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体育 >

    寒冷的夜归似乎是在嘲笑我基督教的仇恨

    夜归
      
      寒冷的冬夜,一个人独自前行,穿越城市辉煌的灯光。路正长,心寂廖。深邃无边的星空,冷光迷离,偶有一朵流星刚劲有声落于远处。希望每一个深夜回家的夜晚都有流星出现,刹那间的光芒足已涂亮我寂寞的眼,砰然心动。有时候我想是否就在今夜此时此刻一个伟大的生命悄然离开尘世,肉体的消亡并不算什么,一股浩然正气充盈在宇宙间,如果我能呼吸到,希望从此摆脱平庸,琐碎,张扬生命的华美与绚烂。旧日的华年消散的无影踪,从雨季走出来依然是灰色的天,而我只不过是变得坚强了一些。我渺小的生命依然缺少色彩,日复一日,无奈于原有的轨迹上孤独的奔驰,回忆时常骚扰着我,仿佛嘲笑我并无改观。人生无法颠倒程序,如果能够,应该先从老年来过,清淡入世,及青春锦瑟华年猛然而止华美凋落,了无遗憾。这样连时间都措手不及,会生气的。时间本想慢慢的折磨你,消减你的青春,时间的帮凶命运冷眼看你挣扎就是无动于衷。可是你反其道而行之,嘲笑了时间和命运这狗娘养的东西。
      寒冷的夜归似乎是在嘲笑我基督教的仇恨
      人一思考,上帝就会笑。身心疲惫,真想溜入宗教的怀抱,温暖一下,做一个乖孩子。可是我又怀疑这一切,等等再说吧。
      
      有一年夏天,参加基督教徒的葬礼,真是别开生面,神圣庄重。唱诗班用优美的嗓音唱着,主啊,回故乡,回到你的怀抱。当时差一点掉下泪,想我那一天虔诚的归属基督。后来想法又变,我才三十来岁,正是发愤图强,报会稽之仇之时,龙泉夜吼,况家藏典籍千卷,在吾生终结之日总得读完方不负此生。昔日于洛水之岸拾得玉箫一只,吹之,妩媚缠绵,魂软魄酸。消一生英气,无冲天斗志。时至今日,我中夜自悔,发狠心跳脱温柔乡,长卧冰天炼奇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