酒成性,以赌为乐,一个风雨飘摇中的小家怎经得起他的折腾,她整日以泪洗面,沉浸在深深地痛悔中,悔不当初,可又能如何?渐渐养成了黛玉心性,动辙垂泪,黯然伤神。她顿悟,该离开他了。一次回娘家,云儿在一条小巷不期而遇了他,她用尽全付心思要忘记的那个人,可她的心却似被什么猛力撞了一下,无缘由地一纠,生生的疼,泪又扑簌簌地滑落,眨眼已是泪人一个,真应了那句”女人是水做的”,他傻子一般,愣神好久,才醒悟在这不成体统,便把她拽回他家。。。。。。。。。。。。再次踏入他家,已是十年后,早已物是人非,她已青春不在,他也早已过而立之年,却仍未成家。他为她抹去泪珠,轻轻拥她入怀,她忍住悲泣,问他:当年为何弃我而去,一走十年,杳无音讯?他说:我配不上你,只希望你过得更好,能更幸福!她说:可事与愿违,我过得好难好苦!他松开她说:我怎知会是如今的样子,我以为你会比跟我好很多!她抬头望着他说:现在也不晚,我还没领结婚证,你带我走吧!只见他惨然一笑:真太迟了,没想到当初我一个轻率的决定,害了你,毁了我。到如今事已至此,再无能为力了。云儿不明白他的话倒底是啥意思,仍坚持说:一切都可尽力挽回啊!难道你嫌弃我有个女儿?你嫌弃我,你一直嫌弃我的……泪早已大滴大滴地滑落,人也泣不成声,身子不由地一软,他急忙扶住她说:我从没嫌过你的,我一直看不起的是自己,现在我更配不上你了。她说:我看得起你呀!我认为你配得上,你就配得上,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认为呢!我们要为自己活!他无奈地一摊手说:当年我想得太多,怕你父母不同意,怕你跟我没前途!现在我更得为你想,我不能要你啊!我没资格啊!她泪眼婆娑地问:为什么啊?他双手抓头蹲在地上沉默不语,却隐隐传出抽泣声,她抓住他的肩头,边摇晃边追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告诉我啊?看着她痛不欲生的模样,他无力地嘣出一句:我,我,我不能人道了,不再是个男人了……刚说完,就猛力地把她推出了屋子,呯地一声关上了房门,门后传来了他的呜咽声:忘了我吧!彻底把我从你的内心世界剔除出去吧!!!!!!!!!!!!!云儿傻了,老天又跟她开了一个玩笑,望着身后那紧闭的门,他们仿佛隔了一重天,她知道他的个性,他是不会再见她了,抬头望着不知何时已暗沉沉的天空,她迈着沉重的步伐无力地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