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坛 >

    小的欠长的应该是我们回报她们当年的护爱之情呢

    那时候,民办老师的工资特别特别低,父亲对姐夫说,现在很多人都垒房子,你这点工资什么时候才能够有自己的房子呢?就这样,姐夫辞掉了他的职业,我也回家继续念书。谁也不会想到,那时候的民办老师,到了今天吃香喝辣的,不然,他也不会落到这个田地。现在想到这点,不知道他有没有怨恨过我的父亲呢。
      
      其实,姐夫也不会农活,我就没有见过他像样地做过,教书才是最适合他的,选择回家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他去了泰和学无线电维修,也许是兴趣使然,也许是为了以后看看能不能以为生计吧。我见过姐夫写给父亲的信,抬头写得恭恭敬敬,“尊敬的双亲大人”足见一个文化人的酸。他在信里说,国家正值“严打”,时常可以看到有犯人被枪毙,以此记忆,我们升斗小民的经历可以联想起是发生在何年何月。他也写信给伯父伯母,我也见过那些信封,可见他那时候还是蛮敬重那些长辈的。
      
      我回去读四年级,此后两年,似乎没有再回双坑,有也只有一次两次吧,也没找那些小伙伴玩。后来,收到小华的信,也没有回复,更加怕见那些朋友。我上初中那年,大姐生了个儿子,我没有去,直到第二年二姐出嫁,我还问姐夫抱着的是谁的孩子。有一天,姐夫托人来学校找我,叫我拿一个水桶去卫生院给他使用。我一到卫生院,看见外甥躺在病床上,几乎可以说是奄奄一息,我顿时就哭了,我怕他死了。也是外甥命大,大姐病急乱投医找了个诊所,医生叫她给孩子吃一些参汤,保住些元气,然后转院,外甥才留下命来。后来大姐说,那次另外一个孩子,一样的病,孩子的父亲回家取钱,母亲拿不定主意,就误了性命。
      
      那时候,父亲发现了母亲的病,但是已经有些严重了,时常奔波于家与医院之间。我们家的担子落在三姐肩上,二姐也时常来照顾我们,然而她也过得艰难,常靠借钱过日子。那时候,大姐夫和人合伙去韶关做樟木生意,赚了些个钱,二姐困顿之时就借了他的钱。母亲死后,大姐夫妇来家要债,可是二姐夫说没有钱,大姐说,古岭一个人欠我三千多,你帮我取回来,现在就不问你还了。我听了一时难以理解,别人欠你的,赖就赖了,为何对自己亲妹妹苦苦相逼呢?二姐夫拿不出钱,无可奈何的样子,那时候让我觉得他多没出息,想着二姐这几年过的日子,忍不住嚎啕大哭,怨恨二姐夫说,你怎么要借他的钱呀?然而此事,过两天在我心里又是烟消云散的,姐妹终究是姐妹,如果说今天还念着大姐,自然又想起那番情景。
      
      虽然我的父母一生没有得过大姐夫妇什么吃食,钱财,但大姐心里还是爱我的母亲的,对我的父亲从来就心存怨怼,常常说在我家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父亲的责骂。我每次听她这么说,都没有辩驳她,其实,我们都受父亲的责骂,而三个姐姐里,父亲待大姐比亲生的还要好。父亲说,不能让世人受之口舌,说他苛刻了养女。母亲死的时候,大姐夫妇特意去买了纸扎的丫鬟,装在母亲的棺木里,我一直想,母亲到了极乐世界,便有人给她端水,她也一定泉下有知,大姐尽了孝心。但,自那以后,大姐很少来,甚至几年才来一次,也许,她再也没有什么念想吧。
      
      于姐弟感情而言,我算是非常幸福与幸运的。然二姐究竟是幸与不幸,于今天而言,二姐夫已经不在了,说二姐是不幸,我就是一个不义之人,对不起二姐夫。母亲知道她不久于人世,排除众议坚持把二姐嫁在本村,好让二姐以后多帮我们。人生就是幸与不幸的糅合,二姐的人生,就是苦过,笑过,悲喜交加,她一直在为我们,为她的家付出,坚毅,大度,我常说,我没有见过比她更优秀的农村妇女了。别人也是这样评论二姐。一个这样的母亲,孩子会是怎样的呢?在很多人眼里,她的孩子,也比他人优秀,还比他人更知情知礼。我也没有什么回报二姐,只常常对妻子说,我是在二姐背上长大的,她有什么事情,我当赴汤蹈火。
      
      三姐也和二姐一样,对我的父亲,对我们兄弟,从来无私。三姐也是苦过来的,和当年的二姐一样家徒四壁,而她的日子好过了,就只想着给我们,从来不觉得是应该我们给她们。我深知,从来都是孩子欠父母的,。然而,这些大姐永远是不会领悟到的,她不会懂得我们曾经非常珍惜,只是她离我们越来越远,直到咫尺却是天涯。这些,今生都与大姐无关了。
      
      小时候,我很喜欢和姐姐们一起泡脚,有时候,水凉了都觉得时间倏地过去了,还要添些热水。我跟大姐一起泡脚的次数是最多了,我们说笑着,她的脚压着我的脚,我又抽出来再压她的脚,如此反复,时光却是随水凉了。有人说,兄弟姐妹一起泡脚,将来如长庚启明,我信,却也不信。但,大姐是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