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汽车 >

    我隐隐约约能看到一条横亘两颗星的银白色长河美丽的如同幻境

    给我一个岛
      
      无论做什么,记得为自己而做,那就毫无怨言。
      
      我想,写作是一条个人道路,无需被人理解或者过多解释。我只要坚定的一直走下去,就不会后悔,不会遗憾,不会见不到曙光
      
      。
      
      不管作品好与不好,至少,那是属于自己的。
      
      人要抵达彼岸,必须得经历黑暗和痛楚,这不是简单的悲观与乐观问题,而是,它本就是一个过程。
      
      所以,我在黑暗中蛰伏,在痛苦中坚持,在强迫中完成使命。
      
      我不怕疲倦,不怕精神痛苦,不怕过多的消耗,我只是怕,人生失去了梦想与希望。
      
      生命像野草一样蓬勃而卑微。
      
      我见过很多病人,很多很多。他们或疲倦或乐观,或痛苦或淡然,但是,死亡太过平常,哪怕我们并不想。
      
      她们说医生是极为冷漠的生物,她们不苟言笑,她们蔑视生死,她们对血和肉的混合丝毫没有感觉。
      
      我淡然一笑,如果一个医生对你笑嘻嘻的,对血害怕颤栗的,对你热情好客的,你还敢看病吗。
      
      球只是一颗孤独的蓝色星球,而人类也是孤独的个体。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感同身受这个词语。
      
      当朋友的爸爸生病的那一刻,我突然不知所措了,我不敢去想朋友的绝望和沉重,不敢去问任何一丝关于病情的恶化。
      
      其实,我关注的并不是他人的痛苦,而是在乎之人的心情,原来,在乎两个字,就是即使并不会感同身受却也同样的难过。
      
      原来,人不仅有孤独,还需要偶尔拥抱取暖。
      
      为了遵循自己的内心声音生活,我们曾为此付出了多大代价。
      
      当北京的快速新时代生活诱惑着走近的时候,我选择了家乡微薄收入的小镇。当别人相亲相爱走在一起的时候,我选择了孤独的
      
      行走。当别人用冷漠的眼光看待我时,我选择假装漠不关心。
      
      我从来不会去特意缓和什么,关注什么,迎合什么,为了心中想要的生活,我已经决定,逆着社会行走。
      
      比痛更难以接受的,是忘记。
      
      时光是很残忍的东西,在我奋不顾身向前时,它竟然悄悄的把我的曾经抹杀了。
      
      我忘记了儿时无忧无虑的时光,也忘记了曾经艰难的生活,我忘记了小学时代具体的生活,忘记了初中时在外罚站曾掠过谁的目
      
      光。
      
      我忘记了曾经为何偷偷暗恋一个人,忘记了那些一起走过的青春符号。
      
      如果有一天,我忘了所有的所有,这人世,我为何来过。
      
      循着文字的足迹走进一个虚幻的世界,是一件奇妙至极的事情。
      
      我想做一个织梦人,编织华丽的锦衣,织出一片与世隔绝。
      
      我想有一个追梦人,追逐我所编织的浮华,追逐我所幻化的世界。
      
      当我写下第一笔文字的时候,我就知道,以后的日子,我将与它相伴到老。
      
      第38章默认分章[38]
      
      老妈带着小弟去聚餐了,剩下我和二姨家的孩子刘环。
      
      我一看表,哎呀,快十二点了,赶紧问问八岁的刘环大宝吃什么。转念一想,吃我最拿手的泡面吧。
      
      一提暖壶,天,竟然没热水,还好有饮水机。谁知道,我刚刚才把面泡上,才发现饮水机里的水只有不到五十度。完了,我最拿
      
      手的泡面啊。
      
      我对刘环歉意的说,我们吃火腿炒鸡蛋吧。刘环可爱的点了点头。
      
      我赶紧进厨房,刷锅开火倒油。天啊,忘了找鸡蛋切火腿肠了。崩溃的,刀在哪里?
      
      于是,我聪明的用铁勺把五根粗大的火腿肠切好,又放了三个鸡蛋,咳咳,火腿肠有些多的样子。
      
      等会,这鸡蛋怎么成团了?忘了先搅拌了!
      
      我只得用勺子乱活成一团,瞪着眼睛一看,我去,这乱七八糟的和泥似的到底是不是鸡蛋?不过,我能清晰的看到大块大块的火
      
      腿肠,哈哈。
      
      毁了!忘记放盐了!于是,赶紧挖了一勺盐,不小心全部撒进去了。
      
      刘环看着这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蛋蛋,吃了一口,没有再吃第二口。
      
      那个,我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把那两碗报废的方便面直接倒锅里煮煮。
      
      还好,可以熟,应该可以吃。好歹也是矿泉水煮的面啊。我有些心虚的又放了两根火腿肠。
      
      看着刘环小弟把半残废的方便面都吃掉,心里一阵歉意,咳咳,小弟啊,下次大姐给你做好吃的,这次将就一下吧。
      
      哎,等老妈回来刷碗,自己做饭好可怕。再次悼念我最拿手的方便面。
      
      我曾见过最美的烟花。二十年前,天空还是繁星密布,月亮圆的足够明亮。县政府在最热闹的新中街燃放当时最贵的烟花。
      
      当我坐在爸爸摩托车后座上看着天空中巨大的烟花时,眼里的欣喜和惊艳久久不能逝去。
      
      我一直觉得,那朵烟花下沉淀了一对父女无声的爱。当喧嚣落尽,我在烟花下落瞬间的斑斓中望见父亲晶亮的眸子,他因为我的
      
      开心而幸福着。
      
      我曾见过最美的星空。二十年前,我坐在姥姥家的大院子里,寻找着姥姥给我讲过的牛郎织女的星座。
      
     。
      
      那是一个属于梦想的年纪。很多很多奇幻美丽的故事让我渴望长大,迷恋成人的世界。
      
      书香世家的姥姥,让我带着星空的启蒙和梦想一起飞翔。
      
      如今的我,惧怕星空,总觉得,那里是一个足够神秘,足够莫测,足够让人胆怯的未知世界。
      
      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战胜内心的懦弱,在广阔的天际遨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