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企通社却又在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上顽固不化凭着犟脾气潇洒利落走完

    “阿君,阿君,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我小心谨慎又带着点期待的看着他。
      
      他揉揉我软软的发,说:“有点像女孩子,不过你喜欢就好。”
      
      我露出一个欢快的笑容,像是携着清晨的阳光流淌出来的泉水,清澈透明,单纯率真,然后拉着阿君的衣袖噘着嘴问:“你为什么
      
      这么好说话,这样会让我看起来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他认真的看着我,小声的说:“因为我喜欢你啊。”
      
      我忍不住幸福继续问:“你会一直一直喜欢我吗?你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弃我而去,留我一个人。”
      
      他摇摇头,说:“不会。”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一见钟情。”
      
      “阿君,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一定要告诉我,千万千万不要沉默着离开,我会很难过。”
      
      阿君拉着我的手,问:“如果你喜欢了别人怎么办?”
      
      我轻轻咬着嘴唇,傲娇的回答:“既然和你在一起了,我怎么会喜欢别人啊!”
      
      【2】
      
      “阿君,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你喜欢看什么?”
      
      “X战警之类的。”
      
      “可是我不喜欢啊,我喜欢青春爱情片,我们去看《栀子花开》吧。”我用十分期待的小眼神看着他。当他点头的瞬间,我顿时
      
      欢呼起来:“阿君,你太好了,我好喜欢你。”
      
      他露出了罕见的笑容,夜色中带着一点弥漫雾气的笑容。
      
      到了电影院,阿君在购物台磨磨蹭蹭,挑选着东西。
      
      我不开心的问:“阿君,你买爆米花干什么,我特别不喜欢吃爆米花,牙齿摩擦爆米花的声音我觉得有点牙痒痒,听不了。”我把
      
      手中的爆米花塞到他的怀里,和他说:“你也不许吃,专心看电影。”
      
      他点点头,抱着爆米花一声不吭的走在后面。我推了他一把,问:“你干嘛不说话?”
      
      他摇摇头,说:“我没有不说话。”
      
      我看着周围黑暗的环境,顿时玩笑心大起,踮起脚尖飞快的亲了他一下。看着他愣愣不知所措的表情,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3】
      
      “阿君,这个墨镜太贵了吧,八百块钱买什么不行啊,非得给我买个眼镜。”我瞪着眼睛瞅了他一眼,继续问:“你是不是看我不
      
      戴眼镜觉得心里不平衡,非让我和你一样都戴眼镜。”
      
      他莫名的看了我一眼,小声的解释:“带墨镜会很凉快,好一点的不毁眼睛。”
      
      我噗嗤笑了,问:“你怎么跟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似的,我又没有欺负你,而且你送我礼物我很开心啊。”
      
      他说:“那我以后经常送你礼物吧!”
      
      我兴奋的点点头,孺子可教般的眼神看着他说:“对啊对啊,你每个节日都要送我礼物。”
      
      他转念一想,问:“父亲节快到了,你应该送我礼物,给你未来孩子的父亲送礼物。”
      
      我脸一红,顿时想到了现在好多人都不孕不育,紧张的问:“如果以后我不要孩子,你会离开我吗?”
      
      他诧异的看着我,问:“为什么不要孩子,我爸妈不会同意的。”
      
      我生气的说:“现在好多人不孕不育,如果结婚后我无法怀孕,你是不是要和我离婚!”
      
      他怔怔的说:“那就不要孩子了。”
      
      我怀疑的看着他,说:“你刚刚不是说你爸妈不会同意吗?”
      
      他轻轻拉着我的手,眼神亮晶晶的看着我:“我还有个弟弟已经有了孩子,我爸妈已经有孙子了。”
      
      那一刻,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我还是感动的说不出话。
      
      【4】
      
      我噔噔噔跑出去拿快递,打开一看,是一盒百分之百纯黑魔吻巧克力。我直接给阿君发了一条短信:“是你送的巧克力吧,真的好
      
      难吃,我不喜欢吃纯黑的,太苦了!”
      
      他瞬间回复了我一条:“我不知道你不爱吃这种我看评论都写很好吃,我第一次买这种东西。”
      
      我抑制住内心的喜悦,口是心非的说道:“反正我就是不爱吃,我现在很不开心。”
      
      他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发了一条短信:“后面还会有快递,千万别再有你不喜欢的了,真的是步步惊心啊。”
      
      于是,我接连收到了四箱零食,快递员看我的表情明显像是看一个骨灰级吃货,一副果然是这么胖的表情。
      
      我像一只兴奋的肥兔子一样到处蹦哒,到处发零食,然后坚定的想:“阿君是爱我的。”
      
      【5】
      
      “阿君,你喜欢毛绒玩具吗?我送你个熊吧。”
      
      “男的哪有收礼物的,还是我送你吧。”
      
      “不行不行,我就是要送你,见它如见我,你是要抱枕还是要熊!”
      
