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坛 >

    郭婷等人白天不宜行动 只能夜间去探明情况

     裴庆生自知得罪了不少人,为了保命,这才组织了保乡团,团长就是他小舅子孙启明。裴庆生刚娶了媳妇,结交的都不是善类,孙启明真的瞧不起这位姐夫,谁知道裴庆生转了狗屎运,越来越有钱,孙启明也是虚荣心作祟,和姐夫走得越来越近,也就当上了保乡团团长。孙启明狗屁不是,人枪不少,除了欺压百姓,根本就是摆设。十二人是地痞流氓,其余二十五人都是有男丁的人家,抓阄得来的,不得不扛起枪,为裴庆生看家护院。
      
      副团长就是裴庆生的大儿子裴刚。裴刚是好色之徒,四海店任人皆知,裴刚依仗手里有枪,干脆就是霸王强上弓,最近这两年,就有十几位姑娘媳妇惨遭他的蹂躏,有两位烈性女孩子,为此寻了短见,在四海店民愤极大。
      
      裴家大院前后三进,清一色的青砖大瓦房,在四海店也是首屈一指,裴庆生住在最后一进。在裴家,裴庆生是说一不二的君主,四个儿子结婚,谁都不敢提出分家另过,都在一所宅院里。
      
      东西各有一个跨院,东跨院住着孙启明一大家子,西跨院是保乡团团部,所有的团丁都住在这里,东西跨院都有院门与主宅相通。主宅与跨院的四周是两米多高土围墙,土围墙的上面有一米多宽,还有半米多高的胸墙,胸墙是青砖的,有不少垛子口,万一有什么情况,可以躲在垛子口向外面射击。围墙的四角就是四个炮楼,每个炮楼都有一尊土炮,这家伙是散弹,近距离杀伤面积极大。炮楼里六人值班,就是那二十五人,其中一个人为总带班。另外十二个人就在西跨院休息,有情况就上围墙,原则上是每一面围墙三个人,炮楼在抽调两个人加强防守,这些人真的死守裴家大院,义军取胜的机会可以说微乎其微。
      
      四海店就是一个大屯子,基本上都认识,要是来一位生面孔,村里人一眼就能认出来,因此,。
      
      吃过晚饭,郭婷几人就在杨勇家休息,直到夜深人静,郭婷带着嘎子和张三,换上夜行衣,潜出四海皮货行,前往裴家大院。夜幕下的四海店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只有更夫在村街上巡逻,嘴上依旧是那句传承了多年的八个字:“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郭婷三人躲过更夫,潜至裴家大院附近,躲在暗处,仔细查看裴家大院的守卫情况。这里是西跨院的西南角,距离西南角的炮楼几十米远,完全在土炮的射程之内,万一郭婷她们的行藏暴露,只需一土炮,三个人就会死无全尸。炮楼上悄无声息,一丝昏暗的灯光从射击孔透出来,炮楼顶端的哨兵根本就看不见,或者是躲在一旁打瞌睡。郭婷三人不敢造次,躲在黑暗中观察良久,这才变换身形,向另一个炮楼摸去。转了一圈,来到南面,主宅与两个跨院,都是大门紧闭,门前连一个哨兵都没有,郭婷在此地观察良久,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就随手捡起一块土坷垃,丢在地上,西跨院里一条狗叫了几声,郭婷这才看到西南角的炮楼上人影一晃动,一句不太清晰的话语传来:“瘟死狗,叫唤个鸡巴,搅了老子的美梦。”
      
      郭婷暗暗好笑,用手捅了一下身边的嘎子,三人弯腰离开,躲在阴影处迅速撤退。
      
      这是吃晚饭的时候就商量好的,由郭婷带两个人前去侦察,老爹与杨义留在家里,哪里都不许去,老爹知道拗不过郭婷,也就答应了,只有杨义不服气,他把目光投向老爹,老爹眨了一下眼睛,杨义看到了意味深长的味道,也就没再说什么。郭婷三人离开四海皮货行,老爹二人也穿戴整齐,此时,杨勇也过来了,三个人不再说什么,也在夜幕的掩护下离开皮货行。
      
      事先就商量好的,郭婷三人主要侦查炮楼的防卫情况,老爹三人就来到了东跨院的围墙外面,根据杨勇介绍的情况看,围墙上肯定不会有人放哨。老爹三人选择两个炮楼之间,确信没人之后,老爹让杨家兄弟在此隐蔽,他悄无声息地来到围墙下,解下腰间的百链锁一抛,三五下就登上了围墙,消失在胸墙后面,离开了杨家兄弟的视线。
      
      老爹在胸墙那里隐蔽一会,仔细观察东跨院的动静。东跨院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一丝灯光,老爹一翻身,溜下围墙,跳到东跨院。
      
      孙启明七岁那年被狗咬过,对狗产生了畏惧,因此,东跨院没有一条狗,正好便于老爹行走。老爹逐个来到各个房间窗前,确信了孙启明的房间之后,就去了月亮门,这是和主宅联系的唯一的通道,月亮门已经上锁,锁头就在东跨院,这是裴庆生有意这样安排的,万一他那里有事情发生,孙启明就可以打开锁前去支援,殊不知,这样的安排,也给义军创造了最有力的条件。
      
