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 >

    农村浮夸风于生产队而言一直都是仇恨的存在

          浮夸风
      
      入冬,在已经停办的食堂里,开社员会,我也挤着去听。一位公社干部宣讲中央“反五风”文件。说是有五种不正之风,导致了全国的大灾大难,必须反掉。我只记住了“共产风”和“浮夸风”,特别是对‘浮夸风“印象尤甚。
      
      按照现代汉语《辞海》解释,浮夸就是”虚夸,不切实际“。简言之,就是不实事求是。当一个人浮夸时,我们会说他好”吹牛皮“,那是一种人格的缺欠;当一个国家的各级领导都浮夸时,那就形成了”浮夸风“,必然会造成时代的悲剧。
      
      我有一个族叔,从“土地改革”以后,一直担任农村干部。他像讲故事一样,给我们讲了一段往事:“在三级干部大会上,县委领导大讲深翻的作用,说’要想亩产万斤粮,必得深翻八尺深’。我的妈呀!那不比房檐还深吗?你说是挖井还浅些,说是挖窖又深些,这不是胡扯吗!可在讨论会上,人人都表决心,说坚决完成任务。有个实诚人,面有难色,立刻给戴上一顶”保守主义“的大帽子,被好一顿批评,才算了事”。
      
      “要想创高产,粪肥是关键”。这句话说得不错,可错在积肥的方法上。那年开春,生产队给各家运些土块儿,放在灶膛里,连烧带熏,做肥用。这方法尚可,但数量有限。于是,就搞起了“遍地烧粪”热潮。社员上山攒松树桡子,运到大地里,隔一段距离放一堆,捡些土块儿搁上面。松树桡子有油性,虽然湿却爱着火,烟又大。又派出放哨的,单等检查团来,一起点火。霎时,遍地浓烟滚滚,其壮观景象,不亚于周王烽火戏诸侯。此举大受领导赞赏,到处推广。小孩儿觉得很好玩,大人却说是竟瞎扯淡。
      
      那时,化肥还没大面积使用。到了庄稼长大之后,不知是谁想出个馊办法,把社员家养的狗勒死,熬狗肉汤给庄稼追肥。可我听别人背后说过,煳熟的狗肉在夜里早被干部吃了,不过是把汤倒在地头上而已,全是糊弄人。
      
      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充满了对“浮夸风”的仇恨,直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