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书评 >

    人睡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时候就会有影和梦来跟你作祟

    和谁走在昏暗的天地里?冷风四起,艰难的张开双臂飞到了幽深的地门里。裹着三寸金莲的奶奶,抖着脚尖,闪烁着两眼似笑非笑的,欲张口叫她门却合上了缝。
      
      沉没在黑暗里,门缝里挤出了个影把我带入了天空。黑暗里只看到水晶的眼睛和满天飞着的透明的天使。红色的心在天使的胸里跳着,一只灰黑的手穿过心抓住我。我长上天使的翅膀,拉着灰黑色的手向着水晶的眼睛飞去,眼睛里看到影举着一个灌满风的袋子,黑黝黝的袋口向着我。灰黑色的手折断我的翅膀,昏暗吞噬了我,无力的挣扎着。。。。回过身,呜乎呜乎,此梦不乐意,别再让我彷徨于此地
      
      ,不信?那你就睡睡看!不分白天昼夜的睡!
      
      一阵雨,一阵阳,吃了睡,睡了吃,几天了?独享这春病的福!
      
      转过头,眯着眼看窗外,灰朦朦的,看不清雨从天上掉下的痕迹
      
      回过头还是睡。犹如一生世没睡够过,没睡醒过
      
      雨声好似清晰着,想到哪物,翻身下床。它被关在檐下,下雨了得把它放回屋!
      
      去年它来时很可wu,现在长大了乖巧得倒也叫人怜爱。毛毛长的很长,以至于把一双眼都盖住了,时不时的会给它修一下,还给取了个洋名“噜啦”,(因为它睡着时会发出貌似“噜啦”的声响。丫说这名儿听着会让人掉鸡皮疙瘩)
      
      年前的噜啦被大狗咬了一口,后右脚一直拐着不好。大概是伤到了神经,三月里它就开始抽搐,整天的躺着,给它吃时要叫上好几声才会恹恹的起来。丫叫我给它带到兽医店去看看,可我那有这份闲心,其实也疼哪几个钱。一直在家给它吃药也不见好,我只好作罢,随它
      
      带丫菜场走了一圈,买了两个土豆和四两牛肉。丫要吃木兰菜,问了价,有点贵,和摊主还了价,没还成就不买。这是一种野菜,把它放在菜场里身价就不菲。倘使不懒惰,我何不如自己去摘呢!
      
      将就着兴趣,回了家就拎着篮,后面跟着丫和噜啦就朝田边走去
      
      又说噜啦,它跟了出门走起路来还算麻利,只是过道坎儿就要人去抱它,不抱它它就会在地上蹭来蹭去,看着它有点儿活气我也欣慰,想必它大概也不会死去
      
      自顾的剪着野菜。噜啦卧在我脚旁,丫在一边观察着她的事物,她把玉兰花的蕊摘下给我看,指着说:这是授了花粉的,哪是没授花粉的。她还捧着一撮青苔兴奋的给我看,她说,从没看到过青苔还可以长这么长而且还像豆芽菜一样。。。。这丫烦人!
      
      野外的玉兰花早谢了一地,我却还没感到春的怏然。也许是不出“户”的缘由吧!
      
      借了摘野菜的名头,便也望到了春的几分新绿和些许花红。虽然笋儿还没冒尖儿,但春在阳光下也可更了然
      
      拍的俺喜欢了就贴上了)
      
      这狗狗一小道坎儿都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