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题 >

    也没言语趁人不注意将它丢在一边 他这才逃得性命

     常言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李家庄的民团武装没有什么战斗力,手里的家伙事硬实,尤其是那一门六零炮,令人垂涎三尺。点击这门炮的,不是别人,就是土匪于三绺。
      
      于三绺纠集了几股土匪,想血洗翟家庄,没想到翟家庄要比于三绺想象的还要强悍,于三绺死伤了三十几位弟兄,也没有攻下翟家庄,要不是翟家庄的人自己放弃,于三绺说不定还要死伤多少弟兄,才能踏平翟家庄。于三绺花重金买通了翟家庄一名炮手,这才向于三绺提供了翟彪回来的消息,于三绺并没有将翟彪等三人放在眼里,三个小毛孩子能掀什么大浪,二十几个兄弟绑票还不是手到擒来,没想到,翟彪三人都是会家子,不但逃脱,还挂了几个兄弟。于三绺这才一怒,攻打翟家庄。
      
      于三绺不想要人命,就想要钱要粮要武器,面对翟家庄燃起的熊熊大火,于三绺气得冒眼珠子。于三绺知道翟家庄的人是借住地道逃得性命,但是,地道入口在哪里,出口又在哪里,于三绺一无所知。三天后,于三绺找到了出口,翟家庄的人也没了踪迹,后来又听说一伙人和鬼子伪军遭遇,三十几位鬼子伪军无一幸免,都见了阎王。于三绺断定,这伙人一定就是张勇一伙的翟家庄兄弟。二十几位伪军,于三绺还不惧怕,一个班的鬼子,于三绺还是要掂量掂量,就凭他的手下,就凭他们手里的武器,于三绺这伙人虽然人数众多,也未必这样干净利落。罢了,随他去吧。于三绺淤积在胸膛的闷气释放出来,都是打鬼子,我也就不为难你们了。于三绺不想为难翟家庄的人马,翟家庄的人马绝对不能放过于三绺,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翟家庄一役,于三绺不是没有收获,有三位好手和几十位弟兄入伙。
      
      程黑子,河北沧州人,一身横练功夫,说不上刀枪不入,七八个人也难以近身,程家班靠走江湖卖艺为生,在沧州街头卖艺,陈三带人强收保护费,程黑子上前理论,言语不和,动用了武力。程黑子血气方刚,陈三是绣花枕头,程黑子一拳打在陈三的太阳穴上,这家伙腿一蹬、眼一翻,呜呼哀哉。常言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程黑子就带领二弟逃了出去,家里的人为他顶了罪,冤死狱中。
      
      独眼龙贺常勇,北大营的老兵油子,副排长,和清水山二当家黑塔是磕头弟兄。黑塔因为醉酒逃得一劫,不幸的是贺常勇挨了一枪,流弹蹦起的石子打瞎了他的左眼,好心的收尸人发现他还有一口气,。
      
      何铁炮,大号何顺,生活在靠山村,也就是现在的三姓庄。两年以前,鬼子进了靠山村,有三个鬼子闯进何顺的家,和顺的小儿子被活活摔死,何顺的媳妇被三个鬼子轮奸后杀死,碰巧被回家的何顺撞见,何顺红了眼,怒杀了一个鬼子,用炸弹送两个鬼子回了东洋老家,多亏了何顺平时练就的飞毛腿,才逃得性命,他也是靠山村唯一的一位幸存者。
      
      这几个人都是响当当的汉子,对抗击倭寇的岳飞都很崇拜,知道于三绺也打鬼子,就入了伙。
      
      李家庄的三儿子李飞做了翻译官,李家庄成立了护院民团,小鬼子还给了枪支弹药,尤其是一门迫击炮,让于三绺红了眼,派细作前去打探消息,李家庄戒备森严,外姓人根本进不去,庄里的情况也就无从知晓,惦记也是白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