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坛 >

    同父异母有多苦你们到底懂不懂 别破坏我的家庭好不好?

     
      
      1.
      
      “落儿…“
      
      眼前仿佛又倒映出你的面孔,是我熟悉的温柔。你轻轻地叫着我
     
    落儿。你说我是你心中最重要的人。
      
      “小柔,求求你,别破坏我的家庭好不好?”
      
      我歇斯底里绝望地喊叫,在心底深处,一颗恐惧害怕受伤的种子
     
    悄悄蔓延。
      
      “落儿…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想?”
      
      你温润的目光带着不可逆转的悲伤,颤抖的手始终无法摸到我湿
     
    润的面庞。
      
      小柔,求求你,别用这种痛苦的目光看着我,那种心的颤抖,迅
     
    速而乖戾地蔓延到四肢百骸。
      
      小柔,你可知道,我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啊。他看着我眼神总是
     
    那样宠溺而宽容,我不想失去啊。
      
      3.
      
      “落儿,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呢…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鼻子蓦地一酸,眼泪一下子就涌进了我的眼眶。
      
      我突然发现,穷尽自己的一生也无法去恨她。
      
      小柔,我也是爱你的啊…那样宏大的寂寞,我只有你啊
      
      4.
      
      “你不是想知道原因吗?好,我告诉你,你的母亲抢过我妈妈的
     
    男人,而有了你!”
      
      我冰冷幽黑的眼睛寒冰一般,冷冷地注视着她,发出逼人的光芒
     
      
      我看到,小柔的浑身一颤,如被雷电击中一般,呆滞了半晌,嘴
     
    唇抖动着,不敢置信地望着我。
      
      “不…不可能…”她瞳孔瞪的极大,一步一步后退着,颤抖的身
     
    子仿佛被风吹散的落叶…
      
      5.
      
      所有的忧伤像是夏季窒息的风,在悄无声息地笼罩自己。
      
      想起那些点点滴滴,细细碎碎的往事,心一股股地疼。
      
      6.
      
      “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的脸在看到小柔的那一刻瞬间惨白。
      
      “落儿,我想你…”
      
      话语刚落,我的头脑中一片空白,直直地看着面前的人。
      
      梦中的样子依旧清晰,小柔的音容笑貌总是如莹绿的潭水悄无声
     
    息地淹没自己,连一丝光亮都无法透过。
      
      小柔,我也想你啊…可是,你来干什么?来破坏我的家庭吗?
      
      “滚!我不想看到你!”
      
      我双眼通红而颤抖,手指着远方,牙齿紧紧咬着下唇,甚至闻到
     
    了一股陌生的铁锈味。
      
      看着面前踉踉跄跄的身影,眼前的她在自己的眼中逐渐变成了水
     
    雾模糊浮动的影子。
      
      小柔…
      
      浑身发软地跌坐在地上,冰凉的触感一丝丝地渗入皮肤,冷…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猛地响起。
      
      我看到小柔面无表情阴冷的目光死死地注视着她对面那个满脸恼
     
    怒的女孩。
      
      那个女孩儿身边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生,呆呆地看着眼前一幕
     
      
      一瞬间,所有的血液仿佛涌上了头顶,我愤怒地扬起手,对着那
     
    个女孩儿的脸扇了过去。
      
      一个红色的手掌印清晰而鲜明。
      
      所有人被我迅猛的速度吓呆了,包括那个被打的女孩。
      
      “你他妈的不知道还手啊!二百五啊!”
      
      我冲她大声喊着,眼圈一阵泛红。
      
      一路上,小柔一直对着我傻笑。
      
      被这种感激而幸福的眼神瞅着,浑身像长满了刺一样难受。
      
      “你别自作多情,我只是看不过去有人那么二!我其实很讨厌你
     
    的!”
      
      我频繁地皱眉,表现出一副极为厌恶的样子。
      
      而她,依旧对着我淡淡地笑。温润的眼睛弯成了月牙,里面的生
     
    动与笑意如溢满的水。
      
      9.
      
      “我喜欢琉璃,你离开他!”
      
