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体育 >

    凌晨那一抹划过心际的忧伤无人知晓

        
      
      关上灯,儿子执意要听着歌入睡,我有些不愿意,因为我手机里存的歌,除了佛歌,就是一些忧伤的曲子。这些天,隐隐地心情低落,再怎么努力也调节不过来,这时候实在不愿雪上加霜。可是,拗不过儿子,只好用手机听歌。
      
      黑暗中,一首首哀婉的旋律响起,拂过心头,与内心的忧伤交织,纠缠在一起,我知道,今夜,又将无眠,伴着哀伤。。。
      
      哀婉的歌声中,游走好友空间,偏偏看到的是一个个凄美、伤感的故事,心,随之破碎,忧伤也找到了缺口,划过心际,不觉间,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说不清是为了别人的悲剧,还是为了我自己。
      
      无需用再多的语言去揭开疤痕,那样的隐痛只有自己能懂,在别人的伤感中忘了自己,在自己的痛苦中任往事随风。。。
      
      一个长长的夜,慢慢凌迟着,一颗疼痛的心。
      企通社
      我该,何去何从。。。
      
      长夜,痛未央。。。
      
      世界是如此沉重,我不堪重负,只想逃离,可是右腿,犹如千万条小虫在啃噬,那种熟悉又致命的感觉,让我心生恐惧,就这样一点点,一点点,沉沦。。。
      
      第二次噩梦里醒来,黑暗中默默祷告:应该到早晨了吧?打开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时间,我的心,一下子跌入谷底:凌晨一点!又是一个难熬的漫漫长夜。。。
      
      接下来的感觉,比长夜更令人恐惧:从腰到腿,那种折磨人的小虫啃噬般的感觉,原来不是梦!一切从腰开始,一点点向右腿延伸,清晰地感受到它们蚕食的路线,从腿的外侧,直至小脚趾的末端,不是撕心裂肺的疼痛,而是由远及近的又酸、又麻、又痛。。。心里没着没落,右腿不知如何安放,真想有一把利刃,沿着这条线,将那根神经一点点挖出。。。
      
      我知道,这一切都怪我太逞能。
      
      中午吃饭,外甥传令下来:帮我买些数理化的复习题,我想做做!我一听,赶紧答应:正好下午没课,马上去县城买!刚好儿子吃的药快没了,顺便从妇幼医院去买药。只是书店和医院这两个地方太悲剧:医院在县城东北角,书店在县城中心!如果学校有谁去教育局开会,正好在医院附近。从办公室出来,正好碰到小强,问他:“下午有谁去倴城开会吗?”小强说:“有,校长!”我一听,吓得一句话都没敢说,就逃也似的下楼了,敢搭校长的车?那不是自投罗网吗?还是自己坐车吧!
      
      到街上等车,不一会就来了一辆出租车,知道这类出租车只去街里,不去县城边缘的!于是就跟司机打听,从街里到妇幼医院应该坐几路公交车,司机告诉我:到妇幼没有公交,可以坐三路到车站,然后走着去医院!一路上,陆续又上来了几个人,三人要求去车站,好心的司机居然决定把我们送过去,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好事,我当时就想:汽油虽然涨价了,可是这位司机的品性却没有降价,真是好人啊!
      企通社
      到了医院,医生们正急匆匆要去三幼,准是有什么活动,我来的正好,买完药,从医院出来,去街里书店。按照司机的指示,走到车站,等三路公交车,站牌下一位美女正在打电话,见我来等车,如遇救星一般,原来她在街里转向,更不知道去街里应该到哪儿下车,听说我去街里,马上就认定了我,要与我同路,我自是无法拒绝,大有英雄救美的成就感,何况现在是三月,毛主席号召我们向雷锋同志学习嘛!
      
      到了街里,美女看到熟悉的商场,认识路了,我们分开,她去逛街,我去书店。买好了复习资料,顺便还奖励了一下自己,给自己买了一本《菜根谭》,回来,坐车很是顺利,我到时就差一人满员,正好等我一个呢!
      
      到学校时,刚好第三节课下课,来去不过两个多小时,同事们都惊讶于我的办事效率,我也不无得意,为这份顺利庆幸!
      
      唉!乐极终会生悲,本来可以周末等老公回来开车去买,省去我这等车、倒车的劳顿之苦,可我非得一时逞能,自己等车,坐车,倒车。结果得到了腰腿的抗议、报复!白天办事着急没搭理我,就等晚上夜深人静时来折磨我。
      
      我的腰啊,腿啊,我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逞能了,一定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不再到处乱跑了,你们就饶了我吧!
      
      初春的夜,万物一定都在等待蓬勃生长,只是春雷到现在也迟迟不肯露面,没有敲响,想起晚上收到的天气预报:明天夜间到后天,雨加雪!
      
      这,到底是冬的恋恋不舍,还是春的姗姗来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