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题 >

    大妈院里的花花草草也踪迹皆无留在心底的只剩下回忆

     又到了蝉鸣蛙唱的盛夏,晚饭后出去玩。公园里可真热闹,阿姨们跳广场舞,叔叔们下棋、打牌、小孩子溜旱冰、玩滑板。的确,城市生活丰富多彩,城市的夏夜灯火阑珊,抬头仰望,甚至看不见星星和月亮。在这喧闹的夏日,突然很怀念小时候的乡村夜晚,怀念那个给我们讲故事的隔壁大妈。
      
      大妈住我家东院,一个篱笆相隔,并不是我的亲大妈,只是村里这样称呼。大妈比我母亲大十几岁,身材匀称,齐耳短发,干活利索,脸上稀拉拉的落下几个浅浅的麻子坑,因为长得白净,并不显眼。她待人和蔼可亲,说话好听,特别热情,很讨小孩子喜欢。大妈的手很巧,做个鞋样啊,绣个花啊,经常看见妈妈向她请教,她总是热情地帮忙。
      
      记得大妈最喜欢种花了。院里除了常见的草花,姜刺腊、凤仙花、草茉莉之类的,窗前有长开不败的月季,缀满枝头的金灿灿的榆叶梅,淡紫色的木槿,红艳艳的白薯花,小院南端的长凳上还摆满了花盆,倒挂金钟、牡丹、令箭、绣球、海棠……虽说不上名贵,但和大多数农家比起来品种丰富多了。为此,我曾嗔怪妈妈养的花少,后来想想,妈妈利用院里的每一寸土地,尽可能地多种些蔬菜丰富我们的餐桌,而且她真的没精力侍候花花草草。不过还好,因为离得近,大妈家的小花园就如同我家的后花园,我经常跑过去欣赏一番。大妈养花可精心了,每天傍晚拿着铁嘴的喷壶浇花,给花松土、施肥,剪枝,有时候还拿着湿抹布一个叶子一个叶子的擦拭。看着她的样子,我懂得了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认真,一个人一丝不苟的做事情总会得到回报的。
      
      夏天,人们都在院子里吃晚饭,隔着篱笆,就能听见大爷收音机里的评书,也能猜到他们吃的什么。两家偶尔改善,就在院里喊一嗓子,隔着篱笆送一碗过来。有时是几个煮熟的嫩玉米,有时是刚出锅的红薯,或者是溢满花椒香味的河螺。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妈包的青蛙腿饺子,馅大皮薄,咬起来,满嘴流油,味道好极了,回味无穷。大妈家的两个哥哥比我们大好多,他们在夏天抓青蛙,冬天逮麻雀,打打牙祭。我虽然知道青蛙是益虫,可当肉饺子端上桌,还是毫不犹豫地拿起了筷子。
      
      大妈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妇,但是她说话好听,懂得赞美别人。我每次去她家串门,她总是找个板凳让我坐下,还笑眯眯地询问我的学习怎么样,鼓励我努力学习,将来有个好前程,朴素的话语,听起来却格外亲切。最难忘的就是夏天的夜晚听大妈讲故事,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晚霞褪去了斑斓的彩衣,暮蔼从天边飘然而起。吃饭、洗澡,忙不迭地跑去大妈家,等着大妈收拾完给我们讲故事。月亮像一只小船在白莲花的云彩里穿行,星星调皮地眨着眼睛,远处青蛙呱呱地唱歌,旮旯里蟋蟀在弹琴,晚风带来缕缕清凉,我先领着弟弟妹妹数星星;“一颗,两颗……”我们能够认出哪颗是北极星,还知道连起来像一把勺子的是北斗星。终于轮到大妈讲故事了,我们趴在凉席上,歪着小脑袋,出神地听着,故事从大妈嘴里娓娓道来,生动有趣。“从前呢,有个放牛的孩子,人们叫他牛郎……”黑暗中,大爷嘴里的烟袋忽明忽暗地闪着亮光,妹妹听着故事,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我仰望深邃的夜空,寻找玉带般的银河,恨透了王母娘娘。有时,晚上出来去厕所,还要抬头看看,牛郎担着两个孩子是不是已经和织女一家团聚了。一个又一个民间故事或神话传说,在我的头脑里旋转,我无数次在心里给它们编了续集。大妈的故事或许不精彩,可却给了我无尽的遐想,让我的童年时光涂上了一层亮丽的色彩。
      
      如今,我家的老房子早已翻盖多年了,高高的院墙取代了低矮的篱笆墙。隔壁依旧是大妈家的那所老房子,物是人非,大妈他们老两口早已先后故去了。如今,回娘家再也听不见隔壁大爷高声播放单田芳评书的声音了,夏天的晚上再也不见大妈娓娓道来讲故事的情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