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 >

    往事如烟之五入食堂 妈妈为我种下的那颗梨树

           五入食堂
      
      那年春天,生产队办起了劳动力食堂,午间吃一顿饭。可能有大队的参与,住宿的老师、供销社和卫生所的人,一天三顿在食堂吃饭。到了秋天,就大张旗鼓地办起了全民食堂。我记得大人们都说这是“入食堂”。
      
      于是,各家各户都把粮食拿出来,也不论你多我少,交到食堂里。开始,觉得很新鲜,慢慢的,问题就出来了。一百多户人家,打饭时,要排长队。各家人口不同,数量就不一样,因此就慢。食堂里没有就餐的地方,得把饭端到家里去吃。离家远点的,饭早凉了。也有不小心打破盆、撒了粥,饿了一顿的。中秋节,食堂改善生活,油炸大饼。饭虽好,可就是供不上分。我怕耽误上学,就饿着到了学校。学校里的老师也没吃呢,因为他们不好意思去挤着打饭。直到午后三点多,才吃上了香喷喷的油炸饼。那时,早已饿得前心贴后心了。
      
      以后的情形更糟。饭越来越少,粥越来越稀。爸爸不无风趣地说:”这粥都能当镜子用了”。很显然,食堂里的存粮不多了。于是就有人发现,说有的人家夜里烟筒冒烟,肯定是偷着留了粮食,在做饭吃。这还了得!队长、食堂管理员立即带领几个民兵,挨家翻粮食,闹得人心慌慌。管理员姓马,三十几岁,身材瘦小,办事特别坚决。到他堂叔家没翻到粮食,就怀疑准是把粮食藏在了炕洞里。一声令下,立马把炕刨开,可啥也没找到。
      
      到了第二年的夏天,粮食更趋紧张。队长叫社员采些野菜、摘下马铃薯叶子,掺在粥里熬熟吃。由于人多手杂,挑的不干净,吃到青虫子、洋蝲子那是常有的事。分的粥一天比一天少,说“三根肠子闲着两根半”,那是一点也不夸张的。一天放学后,我约了两个同学,挎个小笼筐,直奔梨树洼。那里有四十多棵大梨树,原是老占家的“摇钱树”。归到队里没人管理,就荒废了。我们几个爬上树摘梨。那梨还没长开,不过小丸子大,咬也咬不开。我们不管这些,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摘了少半筐,到家时,太阳已经落山了。
      
      妈妈把梨放在锅里煳熟,端上来吃。虽然没有一点味道,我却觉得很好吃,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感到也能为家里做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