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题 >

    刘长治和关勇是老乡也是在黑龙江边长大的 有一身的好水性

     。
      
      刘长治是中俄混血,一头褐黄色的卷发,大大的眼睛,眼球是蓝色的,他的身上基本上都是母亲的血统,和苏联人站在一起,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是中国人。他老婆是汉族人,生了四个孩子,有两对都是卷毛,虽然也是黑眼珠,那种黑与中国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刘长治的母亲虽然是老毛子,一句中国话都不会,只能听得懂简单的中国话,就像中国的大家闺秀一样,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就是东西两院也不交流,彼此都听不懂还怎么交流?刘青山说一口流利的俄语,刘青山让儿子刘长治学俄语,刘长治一梗脖子,说道:“叽里咕噜的,像吐水泡一样,我才懒得学。”刘长治和自己的母亲一样,都会各自的国语,交流只能靠肢体语言,好在朝夕相处,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心领神会。
      
      按照东北人的说法,刘长治也是个犟种,十七岁的刘长治闯了祸,刘青山回来,不问青红皂白就给刘长治一顿胖揍,刘长治就玩了一个离家出走,一下子就来到了苍山林场,在这里生根、开花、结果。
      
      三丫的老家是山东人,闯关东的时候来到了黑龙江,就在小兴安岭安家落户,后来来到了大兴安岭,那是一次大规模的林业工人大迁移。三丫比刘长治小一岁,很平常很平常的一个女孩子,掉到人堆里都很难发现她,不知道为什么,三丫就入了刘长治的法眼,真可谓一棵梧桐树上落了一只老家贼。刘长治常常自嘲地说:丑妻近地家中宝。
      
      在苍山林场,二毛子就是刘长治的代名词。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一个人多几个外号没啥子关系,这是刘长治铁哥们老张的口头禅。此刻的老张,就站在铁路边吊桥的桥墩上,组织所有在场的人高声呐喊,给关勇助威打气。
      
      二毛子与老毛子不同,虽然相貌酷似,却没有老毛子那般人高马大。刘青山是渔民,一辈子追逐渔火,风里来雨里去,刘长治七岁就在小舢板上见习,十年间,不仅学会了父亲的全部手艺,也在黑龙江里,把自己锻造成浪里白条。刘长治工作在多种经营,主抓就是养鱼,大领导也采纳了刘长治的建议,购买了几十个网箱,鱼苗就撒在网箱里。虽然这是一笔不菲的支出,现在看起来,多种经营是因祸得福,就是有损失,也不会是全部。
      
      刘长治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在这样大水滔天的危险时刻,也没忘记单位几万块钱的财产,早晨起来,垫吧一口,就去了渔场。渔场已成了一片汪洋,刘长治和助手两个人,在网箱的下游,拦了几道棕绳,刚进屋不一会。三丫端出热乎乎的饭菜,为刘长治倒上了一杯白酒,刘长治刚端起酒杯,徐书记和李响就来到了刘长治的家里。
      
      李响接到黎明的报告,骑上摩托车就来到了机关,场长书记都在,李响说明情况,孟场长就在林场坐镇,徐书记就带领一位副手,和李响一起来到了刘长治的家。
      
      “二毛子,别喝马尿了,赶紧救人吧。”
      
      一听说救人二字,刘长治蹭地一声站起来,他心里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前去救人,一定离不开水。“谁掉河里了?”
      
      “关大胆的儿子关勇。”
      
      “在什么位置?”
      
      “吊桥那里。”
      
      刘长治闭上眼睛,仔细回忆一下吊桥上下的情景,然后说道:“这个家伙还算头脑清醒,一定是吊在河中间那几棵红毛柳上了吧。”
      
      刘长治虽然没有来到现场,就像是亲眼目睹了当时的情况一样,将情况说得丝毫不差。没有人仔细分析刘长治的话有多少道理,徐书记赶紧催促道:“你就说怎么救人吧。”
      
      “去车队找车找人,大坝下面的泡子里就有一条船。”
      
      徐书记和李响急匆匆走了,刘长治也不敢怠慢,换上一双胶鞋,将身上的夹克衫拉紧,随手拿过两瓶白酒就跑了出去。三丫追了出来,塞给刘长治两个馒头,刘长治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饭。就抓过馒头和咸菜,一边跑一边往嘴里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