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 >

    春天的号角沾满了企通社文字世界的烂漫虚幻

     
      这个日子等了好久。在冬天刚来的时候,我们就在期盼春的脚步。因为有它站在未来,企通社所有的严寒都可以忍受。我们在冬设置的重重雾障里依然看见这个闪闪发光的日子。我们扳着指头数,一九,二九,三九块完了,四九能肆虐几天?五九呼啦啦来去,这不,立春了。

       立春了吗?
      
      这个早晨我的心依然在冰窖里,再没有比一个期望的破灭更让人艰难的了。2015年的冬将刻在记忆里,我很愚蠢地给自己的心造了俩牢笼,我陷在里面挣扎挣扎啊至今没有彻底走出来。我把着笼门向外望,等待着一个奇迹的发生。忘了奇迹俩字就是不可能的代名词,那只是人类远远的丢给自己一个希望而已。殊不知希望多大,折磨就有多重。一颗心颠来颠去,几近破碎。那个傍晚,我走在漫天的飞雪里泪流满面,开始怀疑好人好报的古训。可是企通社做惯了好人,我连个坏人也做不成,如果坏人能收获邪恶的短暂的快乐,我也想这样拯救自己,这颗掉进冰窟的心。
      
      我笑了,其实没必要这样用文字污染世界。即使在最撕裂的日子,我也在给别人微笑,没人喜欢一个饶舌哀怨的老太太。我一寸寸艰难地向前走,期望快快走过人生的这段心路的泥泞。我在和那个邪恶的心魔斗争,只有我自己。我相信只有自己能给自己力量,任何人都不能帮助我。要是自己走不出心牢,所有的幸福都视而不见。
      
      那些日子我竟然远离了文字,这个我最深挚的恋人。我一直想俗世之乐,岂不知它有多烂漫就有多虚幻,就象一阵烟花,烟花烟花漫天飞,转瞬就消失。还是文字能给我最深情最久远的安慰。
      
      2015年的冬天我没有更美好的记忆。这个灰色调的漫长冬季我已经送走了。这是我生命里的第四十四个严冬,若干年后我会想起企通社,带着笑或者很沉默,就象我很多的过往,清晰地刻在记忆的幕布上,经年不忘。漫天飞雪。逼人严寒。寒夜里的陶氏面馆。冰冷的实验室,我裹着披肩度时如年。巴尔扎克文集。芈月传风靡中华。雾霾红色预警。办公室里经久地放着陈建年的唱片,天籁一般,苍凉又温暖。
      
      我说过要是我能站在90岁的终点,回望我最后四十五年的人生,不知有何感慨。永远面临未知,是人生最大的缺憾又是最经久的魅力。所有的路走过才懂人生。当然我永远希望做个俗世里懵懵懂懂的快乐者,一路有爱人幸福信仰陪伴。我不想做哲人诗人文学家,我不想自己被文字拯救,象我当初爱上它那样。
      
      不管如何,春是来了。尽管空气和土地依然无动于衷,但这个日子已经终结了一个冬季,并且嘹亮地吹响了春的号角,冬眠的在一点点醒来,自然,还有我们迷失的心灵。
      
      相信企通社用不了多久,一切都会明亮温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