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汽车 >

    阿哥在这个女人的手上吃尽了苦头车保险都报废了

       阿哥爱车如子,素来驾车很小心,车辆保养仔细。与阿哥同时买的车,有的早已成了废铁不知所终;有的虽还在用也已老态龙钟面目全非,惟独阿哥8年前买的那辆五陵之光从未大修,车相虽然老气但车况很好。为此阿哥总将自己的驾驶技术与爱车之心挂在嘴上。
      
      阿嫂前些年就考了驾照,驾照一到手,就得了一场怪病,身体异常虚弱,以为是得了绝症。阿嫂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自己拥有一辆车,为满足阿嫂这一心愿,阿哥卖掉了老家属于自己的那片杉林,为阿嫂买了辆紧凑型红色“本田风范”。
      
      阿哥护送阿嫂南下广州一查,原来并非什么大病,只是调养较麻烦而已,小手术后不久便回单位上班了。阿嫂开着自己的“风范”那个惬意劲就不用说了,可没上手多久,阿嫂便将大灯撞坏了,不久又将尾灯撞换了,再后来又将底盘刮了一大块,每到半坡起步就心虚,常常一急就熄火,这叫阿哥心疼不已:你的车感怎么这么差呢?这可是我的一大片杉树呢。阿哥为“风范”担忧,后悔当初不该“毁林买车”。
      
      每每看到女人驾车慢悠悠晃过身边,阿哥会说,你看,女人就这样,车感差,胆太小,不出事才怪。若见女人驾车呼啸而过,阿哥也会说,这女的迟早会出事的,女人车感不行还这么快?
      
      每天晚上,阿哥总是帮阿嫂将“风范”停在小区车位里,第二天清晨,阿哥上班前又将车开出来交在阿嫂手上才放心,他始终不信任阿嫂能停好车、移出车,阿嫂也落得清闲,回家就交车钥匙。那天清晨,天已大亮,阿嫂急于上班,叫阿哥快点将车开出来。阿哥急急赶到停车点,慢慢移车出位,正在这时,一辆宝马X6迎面驶来,阿哥对名车一直景仰,更何况驾车的是一位打扮入时年轻漂亮的MM,阿哥不禁多看了几眼:嗨!人美车靓也!才一会儿,突然传来两声“啪啪”,原来是MM的宝马右拐弯角度太小,右后轮骑上高高的路肩,阿哥心里咯登一下,只见路肩的拐角上留下一道明显的车轮印,宝马X6却全然不顾,呼啸着扬长而去。看得阿哥惊心动魄,为宝马车担心不已:真猛女也!太牛B了嘛,你以为你的宝马是战车呀,幸亏路肩不太高呀!女人车感就是不行。正在这么想着,啪,自己的“风范”却扎扎实实碰在高高的路肩上,原来阿哥一心怜惜漂亮MM和她的宝宝去了,忘记了自己正在移车从狭窄的车道上拐弯出位,一盘打不过又收不住脚撞了路肩。人家宝马最多颠一下而已,照样翻越不误,你的风范底盘底,力量差,日系车的板筯又特差,不凹进才怪呢。
      
      拐了!阿哥心里一阵钻心的痛。下车一看,我的妈呀,保险杠被撞陷进去足足有七公分,这是阿哥开车八年来,还从未有过的事呢。阿哥后悔不迭:TMD,这女人的车感差不差关我球事?
      
      阿哥本是侗家仔,自小生活在侗乡,参加工作后,其协调、组织、表达能力都得到认可。但是语言关最令阿哥苦恼,在苗族地区工作多年,居然学不会苗话,且地方口音依然改不了,如将“在河口吃饭”读成“在和狗急饭”、“处理”读成“煮理”的笑话,就在朋友们中广为流传。而年过四旬后又发现有些结巴了,特别是酒后结巴现象就更严重,儿子叫梁洁,阿哥就自称梁结巴——梁洁爸,往往一结巴就着急,一着急就更结巴,说话就更难连贯,“我——我是——梁——结巴嘛”,为此又闹了不少笑话。
      
      一年一度的春节快到了,阿哥适逢上州府凯里出席全州总结会,凯里年货充足,品种丰富,价格比小城便宜,便计划着在凯里准备年货,可节约不少钱。阿哥住宿的宾馆一楼就是一个烟酒专卖店,顾客盈门,生意红火,老板娘40出头,虽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待人落落大方,热情好客。阿哥虽在阿嫂的“高压”下早已成功戒烟,但死党中老烟蔸太多,平时都喜欢去阿哥的办公室搜刮香烟。阿哥见不少人提着大包烟从专卖店出门,料想是批发来的,不如批发一些烟送给这些烟鬼?也能节约些钱来买其他年货,阿哥这么一想,再掐指一算,至少要十条,反正死党们也会送酒给我的,就买吧。
      
      吃过晚饭,阿哥又有了7分酒了,来到楼下专卖店。阿哥怕慢了没烟了,于是进店就迫不及待的叫嚷:“老——板娘,你批——发烟没?”老板娘一听,快过年了,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呀?!老板娘想,自己是做生意的,和气生财嘛,于是忍了,没答理阿哥。阿哥以为老板娘没听见,加大音量再叫:“老——板娘,你批——发烟——没?”。老板娘还是没应答,有的顾客却在偷偷发笑了,阿哥凑上前热情地和老板娘打招呼:“老——老——板娘,我——我在问——你批——发烟不?为哪——哪样没应哩?”有顾客忍不住笑了起来,忍无可忍的老板娘突然咆哮起来,骂道:“你妈的pi才发炎呢,老娘几十岁了,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没人这样讲我……”阿哥被老板娘突如其来的咆哮吓懵了,急忙向老板娘解释,可越解释越结巴,老板娘越生气。最后,阿哥见解释无效,悻悻地上宾馆休息了,气得一夜无眠。
      
      整个春节期间,阿哥一想起这件事,心情就烦。直到第二年3.8节那天,与弟兄姐妹们相聚时,阿哥又想起这件事,心中还有一肚子的委屈,也许是阿哥为了释放心中憋屈,喝酒后又结结巴巴地向朋友们讲述了他“批——发烟”的故事,同时还向朋友们讨说法:我哪里说错了嘛!这凯里人真可恶,不批发就算了嘛,还骂人。这一下阿哥不结巴“批发”两字念连贯了。哈哈哈哈!满屋子除了笑声外,没有人给他的委屈作出更好的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