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 >

    听了木匠的《翻身农奴把歌唱》听着那伴奏音我就有种想翻身的冲动

     木匠好心态,在工作上都要吃官司了还“两手插包”轻松自如的唱着《翻身农奴把歌唱》看看人家,多少会卸压人家还说,这歌一唱,“一切的一切都会翻身了泥”那俺泥!俺也想跃跃一试呀
      
      听了木匠的《翻身农奴把歌唱》听着那伴奏音我就有种想翻身的冲动于是回头就把这歌找出来。这歌从小听到大,以为拿出来就会唱,可不期而然。头一遍跟着原唱声嘶力竭的吼完,还得了94分,平生有史以来最高分以为大功告成那知,不其然。打开一听,整首歌唱得婉如撕破布的声音——破音百出于是关掉原唱,重来。重来了几次总算保留了一首,勉强听得过去,但听着还是觉得这音色有点烂再烂俺也得留一首,俺毕竟唱了好几遍,总得要对自己的嗓子有个交代,而且俺唱这歌时一直是仰着头,看着天花板,憋着嗓音,变着调子一遍一遍唱完的,你说不保留一首那行呢?(这歌唱完俺就赶紧含了颗金嗓子)
      
      现在俺听着自己唱的这首歌,总觉得怪怪的于是,俺又用自己的本音又录了一遍,总算把自己又找了回来俺一并贴上,让你们去笑吧
      
      “俺跟木匠不服输”,可俺“翻来翻去”还是一条咸鱼而且是一条对生活不服输的咸鱼
      
      “年”走了,一切也就回到了原样。那份清静又归属我了
      
      外面的雪还零零星星的飘着,屋檐下,融雪的滴水声时有时无
      
      早早的走进房间,让身心享受一下属于我的这份安闲。睡觉还早,就靠在床头,半身捂在棉被里,顺手拿起丫买来的书,无心的翻看着。
      
      今天是我把年“过完”的第一天,也是我上班的第一天,想着“忙”年的那些时日,那种“怕”还是会莫名的爬上心头。进入农历的十二月二十三“忙”年就开始了。在乡下,住房一般都大而宽敞,而且废旧的东西也多,一年到头了总得去理一理。由于白天要上班,我只好晚上着手掸尘。每晚给自己安排一间屋,一个人就悉悉索索的擦扫起来,包括一盏灯的开关我都会把它擦得一尘无染。直到二十九我总算把“尘”彻底“掸”完,把所有的茶具,餐具理出来洗净放好。三十的早上去买年菜,买回来就得准备年夜饭。因为有丫,总得做几道菜。现在的家庭孩子都少,一般都是一个两个的,平常也有穿有吃的,在我眼里很“稀罕”的东西,做出来了丫也就吃了哪么几口!
      
      算着初一有时间,一早起来就带丫出去拜访朋友,两餐饭都在外面吃。晚上回来就赶紧整理菜,初二的会有好多人来吃饭,因为嫁出去的姑娘这一天都会回来拜年,而且来的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家子。所以头一晚就得把一些菜蔬理好,初二早上我就忙而不慌了。初三的会是一些表亲来,因为婆婆还健在,所以相对来说拜访的客人就会多一点。初四起就是我们去回拜那些亲戚了,只要来过我们家的亲戚朋友我们都要拎着礼品一一的去回拜他们,这是这地方的礼性
      
      江南人聪明而有灵性,他们在“功于心计的盘算中”慢慢变得富有。岁末年初,富有者们便会开着路虎坐着大奔光彩照人的出门去拜年,在饭桌上,他们高天海论,攀比显阔,这姿态是他们该有的,因为他们的富有是靠自己的能力赚来的。物质的富有却造成了精神文化的贫瘠,打牌赌钱好像成了男人们唯一吊起胃口的娱乐节目,他们大把大把的甩钞票,真刀真枪的杀你没商量,亲朋好友也不必避讳,几局下来,赢者“豪气”的歪在一边数钞票,输者便会焉焉的走开。在赌桌上,有时候亲情也会随着输赢被淡薄,友情也会随着输赢被撕破。。。。看着“年”的一幕幕,我落下的还是一地的叹息
      
      说起我的婆婆,酸楚感就油然而生,公公已去世九年了,在这九年里,我总算看到了婆婆的一点安宁感。公公的脾气坏,他在世时和婆婆动辄就吵动辄就打。自从公公走了以后,倒觉得婆婆过得安心了些。这个“年”婆婆没有好端端的过,前些日子,婆婆不慎摔了一跤,伤了腰,从医院回来她一躺就是半月有余,她有四个儿女,分好了的,一人照顾五天。今晚,我给婆婆换尿不湿时,她问我,“今日是正月初几了”?我说:初十了,她说日子过得就是快,一晃“年”就过去了。我和婆婆一向很少有话头,我把水给她放好时跟她说了句,隔邻的爷爷昨天去世了,婆婆淡然的回了句,年纪大了也该去了。过了会儿她自顾自的嘀咕着,“他走得也快,记得上月他还在门口晒太阳呢!咋就走了!”。。。把婆婆打理好时我刚要关灯,她却说今晚不要关,她说:“灯开着亮堂一点”
      
      走出婆婆的房间时,我从婆婆那浑浊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些别样的无奈和茫然,人生不过也如此,无论你过的好与坏,过得富与穷,生命终归是要落幕的!
      
      “年”就这样过去了,给我留下的也只是一些繁琐的忙和累。就像文友寰尘说的一样,“谁叫你
      
      有个家?谁叫你在生活中扮演着那么多的角色?”既然有了家,我们就得担当着!她还说:“如果生活可以谱成曲,那么这一段与‘年’有关的日子能将此谱成什么曲呢?不晓得!但绝对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哪种舒缓柔曼引领灵魂的轻音乐,嗯,应该与《义勇军进行曲》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