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观点 >

    谁说怀旧属于成人 孩子也会怀旧

     一日,大雨滂沱过后,路上积水甚多,我与同事小心翼翼骑车,只怕不小心压到水下的井盖,来个马失前蹄。此时,一辆黑色的轿车飞驰而过,肮脏而冰凉的雨水飞溅了我们一身一脸,生气也没用,黑色的精灵早已窃笑着跑远了。
      
      余怒未消,又来一辆,我说:快躲!又来了个长翅膀的。路边的积水很多,尽管我们已无路可逃,但也做好了被第二次“洗礼”的准备。让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先前还开的不算慢的车,快到我们身边时,竟然减速,等到我们身边时,成了靠边的缓行,错过我们后,才又飞驰而去。
      
      尽管我们药房的窗口贴上了:请自觉排队的字样,但每次人多时,窗外的人依然是成堆的,抢着往里递处方,弄的哪都无序。那日低头在忙,一抬头,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窗外不应就一个人取药吧。好奇的歪头向外看,才发现别有乾坤:大家都排了一个直直的队,难怪正看就一个人,不由得想起了千手观音。心下就奇怪:今天怎么了呢?想了好一会才想明白,此队的中心点在第二位,第三位取药者的身上,尤其是第三位,尤为重要。他的文明自觉意识,影响了后面的人,他无形中的行为,给后面的人做了榜样,大家就按惯性去做了。
      
      上下班高峰期,人来车往,两个拉着手的小孩,大概有四五岁的样子,看意思想横穿马路,又不敢,就走走退退在马路边。此时一个少年,看样子是高中生吧,本已走过,又下车返身回来,横推了自行车挡在了两个孩子的身边,慢慢向马路对面走去,两个孩子就随着他的自行车前行,来往的车辆,也都减速慢行,绕了过去。两个孩子到了对面,才像两只小兔子蹦跳着跑了,那个少年才又骑上车子继续前行。
      
      ..... 
      
      我们每一个人都喜欢被文明围绕的感觉,也常常听到呼唤文明的声音。但是,岂不知,文明就在我们身边,在每一个人的举手投足间,你无意中的一言,有意间的一行,只要你心存他人,就会有文明之花绽放,世间的美丽也在顷刻间!
      
      
     上线前的那一刻,忽然就想起了“怀旧情结”这四个字。生活中有太多时刻,让你猝不及防,我就带着对这四个字的想象,上了我的QQ,打开一个朋友送我的邮件,然后就被“橄榄树”的音乐淹没,记忆翻滚如潮,铺天盖地的涌来,溢满耳畔,听着“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开始了我的怀旧情结之旅。
      
      山东是母亲的出生地,尤其青岛,她日思夜想。如同我对东北黑土地的思念一样,在我此次的山东之游开始,就在心里带上了母亲。不是因为我去的是山东,而是因为一件普通的上衣,普通的在旁人眼中不会有任何联想的上衣。
      
      在旅游车上,坐在我身旁的同事,恰巧穿了一件我曾经也为母亲买了一件同样的上衣,而她的身形又有些与母亲相似,于是,我就常常产生错觉,是母亲坐在我的身边,与我一同开始山东之游。
      
      在山上,海边,林荫路上,那件上衣忽隐忽现的在我眼前晃动,就有一种感觉,是母亲在看着我,感受着我的快乐,知道我生活得很好......。
      
      因为一件上衣,让我重又感受了一次母亲的温暖。
      
      我不是太喜欢吃海鲜,还做了一个差点把母亲笑倒的比喻,我说海鲜有些臭屁味,这对爱极海鲜的母亲来说,简直不可思议。所以,生活中我不是常做海味吃,但我的儿子,却独独对鱿鱼情有独钟,只有我知道为什么,这里也有着一个小人儿的怀旧情结。
      
      在他很小的时候,我和母亲曾带他去附近山东的一个小城玩,看到了一个小烧烤摊,母亲毫不犹豫的买了几串烤鱿鱼串,我说我不吃,儿子没吃过也没见过,也说不吃。看着母亲吃的很香,小人儿有些动摇了,就试着吃了一点点,然后就吃了一串,吃完了,还说好吃。
      
      从那以后,每次出门,看到烧烤摊,只要有鱿鱼串卖,他就要吃,无论还有多好的别样烧烤,他都不要。就像此次,同事也好奇,你儿子光吃鱿鱼串呢,我就笑说,说明鱿鱼串好吃。其实,我知道,他吃的不仅仅是美味的鱿鱼串,还有对曾经的记忆,呢。
      
      母亲喜欢养花,在我小时东北的家里,窗外屋内都是花草,尤其大雪纷飞,白雪皑皑的冬日,屋内温暖如春,窗台上的绿意盎然,就是我记忆中常常浮动的画面。其中有一种植物,我不知道学名叫什么,反正我们都叫它灯笼花,绿色的枝叶间,垂吊着朵朵灯笼形的花朵,我就常常凑上去闻,那时也并未觉得自己有多喜欢,只是觉得好看而已。但是在我离开东北的快二十年的时间里,我再未见过,可它似乎从未离开过我的记忆。那日,在纸张间,偶然看到它的身影,二十多年前东北家的窗台,还有和它相关的一切重又被轻轻地翻阅了一次。
      
      都说过往云烟,但是过往都能如烟般消散吗,我想不会,烟,可以消而不见,但记忆中的很多东西都一直在某个角落蛰伏,轻轻的触动,便又重现,如同我此时耳畔荡漾的“橄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