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体育 >

    周遭的一切都让我感到冰冷 人间无情最是春!

     人间无情最是春
      
      昨夜,我又梦到了我的琪琪。她躺在那里,而我一下子就把她给唤醒了。睁着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她对我说:
      
      “妈妈,我没有死,我只是睡着了。我真的好累呀。”啊!我的琪琪没有死!她还活着,她还活着!她在叫我妈妈呢!这么一嚷嚷,我就醒了。然后,就坐拥了满屋子的黑暗和伤痛。不觉,就听到了窗外细碎的雨声;不觉,就有两行咸咸的东西滑落到了嘴里......
      
      84天了,这是我第五次梦到我的琪琪了。红尘无路,我只有梦里寻。每天,只要一睁开眼睛,我的眼前都会浮现她的脸庞。每天,不用刻意,我都知道她离开我有多少天了。然后,一种剔骨钻心的痛就会油然而生,滋蔓全身。84天了,从春到夏,日子一页一页的飘零,不觉,春已老,夏已浓,而我的琪琪也越走越远了。(5月28日,女儿离开84天记)
      
      这些日子,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每天踉踉跄跄的,就如同一只病猫,要么一言不发,要么痛苦抓狂。起初,每天要是不哭上两三场,那就不算一天。而夜里,却是常常的惊悸、梦魇。面对着络绎不绝前来探望我们的亲戚朋友和同学,我总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不能自已。独自在家的时候,更是捧着孩子的照片,哭得天昏地暗。后来,慢慢走出家门了,在办公室里,甚至在大街上也会情绪失控,说哭就哭。以至于后来,有几个同事见了我都说,怕我伤心,他们都不敢和我说话了。唉,不说就不说吧,反正我也不想说。渐渐的,我就感觉眼泪少了一些,剩下的就只有沉默。有时候,即便是守着父母,我也无话可说。因为只要我一提起我的琪琪,他们都会说,她走了就走了吧,以后你就别再提她了,要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才对。父母的话让我无法接受。我的女儿又不是一片树叶,怎么能说走就走呢?于是,守着他们的时候,我也只有一言不发了。
      
      孩子的小床很快被拆掉了,家里属于她的东西也差不多都被老公收拾了。我哭着求他别那么急,可他仍是执拗,他说这都是我父母的意思。拾掇的时候,他也是泪流满面。他说,作为父亲,他要挣钱养家,平日没有我付出的多,也没有我伟大。可是在给孩子看病的问题上,他从来就没有含糊过,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在,砸锅卖铁卖房子,他都愿意。每次给孩子看病,都是他抱来抱去的,从几个月大,一直给抱到了十八岁,他都快抱不动了。他感觉也对得起孩子了。他说,作为母亲,我的付出更是长年累月,琐碎而辛苦,因此更不应该有啥后悔的,尽人事,听天命。孩子走了,她也算是解脱了,在他心里他更愿意相信孩子这是重生了。后来他又说,他和哥哥已经商量过了,回头先买些树苗把老家琪琪坟头旁边的那个土坎儿给占着,等我们老了也回去。那样,我们就可以和琪琪永远在一起了。
      
      琪琪走的第8天,社区里负责残疾人服务的同志打电话来说,区民政局的同志要到家里来看一看,再核实一下。天哪,他们还看什么呀?我的琪琪已经没有了!守着几个来看望我的同学我就在那里放声大哭。自打去年9月份我突然病倒后,我才突然意识到我得给我的琪琪争取一下属于她的个人权益了。人生无常,我怕哪一天我无能为力了,我的琪琪可怎么办呢?于是,我开始跑社区,跑残联,跑派出所,跑医学鉴定医院,来来回回地给人说了无数次的谢谢,终于为琪琪拿到了属于她的身份证,残疾人鉴定表,残疾证和重度残疾人的救助资格。可是,我还是迟了,我的琪琪什么都不需要了!这,都是我这个当妈的没有做到位呀。
      
      让我感觉最为强烈的一次痛震是在琪琪走后的第33天。因为那些日子老是下雨,我好担心琪琪坟头上的新土会下沉厉害,于是就想着要在孩子五七前回一趟山东,去给她培培土,烧些纸钱。可是我一说父亲就在电话那边大发雷霆道:“你知道什么呀?你懂规矩吗?哪有老的去给小的烧纸钱的呀?她有多大功德?你养了她十八年,她是叫过你一声妈?还是给你端过一口水?你还要去给她烧纸钱,你还让不让她托生啊?你天天口口声声都是你的琪琪你的琪琪,我和你妈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你又为我们想过多少呢?你能让我们为你少操点心吗?!”老父亲的话让我无法接受,我啪的给他把电话一摔就痛哭起来。天哪,我的琪琪怎么就这么的福浅命薄呢?难道死了还要去做个穷鬼吗?我的父亲怎么能说出这么无情的话呢?随后,母亲就打电话过来给我道歉,说父亲没有文化言语重了让我千万别生气,他也是心疼我的缘故。我一声不吭的就是在那里哭。不想让父母再额外担心,于是在孩子五七那天的一早,也只好由山东老家的哥嫂代为辛劳,然后我们又买上邮票在这里找个十字路口进行了一番祭奠,把她正在穿的衣服都寄给了她。邮票都是我贴好的,我相信我的琪琪一定能够收到。
      
