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 >

    一个没有娘家的女人就是一棵水浮莲呀 不应有恨此时长向别时圆

     
      
      十三年前,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大姐夫妇,我对她说,你和姐夫已经有五六年没有回过娘家了,没有看过老父亲了。那次,我们在电话里头讲了一个多小时,我算是苦口婆心,先是有乞求的意思,后来我说,实在不行,我们以后就不要再来往了。姐夫说我大逆不道,作为弟弟,竟然对大姐如此说。我又修书一封,对姐夫说,老父就像一个太阳,他曾经庇护过我们,如今老了,他需要我们回报,需要你们常常去看看他。
      
      八月十六,他们终于去看看父亲。山蕉坑的山路都几近荒废,他们是带着镰刀披荆斩棘去的。那时候,父亲在家带着侄子,我可以想象得到他看见大姐他们该是多么的欣喜。闲人说的我们姐弟断了来往的闲话,因为他们的到来不攻自破。在农村,兄弟姐妹都断绝关系,那是要让别人说闲话的,闲话对于谁都是没有好听的言词。
      
      不知道从何时起,大姐就去找她的亲生父亲,重新认下这门亲戚,对于这,父亲和我说大姐是对的,不管如何,一个人应该去认自己的亲生父母,这是一个人应该有的良心。也许大姐回到她亲生父亲那里以后,觉得我们已经不重要了,甚至她想,母亲死了以后,我们和她就没有一点关系了吧。后来,外甥女还跟她狐狸岗的舅舅去东莞打工,我去探她的时候遇见过,对我视而不见的。但我又听旁人讲,那边并不待见大姐,用那人的话说,跟狗一样的贱。我听了,心里不是滋味,想着,大姐何苦呢,我们一直都把她视为最亲爱的人呀!
      
      姐夫五十一岁那年,按规矩我们过去为他贺生日,三姐说,你们去吧,我就不想去了,他们十多年都没有来过我家,还是什么姐妹呢?那天,雨雪初霁,我和妻子一道背着我三岁的女儿,与二姐他们去了大姐家。我们的手足之情在寒冷的初春里,却是备感温暖,经年久违的局促因我们的到来似雪一样在阳光里融化了。只是三姐没有去,这是一个遗憾,然这遗憾都是大姐造成的。或许,今天想来,我们都是多余的。
      
      次年,我们一行人再次去了一趟大家家里,这是最后一次去她家。至今记忆犹新,我们围着炉火,像儿时一样无所顾忌的说笑。也因这次去她家,生出一些事端,好事却促成了我们终究分道扬镳,这其中的始末不足为外人道,也是天下许许多多亲情分离的翻版吧,却也不足为怪。我因那事斥责大姐,也把大姐夫斥责一番。大姐夫拼命打电话给我,我都没有接,我想这个事情让它过去,以后再向他道歉,我觉得我说话过激了些,原本骨肉至亲何来那么多对错呢?姐夫看我不接电话,就打了弟媳妇电话,弟媳告诉我,是他叫我还钱。我并不欠大姐夫的钱,是欠她女儿的,她女儿都嫁出去了,怎么还管她的事,我又气又觉得好笑,他就像孩子吵架了,说,你吃了我的糖,给我吐出来一样。我说我现在不想还,我心里想,以后还钱给他,也许还可以再续姐弟之情。但弟媳背着我把钱还给大姐,她回来说,大姐早在九年前就不想和我们来往的,那是我求她的。我如释重负,原来,我如何说大姐都没有错,我们做得再好都无法挽回她的。
      
      这些年,我常常想起大姐,想起我们一路走来的情景,感觉她就像一棵水浮莲,没有根地在水里漂着。一个没有娘家的女人,就是一棵水浮莲呀。而我想起这些的时候,又觉得自己想得太多了,她不是还有一个娘家吗?其实,我们都已经不再需要彼此了,我总是觉得,她不欠我们什么,而她欠我父亲的养育之恩,过去没有回报,现在也无需。
      
      上次我去潮州,吃饭间,爱华问我,怎么上次你大姐家乔迁都不见你呢?我说我们多年都已经没有来往了,我大姐狐狸岗还有一个娘家呢。爱华又说,狐狸岗也没有来人呀。我不禁心生悲凉,不知道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