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汽车 >

    醉酒后不幸患上阑尾炎他不敢再造次了

     
      
      长期的“酒精考验”,阿哥的身体终于有点撑不住了。前段肘间,阿哥下乡镇进村检查工作,喝几杯米酒后就觉得腹部隐隐作痛,一旦有预象就得跑医院,因为第二天一定拉稀,一拉就是几天,拉得阿哥虚脱去,什么“谢庭锋”“停”不住“封”不了,“肠炎宁”也不“宁”,必须住院打点滴方可凑效。阿哥一直以为是农村售卖的米酒有问题,但后来喝白酒也拉稀,才觉得是自己的肠子坏了。阿嫂说,你是上半生将一生的酒全喝了,肠胃哪有不坏的呢?于是力主阿哥趁机把酒戒了,以后凡辛辣刺激的菜都不要吃了。
      
      阿哥早已适应热闹的生活,却痛苦地陪着阿嫂在家过着清汤寡水的日子,按阿哥的话说是“舌条都起青苔了”,但胃舒服了许多,只是左上腹时有隐痛罢了。戒酒后一个月的一天深夜,阿哥被腹部一阵又一阵绞心般的剧痛惊醒。阿哥本来就非娇生惯养的人,很耐痛的,可此时却痛得直喊娘,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滚下床缩成了一团,全身是汗,这下可把阿嫂吓坏了,急呼120救护车。医生一查,原来是急性阑尾炎,必须手术切除。
      
      术后的阿哥老实多了,享受着阿嫂的超级特护,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时不时有老坏几个铁哥儿们和师妹们带了烧烤和啤酒来探望,一来就在阿哥面前摆开酒菜,一顿猛喝,直让阿哥清口水流了又吞,吞了又流,只有满脑子的无奈。
      
      在家静养期间,让阿嫂苦恼与无奈的倒不是师兄师妹们在阿哥面前喝酒,勾引阿哥蛰伏的酒虫,而是阿哥的一个怪德性——不愿在抽水马桶上小便。不巧的是阿哥术后的一个星期,由于县城水管改造,每天只有晚上有几个小时来水,阿嫂只好将家里所有的容器包括洗衣机都装了水。阿嫂每天下班回家,一进洗手间就会闻到一股浓浓的尿味,急忙打开排气扇,舀水就冲,直到没了臭味,然后才冲阿哥吼开了:我跟你说了一万遍嘎,要蹲起屙尿,蹲起屙尿,就是不卵信,硬要站起屙尿,屙得到处都是,臭尿死嘎!原来阿哥伤口尚未愈合,不方便尿尿,准星就差,尿不进便槽里,导致尿星四溅,又不方便弯腰舀水冲,待阿嫂回来时尿液早已氧化——臭了,只好用大量难得的蓄水冲洗,难怪阿嫂要生气了的。但令阿嫂气昏的还不是尿骚气醺天臭,而是阿哥一句不阴不阳的回敬:我天生就是站着屙尿的人,蹲着就屙不出呀!
      
      一天夜里,阿嫂被阿哥的一阵爽朗的笑声惊醒,将近一个月没听到快乐的阿哥这么舒心的笑了,阿嫂也不习惯,甚至还担心阿哥如此忧郁于身体不利,如今虽然是半夜里的笑声,也多少让阿嫂放心了些。突然笑声一止,又传来阿哥唉呦呦的痛苦声。阿嫂大惊:你怎么回事?笑笑哭哭,哭哭笑笑,像公牛喝了母牛尿样,撞见笑哭鬼了?追问之下,阿哥才从痛苦中缓过气来,轻轻地回答:刚才在梦里得喝花酒了!阿嫂一听,顿时气晕:痛死你克!活该!抖来一脚,转过身去,再也不理阿哥了。
      
      原来,在睡梦里阿哥又回到了现实中,与老坏和师妹们在一起喝酒聊天,气氛热烈,笑声不断,阿哥是性情中人,尽然大笑出了眼泪,哈哈哈哈!笑得从梦中醒来,突然右腹一阵剧痛传来,原来,阿哥笑得太开心,将未完全愈合的伤口笑得崩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