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观点 >

    火车上早晨洗漱和去厕所的人排成了一条长龙

     
      
      我是那种极为讨厌排队的人,于是,想洗漱只能忍着,想去厕所只能憋着。
      
      我有时候不得不怀疑,我便秘的症状是不是每次旅行的后遗症。
      
      看着两个小时候依旧排队的场面,我头上一群黑线直直落下。“我擦。”我忍不住爆了粗口。
      
      玉婷曾说我把整个科室的风气都带坏了。‘我擦’‘傻逼’这样的词汇成了我们科室的口头禅,的确令人唏嘘。
      
      言归正传,上午七点,依旧火车上。这是兰州吧。清晰的山群,湛蓝的天空,很美。
      
      看着本子上大段大段的文字,突然想起最近很多人对我说的话。
      
      “功底扎实。”
      
      “文字愈见风范。”
      
      “让人想要一读再读。”
      
      “每次看你空间文字成了一种习惯。”
      
      不得不说,我很惊喜。从17岁开始到现在,已经坚持看书写文八年了。这八年,真的从不孤独。文字的路上,一直有人陪伴一直
      
      有人鼓励,真幸福。
      
      话说,我在这里这么大张旗鼓的暴露年龄问题真的好吗。
      
      早安。
      
      哇!好漂亮!
      
      对着窗外的风景连连惊叹。拿着手机一阵狂拍。刚刚合上摄像头忍不住又打开。
      
      然后,看着自己相册里一群极为类似的照片忍不住苦笑:锦鲤,这样下去,手机内存会不够的。
      
      有些美景,一张就足够了,回忆的时候,那种惊喜赞叹的感觉应该不会忘吧。
      
      西宁到了。
      
      好冷。
      
      我知道西宁会比家乡冷,可是没想到,冷到这种程度。阳光刺眼,空气干冷,有一种莫名的韦和感。
      
      出站以后各种惶然。这里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出门没有公交,没有的士,没有兜售地图和饮料的小贩,没有任何可以显示这里是
      
      车站且繁华热闹的标示。
      
      栅栏,树林,狭窄的公路。好吧,随人流而行吧,反正我无所事事,无所预约。
      
      到处是拉人的黑车,一个人上路从来选择正规车辆,那些勇于搭车的背包客,尤其是看起来挺漂亮的女孩儿,你真心勇敢。
      
      走进青旅分配的房间,发现已经住进了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白白净净的,瘦瘦高高的,很漂亮。我忍不住问她:你是从哪里过来的?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继续吃她的包子,吃了一会儿,她见我还在看她说了一个字:“我?”
      
      我又问了一遍同样的话,她没有理我,只自己嘟哝着:“我好饱……@**#?!*#……”
      
      我瞬间以为自己遇见了神经病,后来,她见我在书包里拿出大量的零食,突然举着包子问我:“你吃不吃包子?”
      
      我看着那个馅很少,仿佛放了好几天的凉包子使劲摇了摇头。
      
      我把相机从包里掏出来,她一直看着,弄的我满眼都是戒备。
      
      她不再吃包子,直直看着我得包裹,我浑身一阵冷意,她的眼神很诡异。
      
      待我打算出去玩的时候,她一边盯着我的包,一边问:“你吃不吃包子?”
      
      我愣愣的看着她,感觉我俩思维不在一个次元上。
      
      瞬间,我把所有行李重新归位,拿到楼下对着保管员说:“我存一下包裹。顺便问一下,和我同住的那个女孩什么来路。”
      
      保管员明显不愿多说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她长期住在那里。”
      
      我只觉得一股阴冷袭击心房,今晚有一种睡不着的节奏啊。
      
      【六】
      
      塔尔寺。
      
      遇见两个小男孩。一个是沙发客,一个是穷游搭车党。
      
      嘲笑我买票进景点,而他们是逃进来的。说实话让我逃票,整个游玩过程都会战战兢兢的,还不如痛快坦然的交钱买票。
      
      那个搭车党问我要不要一起和他穷游青海,我瞬间摇头,其实我喜欢一个人旅行,可以遇见,可以搭讪,就是不能同行。尤其搭
      
      车是那么不靠谱的行为,我怕天黑了也到不了青海。
      
      塔尔寺是个令我大开眼界的地方。
      
      我终于见到了只有电视上才能看见的红衣黄帽喇么,他们日日坐在殿中颂经,手不停的敲击着身体前方类似木鱼的东西。
      
      我还见到了朝拜的信仰者。他们手在身前点了三下,然后深深的俯跪继而趴下,头沉沉的顶在木质地板上,口中念着经词,然后
      
      再起来,这样来回反复着。
      
      我还见到了妇女抱着儿女来拜祭,那个小孩子眼中一片清澈,明显什么都不懂,她的母亲只是压着她按照正确的动作去拜祭,我
      
      才知道,信仰的力量到底有多大,有多深远。
      
      大片的酥油灯,让人深深沉迷。漂亮到极致的酥油花,有着罂粟般致命的吸引力。大经阁里的经卷和壮阔的场面,令我一再震动
      
      。
      
      裹着头巾的回族妇女,穿着笳纱的苦行僧,来自全国各地的驴者,背包客,穷游者,包车党……
      
      吃完饭,突然想吃桃了,去临近的水果商店转了一圈,香蕉青黄交接,葡萄明显酸涩,榴莲的味道让我抽心一厌,发现只有桃子
      
      最符合我胃口。
      
      问了价格,发现评论16元一个。我泪流满面的问:“这是什么特殊品种吗?”
      
      老板操着熟练的西宁话说:“快中秋了,不是都吃桃吗?长钱了!”
      
      我胸膛激烈的起伏,心中恨恨:中秋不吃月饼,吃什么桃子?!
      
      我转身就走,毫不留恋,爷不买了!
      
      过了一会,我留着口水又跑了回去,对着老板谄媚的说:“我来四个……”
      
      回到旅馆,强烈鄙视自己。
      
      谁敢说大西北人少我和谁急。
      
      一上公交,我就被挤成了沙丁鱼,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里的女的胸都那么小,评论也就B罩杯!都是挤公交挤得!
      
      我把自己的书包横在胸前,眼睛狠厉的瞪着周围人,大有一种碰我就拼命的架势!
      
      还是高铁比较好,人与人之间隔着距离,而且不显拥挤,最重要的是,车厢里面全程禁烟。
      
      呼!本来这边地势高,我就缺氧,这是打算让我横尸街头吗?不,应该说横尸公交车。
      
      逛了西宁的大街小巷,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