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体育 >

    父亲的生活清苦临终前也要把故事讲完 母亲告诉我们读书人真的不

     
      人说三而立。母亲却说我父亲三十岁的时候,只是一心摆弄一把破二胡的角色,这在庄稼人的眼里是不务正业的,于是有人断言父亲这辈子是混不出个名堂来了。
      
      到我记事时,父亲已是公社食堂里一名出色的厨师了。那年月,能拿工资的人不多,何况是三十六元。但我们家并未真正富起来,这和父亲那个挎包里常取出来的白糖、肥皂、牙膏等一些生活用品有关系。这些转眼便让父亲分送到村里几户较为困难的人家去了,也没有见他拿回半个子儿。怪不得母亲逢人要说:家里出了个吃里扒外的,这日子怎么过呀?说是这么说,但也没见母亲动过真格的,倒是不经事的我曾不止一次的抗议过“他们捎东西,凭什么我们家出钱?”父亲只一句:“亲帮亲,邻帮邻,乡亲们穷着呢!”
      
      父亲自己没有正式进过学堂的门,却把能够读书看作是件头等大事。那年月是靠挣工分过日子的,一般孩子到了十多岁,大人便迫不及待地让孩子替队里放牛,也好挣几个盐钱,女孩子更是如此。我到了这个岁数时,母亲自然也有这个打算,父亲却坚决反对。并说:“读书和不读书的人就是不一样!”,母亲拗不过只好依了他。父亲的烟就是在那一年戒掉的……。
      
      生活是清苦的,又是快乐的。当年公社离我们家足有十来里路,父亲便靠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日日往返与家与公社之间。记忆中,父亲一回来,这个家便热闹起来。父亲有极好的口才,也有一肚子讲不完的民间故事。慢慢的长夜,多半是在父亲时而让我们掩面而泣,时而又让我们开怀大笑的故事中度过的。这常惹得一旁做针线活的母亲,骂我们是一群疯子。
      
      这样的好时光却在我十四岁那年戛然而止,父亲不幸患病离开了我们,我至今记得父亲临终时,对围坐在他身边的我们说:“孩子们,我的最后一个故事也要讲完了。”随即,那深陷的眼窝一点点潮湿起来。
      
      父亲下葬的那天,天空飘着霏霏细雨,在送葬的队伍里我意外的看见村里的老老少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