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 >

    网络上和生活中的朋友对于我是一样的珍贵

        恋旧
     
        福建城市生活门户我是个恋旧的人,非常非常地。
     
        一件物件跟我久了,就算是破了、坏了,也舍不得丢。至多用袋子装好,放在阳台的一角,直到尘霜满面。也只是到每年过年的时候,要大扫除了,才拣起来一件一件地看,恋恋不舍地丢在垃圾堆外,希望被需要的人拣去,得以延长它的使用寿命。就好像我还在,那些东西还有我身上的气息似的。当然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足可见我的痴。
     
        对于我生命中的朋友,亦如是。人说朋友如酒,存放时间越长,酒香愈醇。生命随着时日增长,而我对朋友的感情却从未因时空距离和久不联系而冲淡。有时,我常常感叹生命的这一神奇魔力,让彼此不熟识的人互相走近,再糅合成一个似我非我的我们。
     
        
     
        有时上得网来,黑沉沉的头像后面,没有我想念的名字,那种失落是时常有的。于是,对网络也不再那么贪恋,除非你在,上网才有所意义。那日,和简谈及,她也有同样的感受,好多日子都不见她上线了,知道她在为女儿忙,也许是她上线的时候,我也不在,同样会怀着失落的心情下去,呵呵,我们总是在错过。不过,这种错过只是暂时的,这一生会这样无限牵挂下去,然后会选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重聚。已经很好了,于现实,这已经是桃花源。
     
        牵挂,常常也是彼此的。大傻,寡言少语的大傻,会在某个节日来临之前,亲切地问候他的老姐,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亲情流露,虽然认识的时间只隔一年多,却感觉会这样日日延长下去,因为彼此都这样相信对方。
     
        那日,看到仰玉的头像在群里出现,久未言语的我激动地问候她。然后是彼此的激动,好像初见一般。微笑,拥抱,QQ头像上会出现这样的图片,其实我们的身体已经是真的在微笑拥抱了,没有做作,绝对没有。曾经,我们两双手就这么真实地握过,相拥着走过大街。而在那么多陌生的人群里,我们一眼就发现了彼此,同时抬起了手,挥舞,使劲地挥舞......
     
        曾经有个浮浅的愿望,结识天下的文人,以文会友。所以,从开空间起,一直是开放状态。但自己明白,终有一日,我会闭关。现在,只有QQ好友才有权限访问这个空间,也就是说,我已经拒绝再添加任何好友。天下文章好的人太多,天下来来往往的朋友也很多,只是现在,我已经足够富有了。无论你是商贾还是雅士,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多大吸引力了。
     
        我现在拥有的,已经是最好的了,这是我心里真真实实的感受。或许,我还不能算是真的文学爱好者,只是习惯用文字来说话而已,用某人的话来说,是一个伪文学爱好者。所谓的文字,也只是一些心情日记罢了,谈不上多高的文学水平。所写的这些,只是写给那些懂我的人看的。文字于我,无需喧闹,自在就好。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没忘记拔高自己,能够更高层次地提高自己,我觉得应该是所有文学爱好者当然的追求取向。
     
        这个空间,我一般很少主动加谁。但是对于我真正赏识的人,我是很能主动出击的。不放过,怕一放过就错过。安心、开心、原野、陌上等,好像是我主动加的,那是我的独具慧眼,因为喜欢。记得当初加原野的时候,她的文字还算不得特别好,文字的编排都很稚嫩。有时真佩服我的鉴赏眼光,能够从瓦砾中发现金子。当时读原野的文字,就是这样的惊艳。我给她评论的时候,使出了浑身解数,只为配得上那样美妙的文字。知道这个人底子太好,一定是可以大成的人。对于仰玉和简也是,我说这样写下去,一定是可以的,后来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现在,大家各为生活所累,难得再聚在一块了,所以特别怀念那些单纯为了文字而探讨的日子。和安心的聊天记录我一直都没删,偶尔还温书一般拿起重读,知道那样的日子,我们这样单纯美好过。
     
        G是我一直敬佩的人,其实我不应该在这里说他的名字,他不习惯被人注视。一个低调惯了的人。谈到朋友,如果不说他,我心里又觉得说不过去。他很少到我的空间来,但是对我的关注和帮助一点也没少。记得第一次我到他空间,读到那些充满历史厚重感的文章,就像发现了新大陆那样的惊喜。我给他作评,不为取悦,完全是赞赏。这种惊喜是相互的,我在给他作评的时候,他给我发来了临时会话,紧接着又加了我,而我还在给他评论,一条,再一条。作为一个事业上的成功人士,他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孤傲,不是那么容易冲动的人,这一点在我和他近两年的交往中得以验证。或许是我们内在太多的相似,一样的孤傲与桀骜,一样的悲天悯人的情怀,愤世嫉俗却也能随波逐流,话不多却能相持弥久。感谢他,将我这样凡俗的女子作为最好的朋友,淡淡地交往,淡淡地迷香,也许,也是一生。
     
        还有行者,在这里也要提及他一下。我们之间有太多个性的交锋,但是对于文字的热爱却是一样的,尽管他是真的文学爱好者而我是伪的文学爱好者,但彼此的惺惺相惜总是在的。他的文学素养与激情,非一般人可比,是真正地触及到文学二字的人。无论是他的小说,还是散文,还是诗歌,都带着浓烈的生活气息和情感追求,是用心灵写作的人,也是用生活写作的人。才思之敏捷,行文之规整,为空间第一人。或冷峻,或嬉笑,或柔情,把个文章如揉面团一般,想做成包子就做成包子,想擀成面条就擀成面条,真是服了他了。当然,当着他的面,我却更多的是指责而少赞许。一是怕他太过骄傲,二是总觉得过多赞赏的话会捧杀一个人的才华,适当的时候,需要有人浇浇冷水。或许,我是真的惜才,为的是他能在文学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这份良苦用心,不足为外人道。
     
        还有一些朋友,在我这里,永成记忆。一起走过的日子,总是令人难忘,时光淘洗过的都将如月光一样留下来。有月亮的晚上,也会有念想。
     
        而我也同样知道,我生命的至爱,会陪着我到老,一直到走不动的那一天,就是隔着重山重水,永不得见,也会有无限的想念,想念这一段如花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