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汽车 >

    温家已下定决心做这一场名为权利的买卖,温氏一族的荣耀尽在此举

     遥望着幽蓝深远的天空,温绾深吸一口气。四月的天空很美,像一张娃娃的小脸,慵懒中透出温暖干净的气息。女孩坐在花园
      
      特置的秋千上,粉嫩的脸庞享受着清风带与她的自在。直到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女孩方懒懒收回视线。
      
      “你可曾听说丞相要将大小姐当做礼物送往茗府之事?”
      
      “你说的可是饮醉城城主,茗墨大人府邸?”
      
      “唉!可不是?传闻茗府三少爷年纪轻轻便极好女色,大小姐这一去,哎!丞相也真是忍心啊。”
      
      温绾脸色一白,紧抓藤蔓的手指发青,只听“哧”的一声响,缠绕在秋千上的藤蔓被整个扯了下来。
      
      “二……二小姐!”婢女们惊惶不知所措,一时间“扑通”跪了一地,只恐这话传到丞相耳里,后果不堪设想。
      
      温绾暗暗沉下眉骨,素来温和的眼眸里夹杂了一丝丝不为人知的清寒,转而浅笑着,将其扶起:“各位姐姐,跪着做甚,起来罢
      
      ,绾儿还想和姐姐们好好说话呢。”
      
      婢女之首惊鸿闻言抬起了头,看着眼前的女童,素净稚嫩的脸庞并无丝毫怒意,心下大石才缓缓放下来,轻道:“奴婢方才言语
      
      颇为失敬,恳请……恳请二小姐善心包容。”
      
      温绾并不言语,只是拿出手帕,蹲膝为她擦去膝上污泥,抬眸盯着她,“这事绝不会让爹爹知道,绾儿只想知道茗府与姐姐究竟
      
      是怎么一回事?”
      
      惊鸿颤了一下,望着膝上很是诧异,盯了半饷,盈盈的眸光转向身旁的婢女们,仿佛示意般的个个明了,行过礼后纷纷走开。惊
      
      鸿本是大胆的主,之所以不顾言行颇失而告知,只是隐隐觉得温绾不同寻常女孩,总是不自觉想去亲近。
      
      “二小姐,此事也是奴婢在屋外听闻的,金璃国茗墨大人也是不寻常的人物,巴结他的人……自然也是数不胜数的。”
      
      巴结的人自然是指温绾名义上的父亲,温景仁。她明白,此次温景仁是无论如何也是要将大姐送往茗府,只为换取永恒的荣华
      
      富贵,而陛下对丞相的宠爱已日日不如从前。温绾轻垂眼睫,掩住眸中细碎的冷光,若这件事真顺了温景仁的意,以茗府的不良传闻
      
      ,大姐的下场岂不是危险?思及至此,脑子里闪电般窜过灵光,深沉的眼神看向惊鸿时转瞬柔和:“你,此后便到我房里伺候吧!”
      
      书房前,温绾从袖子里掏出一个事物,眸间思量神色,面上忽露出促狭一笑,转瞬间无踪无影。刚踏入书房,便听见大姐嘶喊的
      
      声音,“女儿虽为丞相之女,但婚姻大事决不邃爹爹意,除非爹爹不要我这个女儿!”
      
      温清歌直挺挺的跪在地上,泪眼倔强的直视前方。而一家之主温景仁却背手而立,纹丝不动。温绾蹙起眉,走上前去,“爹爹。
     
      
      温景仁回过头来,深邃明亮的眸里闪过暗芒。温绾,自小冷静从容的十二岁孩童,便连金璃国靖帝都如此重视,真是要好好盘算
      
      一下未来她带给温族的利益,这个棋子,他须得好好利用才是!
      
      “关于大姐的事,孩儿有话想和爹爹说。”
      
      温景仁撩袍而坐,端起茶杯。无论如何,,尽管必须牺牲一个
      
      女儿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温绾看他一眼,眼底悄然泻露出一丝嘲弄:“爹爹想必听说了,茗府是帝都龙脉的传言。究竟与否,对爹爹掌控权利并无干系,
      
      毕竟茗府家大业大……但,话又说回来了,若爹爹硬是以姐姐为礼拉拢茗府,这步棋可真将毁于一旦了。”温绾不急不慢的抿了口茶
      
      ,品其馥郁。
      
      温景仁浓眉一拧,心下微微愕然,对温绾以一介女流的姿态,谈及政事时却是如成年男子般一派从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面上
      
