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汽车 >

    这个呼救声如同被人使劲卡着脖子窒息的近似绝望的奋力一呼

    巫向阳走出火车站来到一个昏暗的路灯下,没有放下手上提着的书,驻足久久望着不远处的一灌木丛,仿佛听到了两年半前一年轻女性尖声急促地呼叫“救命”。那是一个周六,也是这个时间,也是这样的环境,巫向阳因家中有事回来过星期天,说是过星期天,其实也就只能在家呆一个晚上,因为省城连接这个城市的客运就是这趟火车,晚上到家,周日的一大早就又要赶这班火车返校。巫向阳下了火车,匆匆走出站台走出火车站,下火车的人不多,个个都是匆匆过客,个个都是迅速地离开火车站。巫向阳坐的靠近车头的车厢,出火车站时反掉到出站人群的后面,等他走出火车站时,四周围一片寂静,前面已经没有几个出站行走的人影了。忽然,他隐约地听到女性“救命”的呼救声……
      
      这个呼救声如同被人使劲卡着脖子,窒息的近似绝望的奋力一呼。巫向阳停下脚步循声望去,断定这呼救声就是从不远处的灌木丛里发出来的。他注视着灌木丛半天,再也没有第二声呼救传来,他都怀疑自己是否产生了幻听,当他哑笑的准备离开时,突然灌木丛里有了动静,而且动静不小,只见得灌木树枝大面积不停地抖动,还听见一男人压着嗓子低声地说:“快,把她摁住,把她摁住,别让她动。”这下,巫向阳似乎明白了灌木丛中的罪恶,他判断灌木丛中有一女性被侵,至于有几个男人在实施侵害,就不得而知了。他没有犹豫该不该援手施救地出手了,一个正直的男人面对着犯罪,第一反应就是制止犯罪,当面临危机还世故地考虑得失,那就违逆正直男人的做派。巫向阳的出手施救,遭到了四个男青年的一顿暴打,打得他鼻青脸肿,打得他一个多月后全身还感觉生痛。值得庆幸的是受侵的女青年趁乱逃脱了。
      
      共和国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恢复了高考,恢复了高考的同时也结束了应届初高中生的上山下乡,应届能考取大学的毕业生所占比例极少,那么留在城市里的应届毕业生有一个称谓:待业青年。待业青年嘛,没有书读,没有工做,有的就是时间,时间多的无聊,这一无聊就要去寻找剌激,就会纠集生事。巫向阳所在企业的子弟是整个工业区里名声最响的也是最厉害的,厉害到某个落单者遭到别人攻击时只要说出自己是那个厂里的孩子,攻击者都会停止攻击放过落单者。因为这个企业的子弟报复心极重,一旦吃亏的话,不成十倍的找回绝不罢休。况且这个企业的子弟们心非常齐,只要遇到本企业的子弟受人欺负,不管有没有交情或交往,遇者肯定不会袖手旁观,一定会责无旁贷地出手。
      
      巫向阳被打的就差不省人事了,打他的四个青年都住手的站在一旁,抽着烟嘻笑着刚才的艳遇让这个愣头青给搅黄了。巫向阳渐渐地恢复了知觉慢慢地坐起来,一青年刁着烟弯腰对他说:“小子,长点记性,再别坏人家的事了。”这青年俨然想当江湖名士,打了巫向阳还留名威慑他地:“告诉你,老子叫石兵,就是火车站的孩子,有种你来找老子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