      我冰冷而桀傲看着她。
      
      周围突然变得死寂阴沉,她的面容仿佛一株即将凋零的花倦怠不
     
    已。
      
      “怎么?你的妈妈想要抢我的父亲,你还要抢走我爱的人吗?你
     
    到底知不知道,看到你我就会痛,很痛很痛!”
      
      我揪着胸前的衣服声嘶力竭地冲她喊着,所有的压抑,愤怒,矛
     
    盾,恨意仿佛恶毒的罂粟花盘旋缠绕在心房,蓦地窜的老高。
      
      “落儿,你怎么痛苦了?那你知道我的痛苦吗?!为什么会变成
     
    这样!一切根本不是我们的错,不是吗?我没有想过要破坏你的
      
      家庭…我…我难道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吗?”小柔激动地喊着。
      
      “我不想让我的妈妈知道你的存在!我不想失去家。你为什么要
     
    出现,我一直活在你的阴影里,你走!走的远远的!不要出现在
      
      我的面前!”
      
      泪肆意地在脸上奔跑着,我扭曲的面孔恶毒而丑恶。心却如刀割
     
    一般,碎成支离。
      
      小柔软着身子蹲坐在地上,脸埋进双腿间,低低的抽泣声加上微
     
    微发抖的身子,像寒风中赤裸的小鸟。
      
      “落儿,你要记得,这是我最后一次妥协了…”
      
      小柔抬起头的时候,泪流满面,我的心一片绞痛。
      
      “小柔去哪了,你到底做了什么!”
      
      琉璃的手把我的胳膊拽的我生疼,不加控制的劲道就那么掐进了
     
    我的肉里。
      
      我抬头讽刺地看着他,猛的愣住。
      
      他英俊的脸上分明残存着悲伤划过的痕迹,干燥的眼眶里,是盐
     
    水的味道。眸孔深处的痛楚灼伤了我的眼睛。
      
      我使劲地摇摇头,不敢置信地望着曾经不可一世,留连花丛的琉
     
    璃也能有这样的认真而悲凄的神色。
      
      “你…不是在玩弄她…原来是真爱了…”
      
      我嚣张地笑着,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小柔,对不起…
      
      手指握紧又放松,无力而眩晕的感觉侵袭着所有的感官。
      
      我仿佛深处波涛汹涌的大海深处,有一种极力想浮出水面呼吸的
     
    感觉。
      
      小柔,我又梦到你了。我以为你离开,不看到你就会恢复以前的
     
    快乐。可是,越来越痛,越来越压抑。
      
      脸上浮现一种苦涩而惨淡的笑容,喉咙里像火一样滚烫。
      
      轻巧地打开母亲的房门,看到那张安详而美丽的面容,心忽地静
     
    了下来。
      
      妈,谁也不能伤害到你。包括我。包括…父亲。
      
      夜晚的天空,夜晚的人群车辆,一片模糊遥远。
      
      我双眼迷离地看向双手插兜不屑看着我的琉璃,一股深沉的寂寞
     
    从胸腔里升腾,缠绕。
      
      手缓缓抬起,抚上太阳穴轻轻按了按,眼底一种近乎悲哀的神色
     
    淹没了所有。
      
      “她在北京大兴区嘉园三里1205。”
      
      我的声音空灵淡漠,游移在夜色弥漫的天空。
      
      转过头,琉璃略带急迫与欣喜的神色映入眼帘。
      
      我有些狼狈地移开目光,琉璃,我爱的男人。
      
      “妈,我想离开这里去江苏工作。“
      
      看着妈妈仿佛听到了晴天霹雳一样的眼神,我低下头,睫毛在眼
     
    袋上覆上一片阴影。
      
      对不起,老妈,曾经的我看到小柔就会痛苦,她是父亲背叛的证
     
    据,是父亲的污点。可是,我舍不得去毁灭那个证据,她是我最
      
      爱的女孩儿啊。
      
      现在,我有着深深无法忘怀的愧疚与悲伤。让所有我爱的人都离
     
    开吧,我不想再次失去了。
      
      内心,突然冰天雪地一塌糊涂。
      
      离开家的那一刹那,胸腔里像灌满了悲伤,沉痛,扒不出,咽不
     
    下。
      
      [ 再见。我的曾经。]
      
      [ 再见。我的一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