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坛 >

    我的青葱岁月已经不记得开头是什么结束是什么

     我的青葱岁月
      
      ——那些回不去的青春,如同被雕刻的时光,永远的定格在十七八岁的年少。
      
      近几日,二十多年前的几位友人辗转与我联系上了。昨日大家相约在一起小聚了一回,聚餐谈笑间,品茗闲聊中,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甚至心中有些偶尔的淡淡的思念,和着感觉,伴着冲动,用回忆中的片断情节组合起年少的场景,那些如诗的画面,如歌的节奏,像四月和煦的春风
      
      轻抚脸颊,无不勾起对那段青葱岁月的美好回忆来。
      
      历经了二十多年的沧桑岁月和社会变迁,眼前的他们已不再是当年那群胆怯少语而又有点懦弱的毛头小伙了,岁月的痕迹镌刻在他们的脸庞,言谈举止间展现着四十多岁男人特有的成熟、风趣和世故圆滑。人到中年,和睦的家庭,小有成就的事业造就了现在的他们,完全颠覆了在我记忆中年少的他们。聚会上,大家没有过多的询问我车祸的事情,峻对轮椅上的我既痛惜怜爱又呵护有加,让我感觉到昔日那纯洁的友情再次回到身边。
      
      片段的点滴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只是不记得开头是什么,也忘了结束在那里,那时的友情,如甘泉般清纯,似月儿般朦胧,若梦幻般迷离。
      
      酸酸甜甜的果丹皮成就了回忆里最甜蜜的篇章。那时的峻经常会拉着钢、强、建来找我,在我上学的校门口等我下课,塞给我几扎果丹皮,我回到教室便分发给其他同学,大家一起品味那种酸甜可口的感觉。年少的有些大大咧咧而又有些男孩性格的我茫然不知果丹皮背后藏着的心思,只是单纯的喜欢那种酸酸甜甜的滋味,自顾自和同学们分享而完全忘了校外送果丹皮等待的几个人。
      
      暑假的夏夜里,他们几个会一起来我家找我一块玩。那时候我家住的地方基本属于郊区,不通公交车,他们几个人只能走四十分钟那条唯一的路来我家。我们一起听录音机卡带里播放的孟庭苇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一起天南地北的神聊瞎侃。有几次峻打着跟我学画画的幌子来我家找我的时候,钢、强、建他们三个便会先去单位的小舞厅消磨时间,舞会散场后,他们几个会在离我家不远的的小操场无聊的数着星星等峻从我家出来一起回家,而他们都不知道,峻在我家不是低着头在听我妈妈对不能早恋的谆谆教诲,就是小心翼翼的在应付有小姐脾气不讲道理的我……几位友人打趣的聊起这些往事,感叹着青葱岁月里我们的单纯和曾经那些朦胧的友情。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每个人都在变化着,或许,那些往事并没有我们现在谈论的那么美好,但是那种朦胧却又纯真,青涩却又浪漫的美好情怀都让人不能忘怀,那些总是阳光明媚,没有阴霾的青葱岁月,留存在自己的记忆最深处,往事何时才能落下帷幕,回忆永远都鲜艳如初。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青葱岁月,终究会遗落在时间的尽头。未来,期待未来的岁月里,我们一如既往的纯真美好下去,留待我们耄耋之年再来慢慢回忆……
      
      感谢生命里还有缘与大家再次相聚,感谢今后的岁月里还有我挚爱的朋友们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