      却仍是不动声色,询问她道,“哦?你且说来听听。”
      
      放下茶杯,温绾有条不紊的道:“茗府自贞观十年来便深得帝王一室的信赖,根基雄厚,财大气粗,本就不屑于这门交易。再者
      
      爹爹送礼的先河一开,达官显胄自会效仿爹爹的举措。而这件事定会被有心人传到陛下耳里,这茗府也将因结党贿赂的罪名被陛下问
      
      罪,到时茗府想找出气的源头……相信爹爹您定不会做出两面都不讨好的事来。”
      
      温景仁抚须惊异,双目眯起,审视着温绾尚还天真的面庞,沉声喝问,“这话是何人告诉你的?!”
      
      温绾故意瞪大眼睛,显露出胆怯吃惊的情绪,眼神闪烁,结结巴巴的道,“这话,这话,自然是……孩儿想的!”,心下不禁冷
      
      笑,如此神情再配上这实在像真话的谎话,不信温景仁不上当!
      
      温景仁深吸口气,面色渐渐凝重,目光严峻的看着温绾,心却因她的一席话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依她方才的言语似是有人故
      
      意授意于她……目光下滑,触及到温绾腰间的物事时,温景仁呼吸一滞,手指着那块在微光里闪烁亮丽光泽的鸾玉,沉声道,“这是
      
      ?”陛下贴身的凤玉怎么会在你手里?
      
      “这是管公公三日前派人送来给孩儿的礼物,叫孩儿好生保管的。”呵,哪里有什么公公,这玉倒真是那个狐狸陛下派人送来的
      
      ,也不过是一年之前的事了,现在倒也算派上了用场。
      
      “三日前?这……难道……是靖帝的意思?借孩童之口给温家一个警告?”温景仁瘫坐在榻上,心下有了答案。
      
      见目的达成,大姐暂时没有危险了。温绾微笑着拉起温清歌,离开了书房。
      
      温馨苑——
      
      “绾儿妹妹,姐姐真不敢相信,竟是你救了我呢。”
      
      闻言,温绾淡淡一笑。这偌大的丞相府里,除了狡诈贪婪的温景仁,就只有温清歌是真正要对她好的,“你是我唯一的姐姐,
      
      正如我是你唯一的妹妹,自然是要守护着彼此。”
      
      温清歌轻蹭着温绾的小脸蛋,彼此相视而笑。
      
      翌日午后,在大小姐温清歌的威逼利诱下,李嬷嬷终于答应带姐妹二人出府游玩。
      
      人声吵嚷的大街上,四处都是吆喝着买卖的小贩,什么卖蔬菜瓜果的,什么卖早点小吃的,什么摆摊算卦的,什么耍猴卖戏的
      
      ,还真的不辜负这饮醉城第一城之称。看了许久都没有温绾想象中的衣衫褴褛,反倒是商铺接连一片繁荣。看来靖帝在治理这方面做
      
      的确实很好。
      
      三人走了还没有多久后,其中两人开始出现了分歧。温清歌撅起嘴,原地耍起了小无赖,说非要去繁华中心看上一眼才甘心,
      
      而李嬷嬷嫌吵要走清闲的小路。温绾没有办法,无聊的四处张望。忽然,街角一隅刹那闪过一个俊挺的背影,是怎么也忘却不了的牵
      
      挂,勾起了温绾心里最深的情感,甩下二人,毫不犹豫跟了上去。
      
      那个人的背影与心目中的影子重叠起来……就是他!但无论温绾怎么接近那人,都无法再靠近半分。不!她不会就此放弃,唯
      
      独他!不知何时,天已逐渐昏暗,而温绾所追的人依然在前方,背影从容不迫优雅之极。“噗!”体力耗尽的温绾再也支撑不住一下
      
      子扑倒在地,“咳咳!”再欲竭力爬起来时,发觉脚上已渗出鲜血,伤口处动一下即痛入骨髓。温绾咬紧下唇忍住痛意,拖着伤脚环
      
      顾四周,已空无一人。终于,隐忍已久的眼泪流下来,原来,原来……只是一场梦。她悲痛欲绝,终于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此时,一个黑影罩在了温绾的头上。
      
      漆黑的走廊,温绾努力追着眼前一闪即逝的身影。
      
      “绾儿……”熟悉的声音萦绕在耳畔,温绾嘶声叫喊:“哥哥!哥哥!我在这里,哥哥不要离开我!”
      
