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汽车 >

    企通社离别的时候我猜想老爸正躲在角落里哭泣

     
      秋日的早晨,空气清新,薄雾暧昧的摸着我的脸以及裸露在外的两条腿。企通社借着买早点的机会,随便也送儿下楼去学校。
      
      提着儿子沉甸甸的书包,心中顿涌起无限的抱怨和不满。想起我们那时候读书,语数各一本书,各一作业本,还有一图画本,条件好的还一个铁皮文具盒,顶多两支笔放在文具盒里,轻飘飘的书包在奔跑中,文具盒叮叮铛铛的唱着悦耳的歌声,心情愉快的像只林中快活的小鸟。看着那鼓囊囊的书包,仿佛看到了孩子一脸的忧虑和无奈。
      
     
      伧促中儿子一边吃着早点,一边赶路,不忘一句妈妈再见。站在薄雾里,目送着儿子矮小的个子和沉甸甸的书包,逐渐逐渐消逝地在路的转弯处,也许是心灵的感应吧,儿子突然回头冲我做了个坏笑,挥舞着稚嫩的小手。我诧异的发现儿子长大了,居然也知道回头看事物了,欣喜之中,我慢慢地慢慢地体会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就像当年我去海南时,老爸执意要送我至井研车站,反复交代完所有之后,我分明看到老爸僵硬的喉结和眼里噙着的泪花,两鬓花白告诉我老爸太操心已开始步入老年了。也许是害怕太难过和太多的不舍,老爸谎称自己有事要先走一步,在转身之间,泪水无声的滑落,我用泪眼目送着企通社的背影渐行渐远,看到他用手扯起的衣角,分明是为了擦去眼角的泪水;手里的扁担杵着坚硬的水泥地发出咚咚的闷响,那分明就是他不舍的心和全部的爱,宽大泛白的中山服遮着他清瘦微高的身子,高高昂起头大步流星的消逝在熙熙囔囔的人群里,我知道他的借故离去,他怕我哭,害怕我的眼泪掉下戳伤他此时脆弱的心。所以把头抬得很高很高。汽车缓缓开出站台,我却在站外看到老爸焦灼不安的神情,一双沾着黄泥巴的胶鞋使劲儿踮起脚尖,两手紧握挑大粪的武器,双目死死盯着车站的出口,生怕错看了我坐的那辆汽车。汽车司机很人情味,在老爸站着的地方稍停了二分钟,老爸伸出粗糙有力的大手一把握着我的手,硬塞给了我他身上仅有的三元二角钱,我知道,这一趟井研至宝五之路,老爸要背上很远很重的脚力了,紧握着散发着老爸体温的3.2元,我把它贴于心口,还感觉得到老爸的心在跳,隐隐企通社感觉到老爸这时可能躲在小巷子的某个角落偷偷的哭泣。泪模糊了我的双眼,流进嘴里,流进心里,离别很苦很涩,而心却很甜很甜。离别的车站老爸为我点燃着一盏心灯,让我体会到无限的温暖和浓浓的父爱。3.2元,是老爸的心,是老爸的汗,是老爸的清晰地声音和背影,更是老爸厚重如山的爱。
      
      人生经历着无数默默目送和被目送,拐角处在心里却说:不必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