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 >

    旅行车沿着茶马古道在一个又一个弯道间缓慢的行驶尼洋河水静静流

    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半早餐,之后按计划去林芝。
      
      
      群山叠翠,峡谷内洋溢着蓬勃的生命气息!
      
      触手可及的祥云,在山腰间浅绿的青苔上,以优雅的姿势流动。。。[/B]
      
      浅滩上,丰茂的绿草在微风里自由的摇曳,妩媚的格桑花竞相开放!
      
      一座又一座藏式的小屋顶上,五色的经幡迎风招展。
      
      一群群善于攀爬的牦牛,放眼望去,竟如嵌在山坡上的,黑色的棋子。
      
      应了我们的要求,地陪安排大家去拜访当地藏民的家。
      
      一座结构较低的二层小楼,门窗上雕刻有鲜艳的图案。
      
      一楼基本是空荡的,所有的生活起居都在二楼。
      
      顺着木制梯子上去,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在访问。
      
      类似于客厅的大屋里,一系列藏式陈设。雕花的木柜上,摆放着大小各异的酥油茶壶。
      
      藏民的床和沙发是公用的,白天可以坐,晚上便在铺着羊毛毯子的沙发上休息。
      
      火炉里燃烧着牛粪的火焰。对藏民来说,火炉便是灶神,是不可以随便侵犯的。
      
      屋内的长条桌上,摆放着许多藏式食品。糍粑,水果,酥油茶,以及青稞酒。。。客人们可以随意享用。
      
      坐着吃东西,青稞酒有些寡淡,比不得我们常喝的烈酒。转身懵懂的问纯朴的主人家,青稞酒能喝醉吗?主人家笑了,说可以呀,喝多了会醉呢!
      
      每间屋里都很拥挤,访客们忙着拍照,甚至试穿藏族的服饰。
      
      推开一间原本虚掩着的门,竟是两个正在写作业的孩子!大致那屋是不在参观范围内的。
      
      我说:“小家伙们,有人愿意告诉我他的名字吗?”
      
      我确信,我是个很容易跟孩子接近的人。
      
      “我叫达旺。”一个小家伙说。
      
      “那你呢?”我问另一个。
      
      “恩。。。我叫江措。”他看起来有些腼腆,汉语里夹杂着藏语的声调。
      
      我蹲下去看他们的作业:三年级的课本,汉文和藏文同时都有!
      
      我说:“好好学习,你们都很棒!”
      
      孩子们笑了,露出白白的牙齿。
      
      起身要走。
      
      达旺突然站起来,看着我,嗓音清澈的问了一句:“你是党员吗?”
      
      我怔了片刻。
      
      如此唐突的一句话,大概只有雪藏高原的孩子才问得出啊!
      
      我看着他们微笑,心里有隐约的感动。下意识的立正,向他敬礼:是的,达旺同志,我是党员!
      
      三个人都开始大笑,两个孩子眼神干净明澈,黑红色的小脸上,洋溢着极单纯的快乐!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离开那里。
      
      临走时,每人自觉地留下很少的一点钱作为感谢。
      
      又走了很久,车在中途停下,稍作休憩。
      
      女人们开始讨论新买的藏式饰品的真假,然后又对自己的眼力给予肯定。。。
      
      自我解嘲,很容易会成为女人快乐的理由!
      
      沉默的看着窗外美景万千。。。
      
      突然想,退后若干年,倘若还是个了无牵挂的人时,我大致会留在这里。
      
      我会用尼洋河里的石头砌起我的屋。
      
      喝酥油茶,青稞酒,养一群牦牛。
      
      冬季以晒干的牛粪取暖,夏季种漫山遍野的油菜花。
      
      我不会再企图留住容颜,允许自己在山水间从容的老去。。。
      
      这样念头让我顿然明白,为什么我会在都市的高楼大厦间惴惴不安,会厌倦那里铺天盖地的阴云,会坐在喧闹的人群里发呆。。。
      
      或许从骨子里,我注定便是个不求上进,甘于平素,简单的女人。
      
      戏谑的问导游小刘,你可以帮我找个洛桑或者扎西吗?我也想做这里的人。
      
      小刘笑了:“你有什么要求?”
      
      我说:“要深陷的眼睛,脸上有浅淡的高原红,象山泉一样纯澈的嗓音。。。家里有一百头牦牛就可以了。”
      
      小刘回答:“没有一百头牦牛。”
      
      “那十头也行。”
      
      “一头也没有,是做生意的,有钱!”
      
      “哦,那不行,有钱也不行!”
      
      小刘便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线:“原来你想跟他一起放牧呀。。。”
      
      我说是啊,生一堆孩子,个个叫扎西德勒!
      
      车里开始爆笑。。。
      
      笑过了深知,我们其实是无法选择生活的。
      
      只能以雷同的方式融入世俗,用金钱和权力装饰幸福。
      
      倘若有一个人会在滚滚红尘里,在乎你的内心是不是真的宁静,快乐,便是真爱你的人了!
      
      中了咒语般的问身边的人:“我若不回去了,谁照顾你们的生活?”­
      
      回答说:“没事,我们请个保姆,你可以在这里流浪两年再回去。”
      
      “那你们想我了怎么办?”
      
      “我们可以视频呀,我买台电脑留给你!”
      
      “那以后呢?我还可以回去找你们吗?不会就此休掉吧?”
      
      “不会!把你这样的人推到社会上,是对社会的极不负责任!放心吧,两年后我们还会收留你的!”
      
      美丽林芝,知道不能够真的留下,知道我终究只能是你的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