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下一站我希望我们还能在这里相邀

    我在盼,盼你来。你来,我陪你随春风而舞。
      
      我在盼,盼你来。你来,我陪你随春雨而歌。
      
      我在等,等一季春来。你来,陪我栽种一朵玫瑰;你来,陪我相拥一世花开。
      
      我在等,等一段情缘。你来,伴我书写一句誓言;你来,伴我走过一场爱恋。
      
      浪奔浪流,要不,我就在青青的河岸边等你,要你在溪水边停留,如同那个浣洗的西施。千年一瞬,却在心间。
      
      云卷云舒,要不,我就在洁白的云朵下等你,要你在云影里驻足,如同那个回眸的昭君。一瞬千年,已成永远。
      
      我的思绪,依旧在春光中酝酿和发酵。如同外面的鸟鸣,喳喳地回绕在枝头。
      
      如果能在乍泄的春光里寻到一个女子,她翩然而至,脉脉含情,靓丽清新,该有多好。
      
      如果能在喧嚣的尘世里寻到一份安宁,它独处一隅,无欲无念,不夺不争,该有多好。
      
      谁料想,万千的思绪,却是无语,让我从白天写到夜里。星星们闪烁着,将天幕热闹得如同集市一般,它们不怀好意地正奚落着我寂静的小屋。月亮也早已经升起来。它正用皎洁和明亮照进我的眼眸。它可是来窥探我的心结,正要和星星们来贩卖我的爱恋?那就快来下手吧,我希望它们能高声地叫卖,也好让你听到我的心声。
      
      美好,就是让时光在想念中淡淡地流逝。无声无息,不惊不扰,默默无语成了最好的文章,没有句读,没有辞藻,没有格式,没有具象,无拘无束,成为无形。
      
      是的,邂逅,成了寂静时光里的诗意。那些懂事的鸟儿,正用鲜嫩的草儿,将那朵漂亮的玫瑰缝纫在我的胸怀。
      
      我懂得,时光会让一切褪尽了色彩,也包括那朵缝纫在我心怀的玫瑰。到那时候,你不用悲伤,那朵玫瑰已经深埋我心,灿烂甜美,正是你现在的笑容。
      
      我懂得,当春花落尽,又将开始新的轮回。不管多么不舍,那些红尘中的爱恋,都会如火将熄。到那时候,我还想与你邂逅,依旧牵着你的手,如同我的此时,正搂抱着那朵玫瑰的艳丽和芳香,自信地与你去寻找来生。
      
      当然是你,成了我想念的主角。此时,你如花儿,正在枝头,穿着粉红的衣裳,灿烂旖旎,笑容甜美。
      
      而我,却将思念,融进一滴晨露,晶莹剔透,盼着明早,能落在你的枝头。
      
      我在等,等待千年以后,我的一朝梦醒。我在朝霞里为你写诗,为你歌唱。
      
      我在盼,盼望千年以后,你的一次回眸。你在夕阳里为我沐浴,为我更衣。
      
      然而此时,我清晰地看见,我们的幸福正变为时光的遗言,镌刻在彼此人生的足迹里。它妖娆若蝶,在来路上翩跹飞舞,留下光艳优雅的舞姿。我想,我将会竭尽全力,在生命的最后历程,用年轻的句子,悉心地写下与你的故事,昭告世人,你一直是我生命里的一束玫瑰,惊艳清新,无可代替。
      
      第90章默认分章[90]
      
      就像刚才,我抬头看天上的星星,然后试着像小时候那样,仰着头,眼睛看着天空,在地上转圈,然后是一阵头晕。都是一阵头晕,而小时候的头晕很享受,站定一会儿就好了。可是现在呢,踉踉跄跄地险些摔倒在地上,头晕半天不止。我这才知道,星星还是那颗星星,而我却已经不再是那个孩子。细想想,我不禁着急和害怕起来,因为我所处的,已经不是天真无邪的童年,不是懵懂好奇的少年,不是意气风发的青年,已经到了所谓的中年,而这,就如同一晃儿的功夫。
      
      一晃儿,就到了现在。到底还是有些仓促的感觉,好像还没有准备好似的,也好像没有什么经过一样,有时候还会自问,怎么就突然地到了这样的年龄。无痕的流逝,这可能是让人感到沧桑的原因之一。
      
      这样的年龄,理发师说我的头发又白了许多,一次比一次多。但我早已不再稀罕别人的意见,说是要我将白发染黑。我一贯都是这样认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秃顶就秃顶,没毛就没毛。但就是这样,我还依然招风,有很多女人往我的身上扑。这说明什么,这样的年龄,招人喜欢还是不招人喜欢,根本就不是你头发的事。
      
      但有人却不是像我这样,他们依然翻来覆去地变换着发型,抖落筛糠地卖弄着风骚。
      
      这样的年龄,于我来说,穿衣戴帽更加突显其蔽体保暖的功效。什么风度翩翩,什么风流倜傥,都是狗屎猫尿。因为没有人会因为你考究的穿着就说你是个有实力,有能力的人,没有实力和能力,恐怕连个马子都泡不上。我不注重和讲究穿衣戴帽,但是我有很多马子,钱我肯定没有,但是我有性能力,我的荷尔蒙也越发地多。女人一旦和我约了会,保证下次她会主动来找我。开个玩笑而已。
      