      “我不想要。”
      
      “阿君,那我送你抱枕好了。”
      
      “还是熊吧。”
      
      “你要蓝色还是粉色?”
      
      “我真的不想要。”
      
      “那就粉色吧,我很喜欢。”
      
      “别,还是蓝色吧。”
      
      “哈哈,我赢了。你要都听我的,把我像孩子一样拼命宠着。”我在手机的另一边手舞足蹈。
      
      “好,把你当孩子,以后你再生个老二,我哄着你们两个。”
      
      我脸红红的看着手机屏幕,害羞的回了两个字:“流氓!”
      
      【5】
      
      “阿君,你真的喜欢我吗?”我着了魔似的看着他。
      
      他沉默片刻,然后点点头。
      
      我不依不饶的说:“喂,你太没情调了,你要这样对我说,亲爱的,除了你,在没有人值得我爱。”
      
      他顿时愣了,尴尬地看了我一眼。
      
      我生气的蹲在路边,看着一朵黄花不说话,空气一片沉默。
      
      我忍不住扭过头,看了他一眼,问:“我生气了你为什么不哄我一下?!”
      
      他诧异的问:“啊?你生气了?为什么?”
      
      我顿时更生气了,把手中的零食全部扔给他,还没等我继续生气,看着他茫然的表情,自己先忍不住噗嗤笑了,伸手打了他一下
      
      ,说:“讨厌!一点都不浪漫!”
      
      他点点头,说:“嗯,要不你教我一下吧。”
      
      我坏心的笑着说,好啊,我教你,你公主抱着我走这一路。
      
      他看了一眼我的身材,然后尴尬的说:“可能有点沉。”
      
      我偏偏笑的更欢了,笑的直不起腰来,捂着肚子说:“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没有过女朋友了,气也把人气死了,哈哈!”
      
      【6】
      
      …………
      
      【7】
      
      “阿君,你为什么不理我,已经三天了。”他没有回复。
      
      又过了两天,到了周末,我忍不住给他打电话,结果没有打通,移动服务台人员的声音反复回响。
      
      又打了一遍,依旧如此。
      
      心想:阿君的手机会不会又掉水里了,他为什么不理我,难道出什么事了?不会死了吧。不会不会,他肯定在忙,最近应该又加班
      
      吧。
      
      亮亮突然进来,看见我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问:“是不是他又不理你!如果我是你,早就散了,你能不能争气一点!”
      
      我眼含着一汪热泪,苦涩的说:“他说过不会不理我,他说过他喜欢我,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他怎么可能不理我,肯定是有什么
      
      事情。”
      
      “你怎么不打电话?!”亮亮大声质问!
      
      “打不通。”
      
      “把他手机号给我,我打!”亮亮彪悍的抢过我的手机,然后拨通了阿君的电话。
      
      我郁闷的想,都说了打不通,谁打还不是一样。
      
      结果,当亮亮手机里传来一阵滴—滴声的时候,我整个人仿佛空了,竟然通了。
      
      我一把抢过亮亮的手机,然后迅速挂断,颤抖着说:“我懂了。”
      
      那一瞬间,我很害怕,又具体说不清在害怕什么,那一瞬间,我很清醒,又很恐慌,也真的明白了,有些人,真的失去了。
      
      我打开阿君的空间,发现我给他的留言已经被清空,他的世界再没有了我曾经存在的痕迹。
      
      想哭,眼睛干涩的哭不出来,我知道,我全部知道,我被无理由的抛弃了。
      
      【7】
      
      阿君两个字仿佛成了我口中的禁忌,再难提及。
      
      那些点点滴滴的回忆仿佛流水,日夜侵蚀。
      
      我逃离,躲避,笑容成了奢侈。
      
      我挣扎,煎熬,想要忘记,却又舍不得忘记。
      
      雪丽说,是我故意放纵了我的感情,说的对,我迷恋过去。
      
      小木说,爱情,认真就输了。我鄙视的看着他,不曾爱过,才真的输了。
      
      小瑞说,他从来从来就不值得你这么深重的感情,我摇摇头,爱的深得,才是最幸福的那个。
      
      小瑞问我:“你幸福吗?”
      
      我点点头:“有时候,沉浸痛苦,也是一种幸福。”
      
      阿君,你知道吗?我曾爱过你,你是我至今唯一想要嫁的人,可是,真的再见了。
      
      不过,我依旧会做这样的人:
      
      明知生活不可逆,世事不可违,依旧特立独行,算是顶风做浪遵循着自身的喜恶,活的坦荡自足。
      
      我头脑清醒又难得糊涂,知好坏懂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