      老爹在东跨院转了一圈,再次登上围墙,正好看见郭婷三人刚刚过去,老爹没有动,他知道郭婷最后要查看大门,等郭婷三人消失在大门前的时候,老爹溜下来,收好百链锁,来到杨家兄弟隐蔽的地方,三人汇合之后,又悄无声息撤离,返回皮货行,并且换好了衣装,坐在灯下喝水聊天,等待郭婷三人归来。
      
      不一会功夫,郭婷三人回来,换下夜行衣,六个人围坐在一起,听郭婷介绍侦查情况。“四个炮楼我们都看了,守卫很松懈,拿下炮楼不成问题,关键是如何做到悄无声息。”
      
      老爹看了一眼郭婷,说道:“二当家和四当家不在,我们这里只有三十多人,分兵攻打炮楼显然是不行,况且,西跨院还有十二个人,虽然没什么战斗力,惊动他们也是麻烦事,即使能打下来,我们也会损失惨重,我看困难不小。”
      
      郭婷叹息一声,说道:“要是陈浩在就好了,我们的人手也够。”
      
      “当家的,人手不成问题,我们村也能凑十几人,差不多就五十人了。”杨义在一旁插话。
      
      “我和我媳妇也能参加,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杨勇也请战。
      
      “东跨院问题不大,我仔细查看过,应该就是孙启明一条枪。”
      
      郭婷笑了,说道:“怪不得你那么爽快就答应了,杨家兄弟也一同去了吧?”
      
      老爹“哈哈”大笑,然后说道:“当家的就是当家的,啥事都瞒不过你。要我看,东跨院问题不是很大,倒是主宅是块硬骨头,不好啃啊。”
      
      “主宅最多也就十几条枪,解决了东西跨院,腾出手来一起对付他们,也不会是难事吧?”郭婷信心满满。
      
      “当家的,你看,”老爹拿过水杯,用手指头沾了一点水,在桌子上画起来。“这是东跨院,在这个位置有一个月亮门,可以出入主宅,一般的情况下,都在东跨院落锁,方便他们支援主宅,我们不知道,惊动了主宅,里面会不会也落锁,那就有点麻烦了。另外,主宅是什么结构,我们不清楚,贸然突击,损失一定也会很大。两个跨院问题不大,就在于不会危及到他们的性命,他们可以放下枪来保全自己的性命,主宅里的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心里都清楚,无论投降与否,他们的性命都难保,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他们也会做困兽之斗,这样就增加了我们的危险系数。我不是怕死,最好能了解里面的情况。”
      
      杨勇插话道:“这个不难,他们保乡团带班的队长这几天没在裴家大院,据说是老娘病了。吴欣是四海店有名的大孝子,他应该了解主宅里面的情况吧。”
      
      “这有啥难的,把他逮住不就完了。”嘎子跃跃欲试。
      
      老爹摆了一下手,说道:“就你小子毛躁,做事不动脑子,听当家的咋安排。”
      
      郭婷抬头想了一下,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安排道:“嘎子和杨义连夜回去,争取明天晚上九点钟赶到村外待命,和杨大叔商量一下,尽量多带些人手。去吧。”
      
      “你们等一下,我出去给你们借一匹马,不然的话能累死你们俩。”一刻钟之后,杨勇回来了,对弟弟说道:“就在你们来的那条道的村子外面等你们,你认识的,就是小张哥。”嘎子二人领命而去,杨勇对郭婷说道:“一会小张过来,他是我最信任的磕头兄弟。”
      
      郭婷答道:“好,我也正想找你说这件事,能联系一下更多的人最好,记住,千万不要走漏风声。”
      
      “放心吧,当家的,这件事情我知道分量。”
      
      小张来了之后,杨勇作了介绍,小张吃惊不少,说道:“真的吗?她就是一枝花?”
      
      杨勇杵了小张一拳,说道:“当然是真的,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太好了,太好了。”小张握住郭婷的手,说道:“老洋炮和一枝花都是传奇式人物,我们都很佩服。”
      
      听见小张再次提起老洋炮,郭婷的眼睛立刻储满了泪水,晶莹的泪珠挂在眼角,随时都会掉下来。小张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哪句话使堂堂的一枝花如此的伤心。杨勇趴在小张的耳朵上嘀咕了几句,小张对眼前的这位漂亮女人又多了一份敬意。杨勇和小张私下里就谈论过这两个人,小张也多次说过着老洋炮入伙,一同打鬼子,只是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而已,不然的话,杨勇也不会把小张带到这里来。
      
      郭婷交代了要小张联络一些人,一同攻打裴家大院,小张满口答应啦,最后,郭婷说道:“找吴欣最好是明天傍晚,早了,裴家有事,吴欣还得去,有个风吹草动,裴家大院就难打了。”
      
      事情也只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