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话题 >

    只有花瓣上的金珠儿,照着我凌乱变形的零光片羽

    许久没有路过这里——一侧篱笆栅栏,羁勒着枝叶蓊郁的小叶栀子,碎花点点,或隐藏其中,或直露颜面,毫无招摇与扭捏之态。香气也不风行雨散,悠悠荡荡,一缕缕地来,一缕缕地去。
      
      要不是为凡尘俗务所迫,我是时时向往这条小路的。闲暇之时,必得一大早与其相挽,曲折而上,蜿蜒而下。雨水漂洗过后,路面是干净的,花叶是盈透的,空气也都是含雨带露的。花树儿的淡香,灵敏、微弱,无心之人,嗅不到,有心的人,不用嗅,也沁心润脾了。我想,我是那有心人吧!心,早往树密草苍处去了。若在那猗郁中,有繁花袭来,惊艳的又岂止是双目。一颗心,震震颤颤,诸多情愫涌起,小字情怀或许已醒了半分。
      
      我,好久没有这样醒来过了。这一路,为了不在希望上抱回眼泪与尘土,总是将自己捆缚在生活的转盘上,低头前行。一生,遗憾有多重,称不出,大多时候却要为自己预备着余勇可贾。路不遇我,我不择路。过去的尘岁,山还是山,水还是水,我却不在山水间。未来的光阴,草还有春花,木还有秋果,我却再没有可随意着色的春秋。流景在眼域之外,没有树的影子,没有叶的颜色,更没有了花的馥香。长风一卷,遍地枯黄,多姿多彩留不住,可那滞留的思维一旦被花气袭击,复活的思绪,还是习惯与字厮磨。
      
      小别一段,我家的大叶栀子,又开了。它是来寻我的吧?寻我丢失了的半粒小字?
      
      它娉娉婷婷站在阳台上,丝白的花朵托在枝端,也只两三枚,并不争艳,也不孤芳,兀自开着。油绿的叶片儿密密匝匝地簇拥着,贞静、端庄,恰是我喜欢的姿态。这样质朴,幽幽忆起前年买回它的模样,娇小,玲珑,蔫了一季,以为已经死去,没忍心刨除,依旧隔三岔五地浇点水,竟也活起来,越长越精神。
      
      人,是断然不如它的。一旦损筋折骨,伤心失神,没有几人还可以重新抖擞。在舆论里,人们总是喜欢树英雄形象,唱励志歌曲,灌心灵鸡汤,一旦与草木同行,便觉了无情趣。写字的人,以为胜人一筹,其实,也只是一种精神胜利,毫无牛溲马勃之术。许多社会规则,鲜以为知,自己的心智,远不如游荡在社会上的人。很多时候,我们做不成一株草木,不悲不喜,默默生长。我们追寻,争取,想要冲破一种桎梏,逃离一种困厄,结果只是从一个牢笼逃向了另一个牢笼,寂寥和虚无,形影不离。
      
      识得几粒小字,或读或写,竟没有奉为圭皋之警言佳句。字里习得的肯綮,未必让人在处世时变得更高明,趋向所谓的成熟,只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让内心,慢慢走向宽广,或者,如水深流。那么,这半笺小字,是不是栀子花对我的衔华佩实了呢?不及,却愿。
      
      退休了几年的同事,一日偶见,比在职时年轻多了,气质多了。站在路边,听她谈及现在的生活:远游、唱歌、瑜伽、美食、园艺……既小女人,又大旅者,日子活润,心情畅快。闲谈间,她说及养栀子花的事宜,每日用清水洗花蕾和叶片,浇半饱和的水,三天杀一次虫,二至三个月施一次肥,开出的花,又大又白。她是个要强的人,却把一颗心豁达得如此灵逸,盈润,想必是草木的功劳。看着她,忽然有点向往侍弄花草的日子。将来的一天,我也能在花草中找回自己么?
      
      栀子花又开了,我还在旅途,犯着苶,兜着无奈。
      
      晨过,云下压,一阵雨突来。秋风横吹,雨点斜打,栀子花立在风中,花瓣,叶片,摇摇摆摆,越发精采秀发。我也站在风中,远眺雾岚裹挟处,山,不见脊,田,不见畦,只有参差的楼房矗立着,僵硬,冷漠。远离了花草树木的房舍,没了些许灵气。远离了草木花露的人,是否还有一丝情趣?
      
      沐着雨,栀子花活泼,灵动,浑身干净,莹亮。白的白得纯洁,绿的绿得浓郁。它所需,只是一缕阳光,一把清雨,就这样生长着,简单,情深。它看我一眼,召唤,也是安静的,随意的,而我,一刻惊心,却又渐行渐忘,终就没有细细哂纳,切切珍惜。日月经年,在生活的轱辘上,也只是偶尔用文字做道具,让自己活得性情一些。
      
      栀子花又开了,想在花瓣里素描两笔未来的样子。一心一意地注视着它,它还是静默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