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书评 >

    企通社习惯了独来独往,少有非得找人倾诉过才可平复的时候

     母亲要随青儿去JQ,大病之后,她不能再独居了。
      
      储藏室里放满了访客们送来的礼品,过年的食物也剩了很多,我们不得不大包小包的往自己家里搬。
      
      这套精装修过的房子,从此该是多么的清冷,寂寞。
      
      从母亲那里回来。
      
      我说陪我喝点酒吧?有些抑郁。
      
      小风说好。
      
      做了简单的小菜,两个人边喝边聊。
      
      总是在这样的时候,觉得这个家伙还是我的好朋友,而不是现在这个角色。
      
      象猫一样枕着自己的胳膊落泪。
      
      小风说,你要往好处想,我们已经争取到了最好的结果,会更好的。人生就是一个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过程,我们
      
      学会坦然的接受聚散离合。
      
      我笑,说你又哲了。
      
      碰着喝,轮番说着对未来的期许。
      
      直到我告诉他,我看不清你的脸了。他便阻止我继续喝,说你喝醉酒太疯狂,我可受不了。
      
      说着,已经醉了。
      
      一定是闹到很晚不肯睡,只依稀记得他温柔的说你好好睡觉,我放音乐给你听。
      
      一夜好梦。
      
      睁开眼,听到喜欢的歌声居然还在枕下滚动播放。。。
      
      看小风起床,抱住了说,大爷,明儿个再来呀!
      
      他大笑,说你太坏了,爷明儿不来了。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相信一切都会很好。
      
      回家好几天了。
      
      所有的家什都被细细擦过。
      
      换了新的床单,被单,甚至窗帘。一切都在对未来的憧憬中。。。
      
      买了喇叭裤,七寸五的裤脚。大致那种样子已经不时新?那是别人的事。
      
      年纪大了,再做不出提着高跟鞋赤脚走回家的事了,难得穿一次,还好,没觉得很累。
      
      中途有人大叫,竟是SMZ。
      
      斜着眼看我的最新装扮,狠狠的骂,妖精,又失踪了?打哪个电话都没人,问谁都说不知道。。。
      
      我笑,安静的等她发作。
      
      没有解释,只说有事出去过。几个月来的变故及挣扎,已经妥帖的收藏,过了便不肯再提及。
      
      跟SMZ一起回来。
      
      我在厨房做晚饭,麻辣沙锅而已。
      
      要她在客厅等着,却不肯,尾随着唠叨,说有很多话。。。
      
      晚饭后坐下来聊天。
      
      说的也大多是SMZ的事,大概很多女人都需要有个稳定的倾诉对象,似乎说了才可以与往事诀别,从此云淡风轻。。。
      
      。
      
      知道自己是表面孤独,但内心宁静,安然的人。
      
      只是陪着母亲走过几个月,才真正的体会到无助的味道,那种彻夜不眠的孤独。
      
      却依旧很少想要倾诉,越是亲密的人,越不肯流露出慌张,让人跟着担心。。。
      
      冬天要过去了,快春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