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惊蛰后的第一场雨在三月的中旬下的酣畅淋漓如一场迟来的约定

     流水淙淙,雨水汤汤,菜花灿灿,桃花夭夭。惊蛰后的第一场雨在三月的中旬下的酣畅淋漓,如一场迟来的约定。
      
      此时,暮冬尚未离尽,初春已马不停蹄的赶路。放眼望去,山河依然萧瑟。只有转角处,几朵桃花,于冷风中灼灼。可是,已是三月中旬,光阴逐渐向南,唯独春迟迟未归矣。
      
      我也曾有一朵桃花般的初心,在一季的凛冽中倦怠。等待春雨滋润,阳光沐浴,在枝头诉说光阴深处的故事。
      
      只是,这一别经年,山长水阔的距离,细琐繁碎的日子,已经磨平了太多的惊涛骇浪。连一些想说的话,想埋怨的现实,也已逐渐被沉默替代。是无话可说么?不是,想说的太多,却不知从何说起。
      
      又一年,春来迟。我在川北的小城,一如既往的生活,只为谋生,不谋爱。
      
      后来,是生活教会了我如何世俗。
      
      三月的悸动,淹没在行色匆匆的步履中。偶尔停下来,追忆的不过是再也不可回的往昔,而那往昔连着远去的人情旧物,如风中的沙粒,随风涤散。最后,成了殊途同归的淘汰者,在生活奔驰的沼泽里,我们又如何谈卷土重来?
      
      于是,只有在鲜少的空闲里,低语唏嘘,眺望远方的风景。此刻,风正细,柳正斜,雨丝从窗口飘进,落在脸上,一阵沁凉,直抵心底。那凉,亦如对现实的无奈,或者对某些事的无能为力。
      
      那么,且容我在一刻钟的光阴里,暂作沉溺,直到这一段文字落款。无奈也好,无能为力也罢,今日一过,都只不过是昨日云烟。
      
      之后,我心如旧,自有一帘春色于内心独自盛放。那里桃花妖妖,梨花菲菲,锦色河山,自有东风作笔,春雨泼墨,最后,换天地以灵润。
      
      待那时,再邀三两只花信一道,推开工作的繁忙,生活的零碎,于山花烂漫时,相逢一笑。然后,转身作揖,拜别经年此去,一路上所赋予的款款深情。
      
      春,尚可缓缓归矣。人去,将不复存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