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 >

    我们大家悬着的心一下了放下来

        昨天下午4点多钟,母亲突然打电话对我说:明天不做照影球囊成形手术了,主治Z医师说了,做也没大用处,也许今天血管通开了,明天还会再阻上,最后还得走截肢这条道路。语气之冲动和坚决,令我根本插不上话。末了问我说,你啥意见?
     
        我一时无语,觉得这太突然了,本来昨天已经和C主任Z大夫说好了,明天早上第二台做手术,怎么就变卦了呢?我心情复杂极了,便用商量的口吻说:妈,我明天一早就去医院,到时再说行不?母亲停顿了半响,一言不发的撂下了电话。
     
        今天一早我和老伴儿坐12路的第二班车,于6点30分来到医院,看到母亲正坐在病床上忍痛呻吟,而且疼的频率明显加剧。在征得了母亲的同意后,我找来值班护士为母亲打了止疼针,然后聊起手术的事,尽管母亲一再强调长痛不如短痛,但有哪个做儿子的,愿意把生养你的母亲的腿活生生地锯掉呢?我和三弟主意以定,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
     
        上午8点20分,我们按要求把母亲推进了手术室。从8点25分手术室门外的红灯亮起,我们的心就都提拎了起来。我们想像着手术台上的母亲,一定像受刑似的忍受着折磨,但又没办法,因为我们除了担心揪心,谁也替代不了她!
     
        让人难熬1小时15分终于过去了,随着护士的呼唤,我们把满头大汗的母亲从手术室推了出来,主治医师Z很高兴地对我们说,手术的结果比想像的要好一些,又放了一个支架,搭了一段桥,估计这条腿有90%的希望保住了。听到这,我们大家悬着的心才一下了放下来!
     
        苍天还算有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