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体育 >

    亮荣被调离学校他曾经的付出毁于一旦

         我决定进山去看看小兄弟石亮荣,一个在一人一校教学点坚守八年的瑶山守望者。
      
      在西山镇捞里小学开完反馈会已是中午11:40,但我还是坚拒了舒校长的挽留,继续冒雨赶往大瑶山深处的中寨教学点。四驱皮卡艰难地载着我、西山镇分管教育副镇长李志春和县政府教育督导室的丁督学,穿过浓浓的雨雾,翻过一坡又一坡,12:30,皮卡在高山峡谷中的半山腰上停下,一座漂亮的砖混三层六教室的教学楼伫立眼前,这就是捞里小学中寨教学点,19个可爱的瑶族小朋友的乐园,一年级12个(7女5男),三年级7个。教学楼下面是一个标准篮球场,可惜孩子们太小,又是在春季浓浓的雨雾里,地面已现青苔,许是很久没人打球了。
      
      亮荣在QQ里看过我的日志《无奈的农村教育之走进山岗》,对苗族孩子不爱学习的情况发出过感叹,我说为何感叹,他回答,瑶族孩子很乖也很好学,从不迟到旷课,风雨无阻。也许这正是他舍不得离开教学点的原因。亮荣说,八年来,每天晚上一个人守护着诺大的校园,清静极了,往往只有呼啸的山风和掠过的夜鸟的声音,这正是他读书写字、挥毫泼墨的大好时光。大山上电视信号不好,他很少看电视,就喜欢看书绘画,美术、文字功底都很好。
      
      二十年前的夏天,我调到西山中学任校长。一天中午,一个很精神的小学老师站在我面前,不说话,拿出一卷画作向我展开。很快,小伙子成了西山中学一名美术老师,这就是石亮荣,家住紧临西山中学的陡寨村,工作很出色,一直尊称我为大哥。四年后,我调离了西山中学,之后,亮荣也离开了中学,又成为一名小学教师了,从未向我诉说过什么。多年之后的一天,我的电子邮箱里有一篇首届“恒丰杯”校园文学征文大赛参赛作品——《守望瑶山》,作者:石亮荣,我欣喜地看了文稿后,终于知道这个沉默寡言的小弟并没有因命运的改变而沉沦,而是在一个没人愿呆的教学点坚守了2400个日日夜夜。后来我才知道,亮荣是主动要求来中寨教学点的,原因是这里还没出过大学生。八年来,他的学生没有一个流失的,且成绩都很好,他送出大山的第一批学生已有三个去年考取了大学,改写了大瑶山没有大学生的历史,震惊了瑶寨,这让我这个一直自认敬业与淡薄的人惊叹并羞愧不已。
      
      19个学生,两个教室,我问亮荣,为什么不合在一个教室上课搞复式教学呢?这样工作量要轻得多。他说,复式教学学生相互干扰太大,宁愿自己辛苦点。还说附近的村里还有9个5岁的孩子,他想招学前生,这样能让瑶族孩子提早接触文化,对成长是很有好处的,问我能不能办?我一惊,兄弟,你能忙得过来吗?
      
      今天我带李副镇长同行,就是希望能帮亮荣一点什么,比如,调离这个离家20公里的教学点之类的。但是,亮荣只对我们说,真可惜,这路真的太难走了,要是铺了通村水泥路,我的学生出山上学就不会那么辛苦了,他没向我和李镇提出什么要求。看着亮荣的淡定与执着,我心里有酸楚有欣慰,酸的是当年才华横溢的中学美术老师如今却守在离家20公里的瑶寨教学点上;喜的是他的淡定与安然是当今浮躁的社会中很是难得的一种品性,正像他那篇获奖作品——《守望瑶山》一样,宁静而闲适,对瑶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和信心。他说他只有两个心愿,一是希望尽快通水泥路,让瑶山真正连通外界;二是看到自己的学生能全部走出大山。
      
      第一个心愿只能交给政府,第二个心愿留给自己,他说。我们吃午饭时已是中午一点半了,席间,不时有可爱的小朋友拿着题目进来问老师,亮荣总是不厌其烦地细心指导,脸上从未流露过无奈,全然将我和李镇、丁督放在了一边。看到他的专注与坚守,我这个当大哥的还能说什么呢,调出瑶山,我和李镇都可以帮忙做到的,但是看来也没必要说了,这样的一人一校,从江还很多,无奈的大山,一定得有人坚守。
      
      返程的路上,亮荣发了一条短信给我:大哥,谢谢你能来看我,我亲自上山挖竹根做一个茶壶,下次送你。透过车窗回头眺望,中寨教学点早已没在浓雾中了。亮荣,你现在是上三年级的课呢还是在一年级教室?我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