      少了一个人的家,到处都显得空荡荡的。而我,也是越发的不想说话了。可是母亲却偏偏接二连三的打电话过来,说又做了啥好吃的,叫我回家去吃。我不吃!这世上再好吃的东西,我可怜的琪琪也吃不到了,我这个做母亲的吃着还能有啥意思呢?我不吃。我的痛苦,他们谁也理解不了!见我总是这样情绪低落,一触就哭。一到礼拜天,老公就拉着我到郊外去散心,水库边,山洼里,哪里都去。有一次,趁他一甩开鱼竿,我就独自向蚂蚁山走去。我要爬上个大山头,我要对着万里长空蓝天白云好好的大哭一场。穿过了一片片黄灿灿的油菜花,又穿过了一块块绿油油的麦田,我呼喊着我的琪琪,走一路哭一路,翻山越岭,还摔了两个大跟头。桃花开了,野梨花也开了,豌豆花也开了,到处都春光灿烂的,可我却是那么讨厌她们的妖艳啊。庭前芍药妖无格,人间无情最是春!在心底里,我从来也没有想过我的琪琪会走的这么突然,在我思想松懈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这个春天怎么能这么轻松就夺走她的生命呢?这,还是我曾经喜欢过的春天吗?她的万木复苏、繁花似锦、莺歌燕舞,以及和风细雨的背后,原来都包藏着一颗如此狠毒的心!在去冬琪琪住院期间我无比苦闷的日子里,我也曾经一次次地给自己打气说:“冬天来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这,是诗人为我描绘的心底蓝图呀,我曾经是那么的笃信不已。可是为什么?当我迈过了苦寒,却会在春天里失去我的琪琪呢?!我想不明白,我也接受不了,我唯有痛哭。我的琪琪呀,妈妈真的好想你,妈妈希望你能忘却今世所有的伤痛和烦恼,早升极乐世界吧。你知道吗?妈妈一直相信生命是有轮回的。也相信,这一辈子吃了这么多苦,来生你一定会是无比的幸福。
      
      有一次和母亲闲聊时,我很尖锐地问她:“如果是我小时候得了琪琪那样的病,你会怎么待我?”母亲沉吟片刻说:“我肯定没有你做的好。真的,你不要怪妈心狠,因为现实在那儿摆着。我还有其他的孩子需要养活,我一天不劳动,你的哥哥就没有饭吃,我不能把所有的精力都贡献给一个毫无希望的病孩子,那样对其他的孩子也不公平。在这方面,你很有耐心,妈真的很佩服你。因为十八年不是一个短日子,那种身心的磨砺一般人都做不到。如今,琪琪走了,她不再痛苦了,你也可以解脱了。小小还那么小,你们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就请你把对琪琪的爱都给小小吧,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你天天这么伤心,又怎么能让琪琪安生呢?”最后,母亲又说:“你去想一想那些因为车祸而瞬间被夺去了孩子的母亲吧,难道人家就都不活了吗?远的不说,就你所知道的,你三嫂的外甥女车祸,你弟媳的外甥溺水,两个活蹦乱跳的好孩子一下子就没有了,难道人家妈妈不比你还痛苦吗?这些年,你真的尽力了,老天爷都看着的,你真的应该为自己活一活了。”
      
      母亲的话让我无言以对。不独母亲,
      
      我的琪琪走了,就这么匆匆走完了她短暂而痛苦的一生。虽然,许多人给了我很高的评价,都说我是个好母亲。可是在我心里却一直有一个坎儿,亦填满了遗憾。因为我没有做到传说中的“不离不弃'。我怎么能神差鬼使地同意把我的琪琪给留在山东呢?难道山东的太阳还比河南的好吗?我为什么要去歇一歇?我还没有病到爬不起来的田地呀,我还有的是精力,我还可以好好照顾她。这么多年来,在我潜意思里,我一直认为,我怎么着也能照顾我的琪琪到我七十岁吧?到那时,我年迈了,可我的小小不也长大了吗?她肯定可以替妈妈去照顾姐姐的呀。虽然,好多人都对我说过,这样对小小不公平。可是,母疼弱子,除了小女儿,我又能去指望谁呢?为此,我一直培养小女儿独立、上进、担当。可是,这一切,我的琪琪都不需要了。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而今的我,都已尝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