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我儿子隔着山水与大姨大妈们一起跳起广场舞

    很难忘,因为那段日子,每天傍晚,我都要和一群大姨大妈们一起跳广场舞。
      
      我是想锻炼身体了。操场上有很多支队伍供我选择。有散步的,有跑步的,有快走的,有玩杠的,有耍鞭子的,也有跳广场舞的。
      
      跳广场舞的有两伙人。一伙是年轻的小少妇们,一伙是年老的大姨大妈们。
      
      起初我不知道该参加哪个队伍,就什么都参加,一会干这个,一个弄那个。后来,每个队伍都抢我,而且都派来能说会道的,妖娆好看的来说服我。他们之间还因此闹得不可开交。最终是年老的大姨大妈们胜利了。我觉得我在这个队伍里才能被凸显出来。一是这个队伍里没有男生,二是没有年轻人,三是以我的身体条件,做这样的运动比较适合。
      
      整个广场舞要一个小时才能完成。每一节的动作编排都很用心,整个下来,从脑瓜顶到脚后跟都完全地锻炼了一遍。
      
      我是一学就会了的。没过一两次就能跟着她们跳下来。可能是因为我脸大,不害臊,第一次走上去加入她们的队伍,我并没有感到不好意思。
      
      每次我都会跳得大汗淋漓。中途需要擦汗和补水。
      
      我学得认真,跳得卖力。每一个眼神都很专注,每一个动作都很到位。渐渐地我开始成为队伍里的一个怪异,操场上的一道风景。很多人都慕名而来看我跳舞,他们指指点点,笑逐颜开,就如同看一个怪物在表演,得到了巨大的满足。而我呢,他们越是这样好奇,我就越是跳得来劲,跳得认真。我要对得起这些观众。他们当中是有从来都不到操场来的人,也有从外地专门回来看我的人。要不是因为我,他们是不会来这里看广场舞的。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参加到队伍里,其间不乏年轻的少妇,活泼的孩子,还有几个肥胖的男人。
      
      因为熟练了,我觉得每一节的动作过于简单,有时达不到我的运动量,于是我就开始加上一些自创的动作。比如摇头,跳起,展臂等等。其中有一节如同印度舞蹈里的基本动作,我跳得最起劲儿,每次我都会腾起跳跃到最后。引得所有人都来观看。就连身边跳舞的大姨大妈,大姑娘小媳妇们也都停下来观看。都夸我跳得好,还说我一跳,她们都不敢跳了。
      
      显然,我的广场舞得到了大姨大妈们的认可。渐渐地我成为了队伍里的一个主力。她们有什么事情还要跟我商量,听听我的意见。比如变换设备,更改时间,统一服装等等。大姨大妈们还经常要我到排头去领跳。我低调,怕出太大的风头,从来没到那个位置上去。
      
      大姨大妈们对我都很好。偶尔我没带毛巾,还把她们的毛巾递给我擦汗,有时候还给我递来矿泉水。有一阶段,我总是回来晚,她们还专门因为我而改变了跳舞的时间。
      
      为了大家更好地跳舞,每天早晨我都要把跳舞的场子打扫一遍。有时候下雨了,我就拿来扫帚和拖布将水弄干。跳舞的音箱坏了,我掏钱把它及时修好……大姨大妈们都给我竖起大拇指,还说我是个讲究人。
      
      有一天,跳舞的时间,天下大雨。场子上没法跳了。也没有人来跳舞。我一个人就在教学楼的雨搭下面跳广场舞。我觉得很有趣,因为偌大的天庭下就我一个人在跳,我成了一个孤独的舞者。也觉得很漫长,因为没有大姨大妈们的陪伴,似乎失去了很多乐趣。
      
      自然,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比如我的大肚皮变小了,可以蹲在地上做很多事情了。力量大了,原来去早市走一趟,就觉得累,现在已经健步如飞了。原来爬楼梯,头晕脑胀,气喘吁吁,现在轻松自如了。俯卧撑也逐渐从十个增加到了二十个,三十个。吃得香了,消化得快了,胸不再气闷了。晚上睡觉香了,白天工作的精气神也足了……我知道,这种种的变化,都是广场舞给我带来的。
      
      我认识的人也多了。一个站在排头的大妈,总是把自己打扮得很妖艳,红红的嘴唇,白白的脸蛋。穿的也总是大红大绿的。每次跳完,因为汗水冲了妆粉,她的脸就会变成满脸花,如同图了许多油彩,乍一看,很吓人,细一看,更吓人。我被她的忘我、自信、快慰和幸福所感染。一个老奶奶,八十八岁了。她总是站在队伍的最后面,动作却一点也不输给别人。我有时候会专门站在她的身边陪她跳,表达我对她的敬意。她老人家都乐得合不拢嘴,常常对我说,人活着就要图个乐呵,就要有点精气神。有一个女人,她一看见我夸张地跳,总是乐得要喷出来。我每次都让她站到前面去,免得看见我,她跳不好。可是她还是总要回头来看我。这样我也没有办法了,只好把自己的动作收敛些。
      
      认识我的人也多了。走在大街上,人们都和我打招呼。他们还偷偷地互相说,“这个人你都不认识啊,这个就是那个在操场上跳广场舞的那个人。”仿佛整个操场上就我一个人跳似的。我去买菜,正挑着菜果,准会有人上前来帮我挑选,要不干脆就将已经挑好的给了我。抬头一看,她们大多我都不认识。但是一回生两回熟,慢慢地我就都记住了她们,记住了她们脸上的笑容,记住了她们对我的热情。
      
      那天,我还给大姨大妈的广场舞专门录了影,照了相。为此我做了充足的准备,借来最好的录像照相的设备。之后将影像播放给大家看,还把影像复制给大姨大妈们,让她们和我一起把这珍贵的影像保存下来,留作纪念。
      
      有人还专门来给我拍照录像,然后转发到圈子里去。有人也给我来电话,询问我跳舞的体会。终于有人问到了我跳广场舞的原因。我说是因为我看了两张孝子的,那两张的内容差不多,背景都好像是车站,一张是一个儿子蹲在地上,支撑瘦弱的父亲坐在他的膝盖处。另一张是一个儿子用被单子兜住自己的母亲,将母亲抱在怀里。看完这两张,我泪如雨下,感触很深。我就想,如果我的父母年迈了需要我抱他们的时候呢,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能做到呢。于是,我开始下决心锻炼自己的身体,希望自己能背得动父亲,抱得起母亲。
      
      后来,因为我儿子要到葫芦岛的一高中去读书,我需要去城里居住。临走那天,我特意将跳舞的场地收拾得干干净净。我还伏在地上亲吻了那块留下了我的汗水和付出,给我带来快乐和健康的场地。至此,我就再也没有和大姨大妈们一起跳过广场舞。然而我常常会想起她们,常常在同样的时间,隔着山水与大姨大妈们一起跳起广场舞,也常常从心底里问上一句:大姨大妈们,没有了我的陪伴,你们还跳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