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书评 >

    在这个缺乏信仰或者很容易视金钱为信仰的年代我们真正需要的到底

        离开西藏有些天了。。。
      
      信手写字,那些所谓的游记,无非是最直白,最简单的记叙而已,算不得此去最深刻的感触。。。­
      
      其实,真正震撼的,还是那块圣地上终极的宗教气氛。。。­
      
      一直以为对藏传佛教已经有了一些了解,只是在拜访过大昭寺,布达拉宫之后,才知自己其实是多么的无知及幼稚。。。­
      
      站在大昭寺外的烟雨中,近在咫尺的看着朝圣者们双手合十,然后伸展双臂,三步一叩头,真正的五体投地,用身体丈量土地。。。
      
      他们中间的很多信徒,甚至从几十或几百公里之外叩长头­而来!
      
      一张张古铜色的脸上,看不到任何世俗的痕迹,当身体划过大地,只有随之溅起的,混沌的雨水在鉴证他们的纯粹!­
      
      在那样的时刻,我不知是不是还有过谁跟我一样,眼眶刹那间便有灼痛感!­
      
      无论在大昭寺,还是在布达拉宫,你会强烈的感觉到,钱是那里最不值得珍贵的东西,因为到处都有!佛像上,酥油灯前,墙缝里,地板上,甚至宫墙外的树杈上。。。
      
      宗教对人的思想的影响,竟是如此的不可替代!
      
      人生如梦!
      
      
      
      回来后,一个人无数次的独坐着,闭上眼睛,安静的聆听琼英.卓玛的大悲咒,让心情渐渐的趋于宁静,宁静。。。
      
      西藏_西藏风景_路上看到那些三步一叩磕着等身长头前往拉萨朝圣的藏民... 该用怎样的笔,描写我的母亲?素笔写母亲,太过淡雅,花红柳绿,又太过浓烈。我看,还是用我的心吧!用心唱一首歌给母亲,用心笔点亮眉心的灯,在心灯温暖的光辉里,细细的,说说我的母亲。
      
      我喊母亲,是用世界上最温暖的字——娘,娘是姥姥姥爷闯关东时,出生在哈尔滨的,七岁那年,又从哈尔滨回到了山东,据说母亲上过一天学,但大字却不识一个,母亲虽然不识字,但在我心里,却是一本厚厚的书,每次读母亲,都有不一样的收获。
      
      个子不高的母亲,脸上始终含着微笑。小的时候,感觉母亲很严厉,每当我们做错事,母亲都会严厉的批评和教育,那时候,我虽然很怕母亲,但却常常跟她唱反调,长大以后,渐渐理解了母亲,才认识到自己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母亲。
      
      母亲生育了五个孩子,我是家里的长女,跟母亲的性情也最为相近,也很能理解母亲。从我记事起,父亲就常年在外工作,家里的事,几乎都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为了替母亲分忧,我也配合着母亲,担起了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六七十年代的农村,家里卫生条件都很差,每到夏天,家家都有很多跳蚤,夜里睡觉,孩子们被咬的翻来覆去,有时一觉醒来,常常看见娘一手端着煤油灯,在我们的身子底下抓跳蚤,因为只能用一只手,所以每次抓到跳蚤,娘只能放到嘴里用牙咬死。每次看到,我也会睡眼惺忪的起来替娘端着灯,给弟弟和妹妹们的身子反过来抓跳蚤,等每个孩子身子底下翻过一遍后,母亲才去睡觉,有时候我继续睡了,母亲还要缝缝补补的到深夜,记忆里,母亲都是忙忙碌碌,每天睡很少的觉。
      
      娘跟乡邻都是和睦相处着,不争,不抢,从小到现在,也没见母亲跟谁为了争东西而吵过架。记忆里,母亲跟我们说的最多的话就是:“盼着人家好,自己才好,如果一个庄里的人都不好,咱也不会好。”母亲从小就不允许我们做一件坏事,否则就“小竹竿”伺候,记忆最深的是,我七八岁的时候,领着一群孩子,袭击了生产队的桃园,母亲知道后,打的我告了饶,从此,再也不敢看着别人的东西“眼红”。母亲说:“人家的东西就是人家的,如果你想要,要么自己买,要么自己挣!”母亲这句话,我深深的记在了心里,也履行了半辈子。
      
      常常跟别人聊起我的母亲,最近说的最多的是,如果是丈母娘,就要跟我母亲一样。母亲有四个女婿,个个对娘尊重有加。我们姐妹四个,每个家里差不多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小问题,两口子之间也没有百分之百的和睦,可无论谁家有矛盾,母亲从来不说是女婿的问题,都说自己的闺女,如果我们有想不开了,娘就跟我们说:“两个人过日子,哪有不吵架的?说过去道过去就算了,如果斤斤计较,全中国的家庭没有不离婚的,两口子就是要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遇到问题,都往后退一步。“现在想想,娘的话虽没有大道理,却句句在理。
      
      母亲,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当没有鲜花,没有掌声的时候,她是最爱我的人,等有了鲜花和掌声的时候,她又是最开心和给我最深祝福的人。
      
      这就是我的母亲,我深深的爱着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