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汽车 >

    媳妇在少年时出车祸被撞伤头部好好的一个漂亮姑娘变成了半傻

     
      老夏,我同事,浓眉小眼脸圆,头发根根直立,走路两脚跟先落地,带的地面咚咚响,叫人很担心鞋跟得经常修补。
      
      人说相由心生在老夏身上得到印证,生就一副面瓜脸话未出声口先笑,说话也不溜,三五个字慢慢往外磕,一看就是没脾气的人。可这年月没脾气仿佛成了好欺负的代名词,车间里谁都可以把他指挥来指挥去:
      
      老夏,给我上料
      
      老夏,给我搬托盘。
      
      老夏,快点。
      
      一叠声的叫,理直气壮的叫,好像老夏是他们私人保姆。
      
      时间长了老夏也习惯了,每逢自己稍有空闲都会自动帮同事做些杂事。我看不惯说他,“你不会休息啊?”他嘿嘿一笑,“马上就好”。
      
      可是,现在的社会再不是老实人有好报的时候了,连我家黄小瓜也是切实奉行:狗眼看人低这一古训的-----它对那些衣着整齐光鲜的人从来都是摇尾讨好;而对那个中风需要拄拐的老太太和扫地的大哥则会汪汪狂吠,狂追不舍。
      
      在车间里,唯有老夏没有固定岗位,哪个位置差人就把他指到哪里;人够了,就拉着小水车拖地,别人一个班拖三遍,他能拖六遍,拖完再扫,角角落落只怕不净。即便这样每月绩效他也是垫底,没有理由他也不争好像原本就该如此。线长跟他说话从来不看他脸,眼神漂在别处,仿佛老夏悬浮在空气里。
      
      ,共事久了渐渐得知,老夏如此委曲求全大概跟家庭有关,无有父母;媳妇在少年时出车祸被撞伤头部,好好的一个漂亮姑娘变成了半傻,否则这样的人才长相断不会嫁给老夏,可知缘分这个东西真是上天注定,任谁也改不了。
      
      夜班在茶水间休息,看他找一包废弃打包膜铺在地上呼呼大睡,过后才知他白天基本不能休息,因为里外全得他自己照应,纵使无事,媳妇也会闹着不让他睡-----要陪她说说话陪她耍,就如又养了个小孩;说起小孩,老夏瞬间来了精神,夸自己孩子多么调皮多么可爱,小眼睛笑眯成一条缝,最后来来去去一句话“多挣点钱让他上学。”
      
      老夏生活节俭,冬天一件工衣一件外套夏天一件蓝短袖一件红T恤翻来覆去地穿,可这不妨碍他给媳妇买几百块一件的文胸、一两百的衣服;也不妨碍他在整个冬天下夜班时都会给家人带些早餐因为---“天太冷不想让她起太早”。
      
      年初,厂里叫去深圳支援,老夏早早报名说家里已托付给姐姐照看,去深圳加班费高些可以早些还清去年翻修房子时借下的债。当时同事们都在瞎聊,我说老夏:“去那么远,小心到时媳妇成人家的了。”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不该开老实人的玩笑。老夏的脸由白转红,停了两三秒慢慢地说:“管她是谁的,我回来还是我的。我不多挣点钱孩子大了咋弄?我们老了咋弄?”
      
      我的心也忽然堵的满满。。。是啊!现实无奈生活不易,对于老夏尤是如此,
      
      唯愿他一切都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