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题 >

     一场血拼的战役终于打响 从顶楼逛到底楼累得俺俩都快没人样了

     
      
      那天,俺起了个大早,九点钟刚刚好,自己还寻思,这真是奇迹。
      
      原来所谓的逛街血拼还能激励人早起,俺才知道。
      
      约上小妹,甩开小拖油瓶,向着万博泓出发。
      
      先到站牌等公交,左等右等,俺俩都快冻成冰棍了,硬是连公交的半个影子也没瞧见,真是悲催。
      
      人在街头冻,不得不打的。
      
      的哥们似乎与俺们心有灵犀,一会儿在俺们面前停了好几辆,个个探出头来热情相邀。
      
      俺怕被劫色,于是选了一位比较帅的的哥上了贼车。
      
      真佩服的哥的开车技术,左钻右窜,没用多会儿就把俺俩送往目的地。
      
      一下车,走进万博泓大厅,看见那么多五颜六色不同款式的衣服,很让人眼花缭乱,一个字,晕。
      
      更晕的是那些花枝招展美眉们的接客声,姐呀,妹呀,直叫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头皮发麻。
      
      逛到二楼,我相中了一件小衫,试穿之后,自感效果良好。
      
      这时,美眉不失时机地阿谀奉承俺,姐呀,你看你身材真好。
      
      好吗?两个孩子的妈了,快三十五岁的人了,身材能好到哪里去?
      
      啊?她做一脸惊讶状,姐可不像三十五的,倒像二十五的。
      
      切,你以为姐真信你!你还不是为了卖件衣服给俺,拍姐马屁吗?
      
      不过,这马屁拍的刚刚好,姐很高兴,甘愿掏包。
      
      就在这当口,问题出现。价格出现分歧,她卖260,我出160,她死不卖,而且脸拉下来比驴脸还长。
      
      我说,美眉呀,你这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
      
      生意不成仁义在嘛。刚才还热情好客,一下子又拒人千里之外,这让人如何承受得了吗?走人!
      
      看俺们真要走,她忙追上来喊道,你真想要,最低价180.
      
      参谋小妹拉着俺飞跑,不让买,说道,一件小衫180,太贵了,爱卖谁卖给谁。
      
      俺想要嘛!都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为了那件心仪的小衫,俺硬是吃了一回。
      
      喜得小衫之后,才发觉,脚累,腿累,心更累。
      
      和小妹一番商议,决定先去八楼吃饭,歇歇脚。
      
      她要份麻辣烫,我要份盒饭,外加两瓶矿泉水。
      
      水足饭饱之后,觉着两条腿不再罢工了,又可以为俺们工作了,走,继续逛。
      
      从顶楼逛到底楼,累得俺俩都快没人样了。
      
      才发现,这逛街还真是力气活,简直就是玩命。
      
      真不敢相信,俺还有这么好的耐力和毅力,算起来好像走了两万五千里长征。
      
      不过,累归累,辛苦没有白费,满载而归,大包小包的战利品,取得了革命的胜利。
      
      回吧?嗯呢!
      
      走出万博泓,感觉累得要虚脱,真想一头栽倒躺在地上不走了。
      
      这次血拼,虽让俺的钱包大大缩水,倒还蛮开心。
      
      为了节省,回去说什么也得挤公交。
      
      在市里,公交车多,人也多,一上车,不仅没座位,人还多的挤死人,真要命。
      
      可能女人在逛街这方面都有天赋,不怕苦不怕累,俺是女人,俺也不例外。
      
      站车上,俺也不忘瞟两眼包包,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一高兴,一激动,跳了起来。这一跳不要紧,马上后悔,发现没地方落脚了。
      
      天呐,神来救救俺,总不能一直这样悬着吧?

    入冬以来,一直期待一场雪的降临。
      
      可天公总是不尽人意,就是迟迟的不肯下雪。
      
      喜欢雪,喜欢看那雪花静静地飘落,
      
      慢慢地覆盖所有。
      
      喜欢聆听雪花飘落的声音,无声无息,
      
      悄悄地把这个世界装点。
      
      喜欢独自一人在雪地里漫步,
      
      咯吱咯吱地留下一串串弯弯曲曲的脚印。
      
      喜欢雪,总之有太多的喜欢。
      
      期待一场雪,然而每次都是希望变失望。
      
      太阳依旧没心没肺的升起,
      
      一点雪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这哪还有冬天的模样?
      
      没有雪的冬天还算是冬天吗?
      
      问冬,那一场雪花何时开?
      
      你哪怕零星飘落一点点,敷衍一下我也好。
      
      要知道,这可是北方啊,
      
      北方的冬天不应该这样子的。
      
      雪,如今真成了奢侈品。
      
      以前司空见惯的雪景已成了稀罕物。
      
      今年的冬天,我还能与雪花做亲密接触吗?
      
      2014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我却才写第一篇日志,究其原因不是忙而是懒。是我自己都能感觉到的一种越来越深入骨髓的惰性。
      
      一般早晨九点之前甭想看到立起来的我,多数时候还在床上横着,难舍我那热恋的被窝,每早起床都像再做垂死挣扎。
      
      半死不活的起来,洗脸,吃饭,听会音乐,上会网,不知不觉一天就过去了。
      
      生活仍按原来的轨迹前进着,没有丝毫改变。
      
      唯一改变的是孩子们在不断的成长。儿子即将年终考试,学习还算用功,只要他努力了,我不在乎他的分数高低。宝宝也很令人欣慰,每天故事多多,只是任性得很,而且美中不足的是语言进步太慢,只能说些简单的称呼。每天看着她在眼前屁颠屁颠的,心里还是蛮幸福的。
      
      快过年了,我想应该到了血拼的时候了。打开衣橱才发现,上衣也就那么七八件,裤子也就那么八九十二条,我开始觉得我又不爱自己了。今年,我对自己说,一定对自己好点。
      
      他还是忙,瞎忙,挣得并不多。抽空还是喜欢带我们娘几个瞎逛,只是天冷,我不喜欢运动,更喜欢呆在家里,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有说有笑,那一刻,最温暖。
      
      冬天似乎总是这样,些许的寒冷夹杂着刺骨的寒风,让满树的落叶离开了大树,正如我们被生活所迫离开了家乡,来到这里。四个人的小天地里,虽拥挤却也甜蜜。
      
      快过年了,想家了,该回家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