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坛 >

    爱情就像鬼一样在这世间它肯定是存在的 只是我没有遇到

     
      我看到这句话时忍俊不禁,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对爱情的体味肯定是深切的。
      
      我也相信,鬼就像爱情一样,在这世间是肯定存在的,只是我没有遇到。我觉得无论是遇见爱情还是鬼,你都要有孜孜不倦的追求,还要有来自星辰之外的运气。但最重要的,你得有信仰,始终相信它的存在,无论爱情,无论鬼。
      
      我九岁、十岁这两年在双坑读书。双坑这个地方,几乎家家户户背后就是山,林壑尤美,门前就是小河,潺潺溪流。一到夜晚,可以用一个静字形容足矣,这样的环境,非常适合鬼活动。
      
      我就是那时候知道了有鬼的存在的。振添的女儿病了,怎么吃药都不见效,于是去求神,神婆设好坛,上完香,坐下,伏案,顿时全身抖动,念念有词。经过一番的询问,神婆煞有介事的说是全飞的爷爷每天晚上掀开姑娘的蚊帐和她同寝。我听了后呸了一下,说,这老死鬼真不要脸,人家还是黄花闺女呢!但我同时又有一丝窃喜,原来人死了还可以变成鬼,那岂不是生生不息了,更可喜的是还可以找女人风流。
      
      对于神鬼的说法,在双坑很多人是深信不疑的。如果你认为双坑人蒙昧、不开化,那就错了。双坑是一个文化气息相当浓厚的地方,那里的读书人说起鬼,描绘得有声有色。他们说瓦桥头旁边的破烂屋子的楼上,以前就有细鬼崽三更半夜推簸箕圈,吱呀吱呀地响。我想那些个细鬼崽就是河里浸死的,一次我和同伴在瓦桥下玩水,他们还拽过我的脚呢,若不是同伴搭救,后来肯定也是和那些细鬼崽推簸箕圈去了。
      
      观望老师是足够的德高望重吧,你敢说他的话你不相信?他说他老伴去世后,有一天半夜里,他隐隐约约听到厨房里有人说话,于是竖起耳朵静静地听,原来是他老伴回来了,还带了两个,三个人在煮粉皮丝吃呢!他说的时候有人打岔说,你是想老伴想出了幻觉吧,这世上哪里有鬼呢?他说,我岂会说胡话呢,她想回来就回来吧。
      
      从那时候起,我一直坚信鬼的存在,他就是人的另外一个存在的方式。他不像魂魄那么虚幻,又不像人那样实在,他在你面前是看得见的,但又没有影子。
      
      我于是期待能够遇见鬼,自然是像聊斋里描写的那样的楚楚动人、顾盼生姿的女子。我常常翻书到深夜甚至到天亮,还特别喜好读那些诸如聊斋、唐人笔记之类的书,那里写了太多的鬼,狐,仙,我想把她们读活,把她们读到从书页里飘出来,或者从外面吱呀一声地推门进来。那时候,我怀疑我的爱情也寄托于此,谈一场人鬼之恋,轰轰烈烈也好,悄无声息也好。
      
      然而,不是所有的追求都有结果的,我最终还是失望。但我相信,蒲松龄他们没有骗我,那是人间让鬼太多的失望,她们不愿意再来一场失意的过往。我慢慢地也许想明白了,她们比人单纯,所以经不起伤害,也就害怕见人。她们哪里知道,我曾经一个夜晚一个夜晚地,在只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寂静里期待着她们出现啊!
      
      我不相信生生世世的爱情,我也不想生生世世地爱一个人,那样太枯燥乏味了。爱一个人,今生就好,等做了鬼,给彼此自由,去爱曾经想爱而不能爱,想爱而不可企及的爱。岂不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