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话题 >

    夏天的味道来自修行路上的小感悟

     
      
      “今天什么时候回家呀?”这是我今天下班后忙得差不多了的时候问每天一起下班的同事的话,她回答我说今天晚上有饭局。“哎呀!怎么不早说呀!”我有些小抱怨,因为此时天已经飞起了霏霏小雨。
      夏天的味道来自修行路上的小感悟
      同事的解释说“临时才决定的饭局”的话没有真正进到我的心里去,我的内心还是有些不情愿的抱怨。之所以说不情愿,是因为我心里其实并不想抱怨她,但是,抱怨还是无可收的冒出来了,即使没有显露得那么分明,但我自己已经感受到了抱怨的念想早已升起。
      
      走出门,纠结了几秒要不要打伞,最终还是撑开来。踏着娴熟的步调,我开始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要因为同事没有早告诉我她今晚有饭局而抱怨呢?实际上是我自己的工作也刚刚好在这个时候才结束而已!我干嘛要把因为晚下班而遭遇天下雨这件事让同事来担当?我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其实,在我心里升起对同事的抱怨时我就已经短暂地意识到了这点不对,只是仅止于一闪念而过,过了,仿佛就放过了自己。
      
      我就这样想着、走着,雨点的急促声响仿佛敲醒了我,雨势加大了。会更大吗?千万不要啊!因为我忽然想起自己今早洗的被子还在阳台的栏杆上晾着。我的天!
      
      抱怨无可阻挡地又回来了,还是将矛头指向了天天和我一同下班的同事,她今天不可避免地遭了殃。 
      
      我照样打着伞走着,一步一步,不急不缓,过马路,躲车辆,看红绿灯,表面上看,一切没有任何异常。
      
      我又忍不住问自己:我为什么要这样地怪罪到同事头上呢?要是和她深究下去,她完全可以回答我每天不用等她一起回家的呀。这真的是我的错了。
      
      既然抱怨也找不到真正的对象,也许,我要换个方向想问题了。
      
      我边走着,想象着阳台栏杆上的被子被雨水淋湿的情景,心里抱怨的火舌还在那里一舔一舔的,无法熄灭下去。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被子洗了本身就是湿哒哒的,最终也不是我能够将它晒干的,谁能将它晒干呢?当然是太阳。这样一想,似乎被子淋湿与否都与我没有太大关系,因为我也不急着用,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负责洗、收而已。那,即便被子打湿了也与我没有多少关系。那我一直在这儿抱怨、纠结、着急个什么劲呢?!反正洗了、晾了就交给老天,打湿了,他总得负责给我晒干才行。这样想着,我心里抱怨的火苗终于渐渐地小了,小了,直至最终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一直淡定地撑着伞,步履均匀地往家走,途中还买了水果和小菜,刚踏进水果摊的时候,雨声啪啪大作,我急忙躲进水果摊遮雨棚的同时,不禁又想起了阳台栏杆上晾着的被子,但我立刻就告诉自己:管它呢,想也没用,赶回去收也是来不及了,反正有人帮着晒干,随它去吧。
      
      雨一直时大时小,当我踏进小区,能够望见自家阳台的时候,我却突然发现自己早上晾的被子不翼而飞了,栏杆上没有,楼下地上更是没有,去哪儿了呢?难道是掉下来被别人捡去了?但是谁会捡我的破被子呢?那么是被风吹在了阳台上,被雨水淋得湿哒哒的脏乱不堪了?想着,想着,我一转身就进入楼道间,我轻轻地举起右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轻拍的虽然是脸,渴望的却是拍在心上。 
      
      还是回家看究竟吧。
      
      到家门口了,掏钥匙、开门,锁门,换鞋,放下包和菜,最后有些心奇地打开了阳台的门,眼光搜索被子的踪影,果不其然,一条被子软趴趴、又有些蓬松地窝在了阳台的地上,还盖住了两盆植物,我赶忙拾起来一摸,哈哈!干爽无比,赶紧地收进屋子,仔细地检查一番,当真一点也没有湿着。
      
      人生啊!如此这般,何苦来哉?!
      
      这周特地换了班,打算周日休息去做义工的,但是因为路程太远,时间和交通又成了问题,所以遗憾最终没能去成。午饭后滂沱大雨下个不停,去不了中山做义工倒仿佛也是老天的眷顾了,不然,我还真难以想象深夜怎样回到这个有些偏僻的地方。
      
      昨天的工作因为材料短缺了还有一点未完成,索性今天完成了它。午饭时间后,一身休闲装扮出了门。背上背包,只为了一会儿购物方便一些。
      
      从超市里出来,风有些大,背一包,左右手也分别拎着为公司买的物品。透过墨镜仰望天空,发现太阳在一个地方,而风在追着一大片乌云不停跑,我,则步履与乌云齐。
      
      以前的我特喜爱春光明媚的日子,微风轻抚着,心也会随着柳枝欢唱;最近的我也爱上了天空风起云涌的样子,总感觉那气势之恢宏,有如大江东去般磅礴,有爽到心底的快感。
      
      小雨丝丝地来了,轻布在我的镜片上三两滴, 我有些欣喜地露出笑容迎合,惟愿一时不要下大了,让我多不出手来撑伞,也弄湿了我这休闲鞋。
      
      心想事成,一到公司,才刚进得门来,便听见雨声哗哗作响,真是谢天谢地了!
      
