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汽车 >

    企通社文明社会不允许我再这样爆粗口了

             文明是一种社会意识,它需要社会监督,企通社更离不开自我监督。
      
      以前做关于领导干部自律方面的文章,常用慎独、慎微、慎初。而我觉得,慎独是最重要的。
      
      独处中的人,最接近本性,他的自然性、社会性全部流露出来。如果不能做到自我监督,本性中假丑恶的一面,便会表现出来。
      
      我这么说,因为有切身感触。
      
      一次,我在一栋高层建筑的6楼等电梯,一同等电梯的,还有两个40岁左右的农民工样的的男女,都是一身的粉灰,是在这楼上装修的工人。我要下楼,按下向下的箭头,要梯。那女的,则按下了向上的箭头,或许她要上楼吧,我想。
      企通社
      一部电梯自下而上,到6楼停下、开门,那对男女低声嘀咕“电梯来了”。电梯里边没有人,男的说:是上的。但那女的一步跨进去。电梯门缓缓关上,电梯缓缓上升,那女的方才醒悟过来“怎么是上的啊?”,很急迫——显然,她想下楼,但是他不知道要下行电梯应该按向下的箭头。
      
      想到这里,我不禁脱口而出:“这个XX娘们”——一下子,那个男的就像被开水烫了一样,爆发了!
      
      他像一条受惊的狗一样(原谅我这样形容他),像我歇斯底里地吼叫:你看上去很斯文,怎么张口骂人?
      
      这时候我猜留心观察他:一米五五的身高,塌鼻梁,大眼睛,皮肤不知道什么颜色,被粉灰覆盖,他手里拿着一把改锥,在发抖。
      
      我内心十分窘迫。就像被人脱光了衣服,在上午十一点的大街上裸奔。我的所谓优越感瞬间荡然无存,企通社就像被这个矮个子男人把我的皮生生扒了下去一样,不仅仅是窘迫了,而是血淋淋的,带着疼痛和麻木。
      
      我一面装腔作势地保持着一点点面子,一面道歉。谁知他并不买账,像喊口号一样责备我(而不是骂我)。电梯来了,我不敢恋战,乘电梯下楼。
      
      我受过全日制高等教育,一直在机关办公室工作十几年,成功地主持过多次高规格接待活动,自认为待人接物的礼数比较周到。但是这次,我才发现,我实际上是一个没有修养的人。在无人监督(实际上只是没有利害相关人的监督而已)的情况下,我的粗俗、鄙陋暴露无遗。我缺的是潜意识里的自我监督。
      
      生活处处皆舞台,没有观众的时候,企通社还能够演得好,才是真的大家。