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 >

    父亲心中沉重的往事隐瞒了抗战时期工作队的大祸

          无所适从
      
      从一本书上看到一个笑话,讲的是爷爷和孙子骑驴的事。当爷爷骑着驴子时,路人说爷爷虐待孙子;让孙子骑驴子时,路人说孙子不孝顺爷爷;当祖孙都骑驴子时,路人又说这俩人太残忍;那就都走着吧,路人又说这俩人真愚蠢。老爷爷长叹道:“这也不行,那也不对,要不咱爷俩抬着驴子走吧”!
      
      当我在家里讲这 笑话时,把大家都逗笑了。只有父亲没笑,反倒陷入了深思。看那表情,似乎有着沉重的心事。我不知哪句话说错了,不由得紧张起来。全家也都沉闷了。正当我不知所措时,父亲伸手把我揽在怀里,问:“你说应该怎么办”?我摇了摇头。父亲一脸郑重的神色,说:“别说是你,就连我也不知该怎么做呀”。于是,父亲给我讲了两个真实的解放前的事。
      
      庄里有个名叫湛文宗的人(这时已是我大姐的公爹),特别的厚道,从不占便宜。又十分的勤劳,每天大清早起来捡粪。一天,在通往毛家店的路上,看到一条狐狸皮围脖。他看了看,固守“路不拾遗”的家训,又继续捡粪。正在吃早饭时,来了两个人。言谈之中,才知道是时任刀尔登镇长、本地富豪张某丢了贵重的围脖,询问捡到没有。湛文宗说见到了,但没有捡。来人绝不相信,扬言若不交出,定然交官治罪。好在有捡到的人交了出来,这才免去了一场大祸。
      
      抗日战争胜利后,家乡是敌我“拉锯区”。共产党的武装工作队住在我家隔壁的地主大院里。夜里,国民党的地方武装打死站岗的民兵,包围了工作队的驻地。枪声、喊叫声、奔跑声,响成一片。只听有人翻墙过来,又跃墙而去。全家人吓得一动不动,良久才安静下来。
      
      第二天一早起来,父亲发现院子里有一个盒子枪的皮枪套。因为记住了湛文宗“路不拾遗”的教训,就把枪套交给了惊魂未定的工作队。不料惹下了大祸。工作队长说,既然捡着了枪套,必然捡着了枪,逼着父亲把枪叫出来。不然就带走——当时,工作队可有生杀之权啊。多亏父亲平日公平处事,善良为人,勤劳本分,没有人说坏话。由哪方来都得应酬的部落长出面,联合一些乡亲作保,连凑带借,用两石米才把父亲保下来。“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父亲感慨地说:“捡亦祸,不捡亦祸,到底应该怎么办”?
      
      父亲是带着疑惑去世的。如今的我,终于弄明白该怎么做了:还是要捡起来,以便交给失主。讹人的人毕竟是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