      漆黑的走廊深处泛起淡淡的白光,柔和的光芒围绕着雾气里走来的少年,俊雅的面容,柔和的眼眸看向女孩儿:“妹妹,原谅
      
      哥哥无法继续陪伴在你身边了,与你相依为命的日子是哥哥此生最美好的记忆。”
      
      “哥哥!求你不要离开我的身边,我愿意用生生世世来换回哥哥这一世的不离不弃!”
      
      “傻丫头……还记得哥哥为什么给你取名为温绾吗?”
      
      “绾青丝……哥哥是希望绾儿寻得归宿!”
      
      少年的身影靠近女孩,淡薄的唇轻轻的印在了她眉眼之间,“绾儿,原谅哥哥的自私,哥哥只是希望你今生今世能得到幸福
      
      。”影子在光芒中渐渐稀薄,“绾儿永远不会孤单的,哥哥会在绾儿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注视着,直到你……寻得幸福……”
      
      “不!”温绾惊恐的看着自小相依为命的哥哥最终薄如剪影,永远的离她而去。
      
      睁开眼睛,温绾察觉脚上伤处已被上了药,已无疼痛之感,顿时惊疑起现下所处何地。吃力地站起身,环顾四周,无垠的海
      
      滩围绕着湛蓝的大海,海天相接倒映出晕黄的天色,不远处一座雅致的小亭子透出几分隐士氛围。身后梨树落花缤纷,清风阵阵,直
      
      引花瓣扑满衣衫。慕然间,一曲笛音忽远忽近的传来……这笛声,好熟悉……再顾不得什么,温绾循声而去,终在盛开的梨树枝上寻
      
      得心中牵挂最深的人。青衣锦袍,墨发如丝,眉目温润……凝望着少年略微惊诧却深不可测的双目,温绾任由眼泪肆意流淌。
      
      少年一撩锦袍,飞身落地,风采惊若翩鸿,手中的青玉笛在阳光的照射下泛起温润的光泽。
      
      温绾眨掉眼里的泪水,,笑着朝少年伸出手:“哥哥,跟我回家吧!”
      
      “哥哥?”少年清幽的声音微含笑意。
      
      温绾重获至亲,忘乎所以,平日里面上的面具早已撇在一边,拉起少年的手,笑的纯真可爱,“方才绾儿做了一个梦,兴许
      
      是誓言应验了,菩萨答应我用生生世世来换回哥哥这一世的不离不弃。哥哥,你再也不能撇下我了!”
      
      少年凝眉,安静的听着,不发一语。
      
      “哥哥说与绾儿相依为命的日子是你此生最美好的记忆,没关系,此后良辰美景都有绾儿陪伴哥哥身旁,再不让哥哥孤单一
      
      人,好么?”见少年许久未出声,温绾小心翼翼轻唤一声:“哥哥?”
      
      眼神清冷高雅仿若雪山不可攀附的少年,眉间含着一丝沉思之色,用看不到底的眸子注视着她,明眸善睐,唇红齿白,好俊
      
      俏的女孩……少年轻缓道:“你,认错人了。”
      
      温绾怔了一下,手下意识的松开了,慢慢退开,不敢置信的盯住眼前一模一样的容颜、举止……骗我,一定是骗我!难道哥
      
      哥也不想要绾儿了吗?要像爸爸妈妈那样随意丢弃吗?温绾怔在当场,眼眸里的情绪如火花般明明灭灭。
      
      少年欲上前,耳畔却是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收住步子,侧耳倾听,应是女孩的家人来寻。最后凝视了女孩一眼,身影遁入花
      
      树间,再无踪影可循。
      
      “妹妹,原来你在这!你真是要吓死姐姐了,下次可别再这样了啊!”
      
      “二小姐,我们快回去吧!瞧这冷风吹的脸都红了。”
      
      温绾任她们如人偶一般摆弄。
      
      “绾儿永远不会孤单的,哥哥会在绾儿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注视着,直到你……寻得幸福……”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注视…
      
      …哥哥,你何时能回到我的身边?一个月?一年?亦或是一辈子?只希望你不要忘记我……
      
      一回到丞相府,温绾便被告知了一个消息:温景仁决意让温绾代替温清歌前往茗府!
      
      呵!难道这权利的巅峰真这么吸引人吗?
      
      也罢!反正她已失去所有,纵使是进幽冥鬼地,于她而言亦不过是人间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