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坛 >

    哥哥的厂离镇上要经过一条蜿蜒曲折的乡间小路步行需要一个小时

     
      
      凌晨两点一阵鬼魅的飓风,在这个山村的上空肆虐,人们纷纷下床立于窗前,胆战心惊的看着窗外恐怖的一幕;尘土,瓦砾,朔料袋,衣物在空中交织着狂舞,一切静态全变成动态。在风的召唤下:游家的琉璃瓦去砸了张家的普通瓦,多么流行的彩钢瓦在风中;坚强的会奏出愤怒的音乐,软弱的离开它们的主体随风去惹事生非;有的去砸庄稼,有的去和树枝打架。
      
      在风的安排下;站不稳的树倒了,立不稳的电线竿倒了。阔太太的名牌衣服也从阳台上溜下来,不顾主人的名节,躺倒在别人家的矛坑。平日里胆气冲天的人也不敢上自家的阳台收衣服,只好任凭风对他们的衣服进行摆布~~~~~
      
      天亮了,人们谈风色变,都说从未见过如此声势浩大的风,太可怕啦。停电在所难免,用惯了电的人们没了开水,煮不来饭,一个个提着矿泉水谈论风,谈论他们的惊恐~~~ 
      
      高山永远屹立,瀑布在洪水到来之时分外美丽。因为工作需要,这里成为爸爸和哥哥的第二故乡。
      
      哥哥的厂离镇上要经过一条蜿蜒曲折的乡间小路,步行需要一个小时。
      
      记得九八年我们三姐妹回家的时候,跟那里所有的人都不熟,那里的人以为我们是去旅游的。
      
      电厂的隔壁是一家煤厂,我们第一次跟煤厂零距离接触,感觉所有的东西都是黑色。
      
      回去的次数多了,对那里的一切都习惯了,尤其是那里零星座落的人们非常纯朴,善良,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回家走在路上,那里的人有车经过我们面前的时候,都会停车让我们上车,不管认识或不认识,他们还要作自我介绍,因为他们都认识我们。
      
      乡村的夜晚,格外宁静,猫头鹰的叫声在山谷里回荡。
      
      那时妈妈还在,我和妈妈同睡一张床上,深夜里也会传来我和妈妈愉快的笑声。
      
      如今,妈妈不在了,煤厂也被停止整顿,留下了爸爸和哥哥在那个山里的孤寂。有时候,哥哥还要回县城自己的家。
      
      爸爸的信仰我也不再反对,我只是在心里想;爸爸只要您能将孤独降到最低,您忙去吧......今天,这边晴空万里,不知您那边天气如何?不过,据您说;无论刮风下雪都无法停止您的脚步,爸爸;此时,您是否又行走在乡间小路.夜,被空洞的灵魂拉长
      
      心,被深不见底的黑洞牵制
      
      不知浮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期待与抗拒在白天与夜里反复纠缠
      
      那无形的魔掌为何如此疯狂
      
      突然,突然
      
      痛蔓延全身
      
      镜中的我
      
      有几分疲惫,几分憔悴
      
      曾经的骄傲为何要被琐碎踩到在地
      
      曾经的坚强与付出为何要用眼泪来祭奠
      
      不,我不能
      
      就这样轻易的丢了自己
      
      既然生活不能让我扮演脆弱
      
      那就选择撑着,撑着,再撑着
      
      给自己的心灵找一片港湾
      
      你看那
      
      花儿依然美丽
      
      空气依然清新
      
      阳光依然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