      这样的年龄,你会发现你什么都开始怀念,有时候会看着新相片发呆,不相信自己臃肿的体态,不相信自己眼角的皱纹。有时候会看着老照片流泪,不相信那已经都是过去,不相信照片上的讯息已经离我们那样遥远。当然,能让你这样回想和沉浸的,不仅仅只有照片,可能还有一本日记,一封情书,一个挖耳勺,一个深埋的记忆。你会精心地把它们擦得干干净净,小心地把它们收藏好。
      
      这样的年龄,你什么都舍不得扔掉,即便放在哪里都不合适。比如一盆难看死了的花,比如一支用完了的笔,比如一个坏了的耳机。你开始知道它们于你的作用,读懂它们于你的价值,甚至珍惜它们于你的情感。对物是如此,对人更是如此。
      
      一晃儿之后,你开始注重锻炼自己的身体,并且安慰自己说,我锻炼了,要是再得病,那就没办法了。本来你是很反感那些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的,但是你却被他们的热情和喜悦所感染,被他们的健康和乐观所折服。其实你的心里早已经跃跃欲试,有时候还不好意思地上场去扭动几下,但却总是不能长久坚持。人家问你,你总会找到充分的理由来开脱。
      
      一晃儿之后,你会发现有一个爱好是多么的重要。是它们陪伴你打发空闲,渡过寂寞,赶走烦恼。琴棋书画,刺绣纺织,摄影篆刻……不管是什么,不管有了多少作品,不管作品的质量如何,你都视作珍宝,开始提纲列目,装裱打磨,整理保存,好像在为遗产做准备。其实,这样挺好的,人,总要留下点什么,比如财产,情感,经验,发明,创造……越多越好,越精越好。
      
      一晃儿,真的就是一晃儿。倘若你有这样的感受,那么说明你很忙,而且应该是充实的。
      
      一晃儿,你会发现自己不愿意再发牢骚,懒得再当愤青。因为解决问题的永远是习总书记那样的人。牢骚和愤青无济于事,只能增添烦恼。
      
      一晃儿,你不会再那么看重名利这个东西。而且还偷偷地为自己没有被名利弄死,而沾沾自喜。即便是名和利又一次到来,也不会有多么的大喜之感,更不会甚至更甚,比如到大喜过望,或者乐极生悲,喜极而泣,彻夜难眠等等,这样的感觉该是年轻时的事情。因为历练和沉淀确实会让你“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是范仲淹的话,也是范仲淹在一晃儿之后才说出来的箴言。
      
      一晃儿,你还会觉得,人间正道是沧桑是多么具象的真理。遇见了磨难要坚强,遇见了不公要隐忍,遇见了小人要宽容,遇见了打击要撑住,等等诸如此类。这些无疑都是在使自己的内心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沉稳,更加坚强,更加无所畏惧,更加一往无前。这时候,你的一个眼神会变得犀利无比,远比你大喊大叫管用得多。
      
      这时候,你会觉得一个人操守自己的人格底线是多么的重要。忠厚和善良永远会走在阿谀逢迎的后边,但永远都不会输给它们。因为阿谀逢迎只会赢得昙花一现的荣耀,而忠厚和善良才会换来赖以生存的土壤,里面埋着的是做人的基石,也隐藏着正义的命脉。
      
      一晃儿,你会发现,你的堂前已经父母鹤发,你的膝下正是儿女童颜。父母和儿女,一边将是你要走过去的路程,而另一边则是你已经走过来的人生。是的,简单地说,人生就是在迎来送往中度过。
      
      这时候,会有一个帽子扣在你的头上,那就是成熟。然而你会发现,所谓的成熟,就是你肩上的担子更加的重了,而你必须要扛起来,即便累得吃呀咧嘴,即便忙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样的年龄,你嘴上说着什么都不在乎。其实你什么还都在乎。比如你的孩子读书好,你会发愁,愁他能不能考上清华和北大。读书不好,你还会发愁,希望他能进学校的百人榜。看人家的脸蛋美容了之后粉嫩了,描眉了之后鹊黑了,你也开始跃跃欲试,渐渐开始舍得把花销用在面膜,洗面奶,护手霜上了。看到人家开着车子来来去去的,你也开始着手要练练车,弄个驾驶证,等着有一天攒够了钱,买个二手的捷达,好跑在大街上,然后不小心压死了一只鸡。手机当然也要换,听说什么微信,什么刷码,也想参与抢红包,抽大奖,弄来弄去,一打听,原来是自己的手机落伍了,人家都触屏了,自己的还是按键的呢。再一细打听,原来手机最先进的功能已经不是双卡双待了,已经可以扫码了。什么也别说,赶紧凑钱买一个,可是没过两天,就发现,自己刚买的手机降价了,幅度还很大,后悔得直拍大腿。这些都是为什么,在乎啊,至少在乎钱啊。
      
      一晃儿之后,这也许该是到了某个站点,因为人生还没有到达终点。下一站会是什么样子呢?
      
      下一站应该是你依然饱有热情,但会更加冷静。你依然还会有棱有角,但你也有了光泽圆润。你依然会在意很多,但你也会放下很多。下一站,你可能会委身于繁华的都市之中,却伸长了脖子,探听着过去乡村生活的清净。你可能惬意地开着车子,却羡慕着那些能够走着,跑着,骑着自行车去上班的人……总之,到了下一站,你现在想要的,可能都达到了,但是你却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却依然在河的对岸,依然在山的那边。这可不是你如何贪婪,而是你的一个念想。
      
      下一站,我希望我们还能在这里相邀,相见。我也希望我们的头像依然鲜亮,活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