      两小时后完工回到家,雨已经分明小些了,习惯性地合闸,打开灯的开关,接着开启小风扇,怎么今天的风扇不转了呢?出门前明明还好好的,我有些纳闷,突然回过神来,原来灯也未亮哦!最后才惊奇地发现一个事实:停电了!也许今天大雨,线路被雷击了吧?好在这些天经常下雨,天气特别的凉爽,没电也无碍的。那就原始一回,早点做饭吃了看看书睡觉吧。
      
      用筷子串着煮熟的玉米坐在阳台的小板凳上啃着,看着茉莉迎风婀娜多姿摇曳,最近长势不是一般的好啊!东偏北的阳台,茉莉每天接受着阳光雨露的滋养,美得它一阵喜长,由当初三盆植物中最丑的一盆长成了如今最富生命力、最娇美的一盆,长出的嫩枝让人有些莫名的感动。
      
      雨停了一会儿又下了,密密的,听得见触地时发出的踢踏声。但这声音一点也不打扰这份安闲的宁静。
      
      看着从公司里领回来的那两株有些泛黄的植物,难道真的如同事说的那般是缺乏养料吗?那人体肥会不会真如老人们说的那样是最好的养料?看来有待证实。 
      
      天还没有黑,小区在尝试着发电了,回屋再一次合上闸,开一下灯的开关,灯还是未亮,还是合上吧,再坐会儿,不来电就真的睡去了。
      
      今天是二零一三年的七月九号了,天淡蓝得有些可爱。云朵层层叠叠,像起伏绵延的山峦,深浅色的相互辉映,又像山峦的明暗光影,依稀而分明。上班的路上,太阳伞遮挡着耀眼的阳光,愉悦凉风轻抚脸颊,吹动着碎发,使我有些愣神:为了遮挡紫外线的照晒,太阳伞已经撑得很低了,惬意凉风又是如何迎面而来的呢?好奇的同时,又怀着无限的感恩!
      
      不过,太阳伞再怎么遮,也是挡不完全阳光的,腿被暖暖地照着有些温热,让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在乡下家里火炉边烤火的情景来,顿时感觉自己的脸上也有了些许动容。记忆犹新的冬天里,一到下雨天,父亲闲着没什么事做就会上山去打一些坏死掉的树木桩子回来添加在火炉里,让整个家里充满着温暖。父爱如山,父亲两个字,仿佛就是承担。
      
      今天的红绿灯交叉得正是时候,让我未作半分钟的等待,我挺享受这种无阻的感觉。一是行进中的不必停留,二是这种美妙感觉的不被惊扰。 
      
      跨过公路,转过小桥,小河水迎着微风,一圈一圈波光粼动。早晨的时候水温低,水下应该有鱼儿在畅游吧?夏天因为下班太阳晒,早上赶,所以好久都没有停留在这儿仔细观察过了。
      
      翠柳迎风摇摆,像调皮的孩子在学着大人晨练一般地舒展着筋骨,让我羡慕、欣慰和满足。
      
      啊!眼前的这一朵白云真白啊!像坐着飞机穿越在云层里看见的一般,白得有些炫目,让人不敢多看。但就这一瞥,却让我惊奇地发现:他的形状像极了一只可爱的大怪兽。一只庞大而笑着的怪兽,因此我也跟着笑了。
      
      今年路边的这棵小芒果树是初次孕育,又长在我和太阳必经的路上,所以,可以说我见证了小芒果们因为无法承受阳光过分浓烈的爱而窒息夭折的整个过程。不过,我仍无数次看见了来年硕果累累的大芒果树。
      
      今年的夏天真好,只要一放晴,天空就特别的蓝,虽然和七八十年代我们乡下的那片纯净天空比还是有很大差距,但是我已很知足了。
      
      今年的夏天真好,真实,率真。晴就卯足了劲烈日当空;而雨时,要么暴雨倾盆,酣畅淋漓,要么就淫雨霏霏,诗情画意;偶尔还会来一阵可喜的太阳雨。我总忍不住有这样的感受冒出来:今年的天公像极了一位俊美率真的仙子,一个会哭会笑会闹的美人儿,因此,今年的天空才如此绚丽、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