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观点 >

    十好几年前的一个日子就这样不经意间又被提起很是意外

    我妯娌嫂的兄弟结婚,按这里的风俗习惯,我未必一定要去参加。
      
      那日,哥嫂夫妻二人,特意跑到我家,让我一定要去参加婚礼。原本与老公商量也是要去的。因为我与嫂子的关系情同姐妹,她又是她家的长女,她母亲有病,很多事都是她在操持,为了她,我们也要去的。只是没有想到,我的去否会被她如此重视,有些莫名,但没有问。
      
      嫂子说,新娘的一家人都认识我,订婚的时候还特意问我为何没去,我更有些茫然。于是,嫂子问起我十几年以前的一件事,才让我有些明白。那件事,早已被我遗忘,而今重又被提起,有些模糊,只是隐约记得而已。
      
      大概在我十八九岁的时候,我住在姑姑家,姑姑住在一个很深的巷子里,在巷子的入口处住着一户人家,有两个学龄前的女儿。父母都在工厂上班,就把两个孩子锁在家里。那日,我出去办事,远远就看到那家的门口围了很多的人,走近一看,墙头骑坐着一个正在大哭的女孩,也许是时间久了,孩子的嗓子也有些哑。可能是两个孩子被外面孩子的玩闹声吸引,姐姐就顺着堆在墙内的杂物爬到了墙头,后悔了又下不去了,而她家本来就是院内比院外高。有人试图在墙外放个凳子抱女孩下来,没有成功,院内小点的孩子也在哭,我马上让她们等等,我去找孩子的父母回来。
      
      记得还是借的车子,孩子父母的厂子很远,但我好象没有用很长的时间,就找到了他们。把孩子抱下来,大家才松了一口气,责备了他们,都说这样太危险了,就纷纷散去。看着怒气冲冲的父母,我很为两个孩子担心,就反复地劝他们,千万不要怪孩子,不要吵她们。看着父母的气有些小了,我才告别离开,但没走多远,还是听到了孩子的尖叫声,我就有些自责,不知小小的孩子是否怪我!
      
      恍如隔世般,。
      
      婚礼的那天,我重又见到了当年那个坐在墙头大哭的女孩。不同的是,今天已是美丽的新娘,我不得不感叹,时间的神奇。也见到了很多年未见面的女孩父母,他们就那样紧紧地拉着我,当着众多亲友的面,又提起十几年以前的那件事。新娘也说:我在街上看到过你,我还认识你,那件事我记得太清楚了....。
      
      整个的宴席上,新娘的母亲都让我坐在她的身旁。就是婚宴结束后,双方的家长最后谈话,我几欲离去,都被新娘的母亲留下了。
      
      那一天,我都被他们感动着,也有些惭愧,我的所为,小的早已被我遗忘,却能让她们那么清晰的记忆很多年。我付出的只是很小很小的一滴水,她们却还我满杯,如此的盛情让我无以承受。
      
      其实,生活中有太多的人,太多的事需要我们去帮助,去关怀。相对我们而言,只是举手之劳,而对受助着,却是雪中送炭。我常常把自己对别人的关爱,看做是投出的跳跳球,我用了一分的力,跳跳球却弹出了多于一分很多倍的力,蹦向他人。这种爱的传递,会在时间与空间上无限扩大,说不定哪一天,在我心神俱疲的时候,我也会接到别人投给我那个爱的跳跳球,温暖我,让我能坚强而美丽地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